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36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露易丝的好意和美貌并没有迷惑我。我礼貌性但有些冰冷地回应了她一句:女士,谢谢,不用了,对于这些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物件,我们可以自己慢慢看。
  露易丝摊了摊手,笑了笑,就转身要离开了。
  原本这样我就可以和露易丝擦肩而过,不会发生后面的故事了。但我儿子冬冬一句更不友好的话,还是让已经转身准备离开的她和我发生了交集。
  刚刚听我爸爸说,这些宝贝东西都是你们法国人从我爸爸妈妈的国家抢来的,你们太坏了!我讨厌你们。

  听到冬冬的话,露易丝回过身,蹲下来,手抚摸着冬冬的肩膀,轻声细语地说道:小弟弟,对不起了。我为我祖先犯下的罪恶向你和你的爹爹道歉。我理解你和你爹爹现在此时此刻的心情,但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谁都不能改变,就像时间不可以倒退一样。现在,我们大家能做的,就是好好地保护这些漂亮的宝贝儿,不要再让它们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你说我讲的对吗?
  露易丝和冬冬说完话站起身来,笑着问我。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九十年代初那会儿,来巴黎观光旅游的中国人还寥寥无几,能有兴致来到距离巴黎五十五公里的枫丹白露宫参观的更不多见。不像现在,乌央乌央跟蝗虫似的,整个巴黎,一年四季,满大街都是脚蹬着旅游鞋,身上穿着西装或运动服拎着大包小裹叽叽喳喳的中国人。所以,对于出现在枫丹白露宫中国馆的两个说着汉语稀客,冬冬和我,露易丝感到很好奇。而我,则多多少少被露易丝刚刚真诚的话语有点打动。

  我们相互彼此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后,我也把冬冬正式介绍给她。我们俩刚刚交谈了几句,中国馆里又走进来一批来自美国的游客,一群白发苍苍甚至还有拄着拐杖的老人们。露易丝见状,向我扮了个鬼脸儿,摊了摊手,然后回身接待去了。
  那天,我和儿子冬冬一直在中国馆呆到闭馆才离开。当我们走出枫丹白露宫,在大街上等出租车的时候,露易丝开着她那辆白色的雷诺车停在了我们的面前。她按下车窗问我们是不是要回巴黎市区,我说是并点了点头。她就招手让我和冬冬上了车。上车后,露易丝打开录音机,竟然传出来了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更令我惊讶的是,她还字正腔圆有模有样地跟着唱了起来。看着我十分惊讶的样子,露易丝的眼角流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笑容。

  我和露易丝就这样偶然相识了。
  日期:2018-05-08 16:03:44
  露易丝开着车,载着我和冬冬,很快就出了枫丹白露的森林大道,驶上了回巴黎市区的公路。

  深秋黄昏的巴黎市郊,景色很美。落日的余晖,笼罩着大地。蜿蜒的塞纳河,河岸绵延的葡萄园,还有那一座座散落在丘陵上的房屋,从车窗外闪过,如诗如画。
  冬冬因为和我逛了半天的中国馆,有些累了,所以上车没多久,被安全带捆着的他,头一歪就靠在后面的座位上睡着了。我坐在副驾驶座位,望着窗外的风景,思绪万千。刚刚听到的邓丽君《月亮代表我的心》,让我想起了远在北京的萧文,因为这首歌也是萧文非常喜爱的,我和她每次去卡拉OK,她都会拉着我的手,深情地唱给我听。发现我一直望着窗外没怎么说话,露易丝可能觉察到了我情绪的变化,她把音乐声关小,然后看了我一眼,微笑着说道:怎么了?想她了?

