《我的前半生》
第37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时我的住家离我工作的汉语语言私立学校并不远,地铁三站地。我每周周一到周五上午有二个小时的教授汉语口语和中文写作。所教的对象大多是露易丝学校巴黎东方语言学院学中文的一年级新生。因为我大学时就是选修的汉语语言文学和新闻学,加上我标准的汉语普通话,还有一定基础的英语和法语,所以工作起来很轻松。有时,也有几个要被派往中国工作的公司职员前来听我的课。用句北京的话来讲,我比较能侃,谈古论今,声情并茂,深入浅出,所以很受学生的欢迎,几乎每堂课都爆满。为此,刚刚开始上课不到一个月,我就受到了这家私立学校校委会的一致好评和加薪。尽管这样,我还始终不知道这所私立学校的创办人兼校长,当时法国著名的汉语语言学家西蒙先生,就是露易丝的外公,枫丹白露宫中国馆的馆长,直到有一天我再次与露易丝相遇。

  那是圣诞节的前一天晚上,我工作的这家汉语语言私立学校要搞一次冷餐会,所有的教职工及家属还有部分学生都来参加了,我带着儿子冬冬也到了场。

  冷餐会被临时安排在学校一楼的大教室里。就在冷餐会开始前,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我的儿子冬冬也同时看见了。他扯了扯我的手,小声地对我说::爹爹,那个人好像是露易丝。
  就在我们父子俩说话的时候,露易丝也发现了我们。她快步走过来,一下子把冬冬抱了起来,在冬冬的脸蛋儿上左右各亲了一口,然后放下,又和我拥抱贴了一下脸,高兴地道:卢梭先生,圣诞快乐!我们又见面了。你们父子俩怎么也会在这里?
  我只说了一句圣诞快乐,然后用手指了指自己西装上衣胸前佩戴的私立学校校徽,笑而不答。
  我看见露易丝睁大眼睛,一脸的惊喜,她退了一步,上下打量了我足足有十来秒,然后大声说道:啊!原来你就是我外公经常夸赞的那个中文男教师,来自中国北京最大通讯社的有名记者啊!
  你外公?
  看到我一脸的疑惑,她马上跑过去,把刚刚陪她走进来的西蒙先生拉到我的面前,笑嘻嘻地说道:对啊!这个老头儿就是我的外公。
  我这才焕然大悟。我和西蒙先生握手互致圣诞问候的时候,站在一旁拉着冬冬手的露易丝,一脸神秘地说道::卢梭先生,你还不知道吧?你面前的这个老头儿,除了是你们的校长,也是上次你和你儿子参观过的枫丹白露宫中国馆的馆长。
  啊?是这样啊!
  我一脸惊讶。
  这就叫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看见我懵逼的样子,露易丝洋洋得意地说道。
  怎么?你们俩早就认识?
  西蒙先生见我们如此的熟悉,便看了看我和露易丝,有些疑惑地问道。
  外公,这就是我和你提到过的,一个月前我在枫丹白露宫中国馆认识的卢梭先生啊!
  西蒙先生听了后,拍了拍我肩膀,笑道:卢梭先生,用你们中国话说,这就是缘分吧?有缘千里来相会,不,是有缘万里来相会,我这么说对吗?
  我笑着回答道:是的。
  那你们俩先聊着,我过去和其他朋友打个招呼。
  西蒙先生说完,和我握了握手,然后又抚摸了一下冬冬的头,就走开了。
  目送西蒙先生离开后,露易丝拉着冬冬,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然后抬起头问我:说说看,来自中国的大记者,我们俩分开的这一个来月,都做什么了?有没有偶尔想起我?
  她问这话的时候,她那双灰蓝色的大眼睛,火辣辣地望着我,让我当着儿子冬冬的面感到很窘迫。
  为了掩饰,我故作镇定地说道:中国有句话,叫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上次你开车一路送我和我儿子回家的恩,我还没有机会报答,怎么敢把你忘记呢。经常想起经常想起。
  我可没看出来。想我为什么周末不来枫丹白露宫看我?
  露易丝一边搂着冬冬,一边故作委屈的样子问我。
  我这不是周末要陪我儿子不太方便嘛。 我笑道。
  那天的冷餐会结束的很晚。又是露易丝开车把我和冬冬送回来了家。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露易丝主动和我交换了电话号码,并且正式代表她的外公邀请我和冬冬第二天去她外公郊外的别墅欢度圣诞之夜。
  日期:2018-05-08 21:54:13
  本来冷餐会结束后在我家楼下分手时,露易丝说第二天下午她要开车过来接我和冬冬一起去她外公郊外的别墅,但我因为和小穆夫妇约好了第二天上午要带儿子和他们一起去巴黎蒙马特区的圣文森公墓给雅男扫墓,所以我就谢绝了露易丝的好意,告诉她我们会在下午晚一点自己坐火车过去,到时候提前通知她来火车站接我们就可以了。

  圣诞节的巴黎,阴雨霏霏。人们都忙着过节,所以位于巴黎蒙特马区的圣文森墓园里,几乎看不见什么人,和刚刚开车经过的熙熙攘攘充满节日气氛的巴黎街头相比,这里显得格外清冷。
  我手捧着一束雅男生前最喜欢的白百合,牵着冬冬,在小穆夫妇的陪同下,来到了雅男的墓碑前。我从小穆妻子小敏的手里接过一条崭新的毛巾,轻轻地擦拭着墓碑和镶嵌在墓碑中雅男头像上的雨水。就在我擦拭雅男头像的那一刻,我仿佛又回到了六年前,回到了我和雅男相拥而眠的最后一个夜晚 。当时,我搂着怀里的雅男,也是这样轻轻地给她擦拭着脸颊,不过那时擦拭的不是雨水,而是雅男的泪珠。

  我把花束交给了冬冬,让他摆放到他母亲的墓碑前,然后我们父子俩一同跪了下来,我哽咽地说道:雅男,今天是圣诞节,也是你走后的第一百一十二天,我和儿子冬冬,还有小穆小敏来看你了。
  话还没说完,我早已泪眼模糊。儿子冬冬听了我的话,也忍不住哭出声来,他爬起来,抱着墓碑上雅男的头像,大声地哭喊着:妈咪,冬冬想你!冬冬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小敏走向前,一把抱住冬冬说道:好孩子,别难过,你还有阿姨呢,阿姨以后就是你的妈咪。
  小敏说完之后,她自己也泣不成声起来。
  站在我身旁的小穆,伸手把我扶起,对我说:梭子,别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你还很年轻,为你自己还有冬冬,也要尽快地走出来,振作起来,开始你的新生活。
  小穆的话,我都能理解。但说着容易,真想让我从失去雅男的悲痛中走出来,又是何其的艰难啊!这一百多天来,不知有多少个夜晚,我从睡梦中哭醒,雅男在我大学校园里的身影和最后在病榻上痛苦挣扎的场景,交替出现在我的梦里,令我挥之不去。
  当我们从圣文森墓地出来时,已时近中午。因为晚上小穆他们夫妇要去中国驻法大使馆参加活动,不能和我还有冬冬在一起共度圣诞,所以,我们就在蒙马特找了一家中餐馆,简单地吃了一顿,算是提前庆祝了。

  席间,小穆告诉我另外一个令我十分难过的消息,他说,后天一早他和小敏就要飞回北京述职,然后过了新年,可能要被派往意大利罗马做首席记者。所以,中午的这顿饭可能就是我们大家的告别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