  我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想她了。这首歌也是她最喜欢的。
  她是你妻子,你儿子冬冬的母亲吗?
  露易丝问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看我,而是一直望着前方。
  准确来说,是我的前妻子,但不是我儿子的母亲。

  听我这样说,露易丝侧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有些不解地问道:噢?看来你的人生故事情节还有点复杂。那你儿子的母亲呢?她也在巴黎吗?
  她是在巴黎,但,是在郊外的墓地里。她刚刚去世三个来月。
  噢!实在对不起啊。我不该问你这些。
  露易丝一脸的歉疚。
  没什么,都过去了。
  说完这句话,我低了一下头,然后马上按下车窗,把脸转向窗外。一股常常在夜深人静时侵蚀我全身的痛楚,像窗外吹进来的凉风一样,瞬间把我吞没。

  尽管我嘴上轻描淡写,可细心的露易丝还是从我刚才的举动和脸上的表情里看到了我的痛苦。她没有说话,而是把邓丽君的歌曲CD停掉,换了一盘钢琴曲。很快,那首我所熟悉的理查德·克莱德曼弹奏的《秋日私语》便倾泻而出。似一缕微风,似一道阳光,似一股清流,明亮绚丽,充满活力与朝气的悠扬旋律,有如一只无形温暖的手,在轻柔地抚慰着我,令我紧缩的心头一下子舒缓了很多。我把车窗按起,转过头来,对着露易丝说了一声谢谢。

  露易丝抬起握着方向盘的右手,在我放在大腿上的左手手背上轻轻地拍了两下,然后说道:不客气。不过我似乎知道了,你为什么这样年轻却有很多白发。
  接下来我们俩都没有怎么说话。
  暮色苍茫中,伴随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琴声,露易丝神情专注地驱车行驶着。
  还在北京时,我和萧文就曾一起听过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现场演出。通常在以左手伴奏的琴音陪衬下,他的演奏会把旋律提高八度,音程进入高音域,并以和弦奏出。平常旋律在这么高的音域中是很难弹奏的,然而他能仍然弹奏出优美、流畅、充满诗情画意的旋律,而且音符是如此的绚烂、明亮和辉煌,可见他的功力深厚。特别是他的触键,那样的朴实无华,微妙、精准而清晰,没有一点像现在的所谓钢琴大师那种摇头摆尾和十分夸张轻浮的肢体语言。听他的演奏,会令你感受到仿佛身处在一个充满着微风、阳光、清澈溪水和鸟语花香的世界,令你的身心无比地愉悦和放松。我看过一些道貌岸然的音乐评论家写的评论,都说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演奏在西方社会很不入流,没想到露易丝也这样喜欢,的确有点令我感到意外。

  就这样,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很快就回到了华灯初放的巴黎市区。本来我想和儿子冬冬转乘地铁回家,可当我说出位于巴黎九区巴黎歌剧院附近的住家地址时,露易丝笑了。她告诉我,她外公家也在那附近,和我家仅相隔二条街,而且她就住在她的外公家,所以对那一带很熟悉。那时,还没有汽车导航,再加上巴黎市区很多路都是单行线,不了解情况的,难免要绕上一绕。但露易丝轻车熟路,很快就直接把车停到了我住家公寓的大门口。

  露易丝和我一起下车,帮我把还在熟睡的冬冬从车里抱出来放在我的怀里,然后十分自然地在冬冬红扑扑的脸蛋儿上轻轻地亲了一口,还没容我说句谢谢,她就和我说了一句法语再见Salut,微笑着十分优雅地挥了挥手,便钻进了车里,很快就消失在了暮色中。
  日期:2018-05-08 17:08:25
  那天傍晚我和露易丝分手后,没过几天,我很快就把她忘记了。一是我还没有完全从雅男的离世悲痛中完全走出,二是心中还始终牵挂着已经有身孕在身的远在北京的萧文,所以,曾经生理上根本离不开女人的我,当时变得对于女人丝毫提不起任何兴趣,哪怕是遇到了像露易丝这样漂亮优雅巴黎女孩儿。我的下面,除了小便之外,平时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它没有一丝的欲望和冲动,摇摇摆摆,无精打采,就连以往飒爽英姿的晨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变得无欲无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