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35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了,还是让我们再重新回到二十五年前吧。 当时,安葬完雅男后,我听从了那个吉普赛女人的忠告,把萧文的来信撕毁冲掉,想自欺欺人地把她彻底忘掉。可是,命运偏偏喜欢捉弄我。就在我收到萧文第一封来信后的半个月,我又接到了她的来信。信里她告诉我说,她已经怀孕快三个月了,要做妈妈了。
  当我看到这个消息时,我喜悲交加。喜的是,我和萧文终于有了爱情的结晶,终于让萧文的父母想做外公外婆的愿望可以得以实现了。悲的是,我当时已经听从吉普赛女巫的忠告,决定远离萧文,不再回到她的身边,不再让她重蹈苏怡和雅男的悲惨命运。那天,我手里拿着萧文的来信,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我知道,就算是我不顾吉普赛女巫的忠告,贸然回到国内,回到萧文的身边,但那也只不过是我的驱壳而已,我的心,我的爱,都已随雅男而去,都已埋葬在了巴黎郊外的墓地里,变成了青草一片,陪伴着永远沉睡的雅男。

  现在回顾我的前半生,我发现自己似乎永远都是站在情感的十字路口,永远都是处在艰难的抉择之中。我所爱的人,一一离我远去,甚至阴阳两隔。而爱我的人,我又无法全身心地投入,给予真情回应。命运注定了我将孤苦一生。
  经过了几天内心苦苦挣扎的我,最终还是一下狠心,给萧文回了信。信中我把在塞纳河畔吉普赛女巫的忠告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说出了我心中的忌惮和顾虑。希望她能够原谅我,不能听从她来自家乡的呼唤,短时间内不能回到她的身边,尽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萧文很快就回信了。她在信里没有一句抱怨,反而是安慰我,让我先安心在巴黎工作生活,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就是我们后来的女儿,卢雪儿,她会细心呵护,把她健健康康地生下来,抚养长大,直到等待我回来的那一天。我陕西山沟沟那边的父母,也不要我担心,她也会经常去探望照料他们。
  一个多么豁达、贤惠、坚韧和有着超常自我牺牲精神的女人啊!她这份对爱的忠贞与付出,让我至今回想起来依然羞愧难当、汗颜动容不止。老天在摧残我的同时,也给了我最大的恩宠,那就是萧文,还有我那个日后出落的和她母亲一样如花似玉亭亭玉立的宝贝女儿卢雪儿。

  就这样,我在巴黎呆了下来,暂时靠在一家私立汉语学校教汉语为生,勉强养活自己和冬儿。那是我在人生中最迷茫最麻木的一段时间。来巴黎之前,我在国内还有一份自己曾经热爱的工作,还有萧文的爱。无论夜是多么的黑,总还有什刹海萧文父母家四合院门口那盏永远为我亮着的温暖的灯。可我为了不想再伤害萧文,只能带着我的冬儿,孤苦地流落他乡。生活上的艰难,我还能够忍受,可精神上的孤寂,实在令我难耐。唯一的朋友,通讯社常驻巴黎的首席记者小穆,虽然偶尔也会找我吃顿饭,去我住家附近的咖啡吧喝杯咖啡,聊聊天,但他毕竟公务在身,我也不好总去讨扰他。好在那时我还有冬儿在我身边,他成了我当时生活中的全部。每次周末我把他接回家,除了天气不好留在家里教他中文中国古代诗词外,大部分时间我就会带他去罗浮宫、枫丹白露宫、奥赛博物馆、蓬皮杜中心、巴黎圣母院等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我会倾尽自己所有知识与记忆,向他讲解人类的历史与文明。特别是在枫丹白露宫的中国馆,面对大量法国佬当年从中国圆明园掠夺过来的大量历史文物,我开始向他讲述中国,讲述那个我和他妈妈出生长大的古老东方,讲述他的母国曾经有过的灿烂与辉煌、磨难和不幸。也正是我的这些讲述,在他当年还懵懵懂懂稚嫩的心底,埋下了一颗深爱他祖先的种子。或许这也是他后来嚷着一定要回北京读书的主要原因吧。感谢老天,我没有把他培养成了一个外黄内白的香蕉人。他后来就读他母亲的那所北京著名母校,不同的是,不是新闻专业,而是国际关系学,因为他的梦想是做一名外交官,有机会常驻巴黎,去陪伴他那长眠的母亲。

  还是说说我自己吧。雅男的离世,似乎并没有打断和终止我的命犯桃花。尽管我的心中除了雅男和萧文,已经再也装不下任何一个女人,但就是我在巴黎最初的这段时间,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白种女人,还是陡然出现了。
  日期:2018-05-07 18:31:05
  尽管最近诸事繁多,很难静下心来敲敲打打,但还是经不住某些人的催促,贸然开工了。但愿后续进展顺利,不要浪费我太多的红酒和雪茄。
  日期:2018-05-08 10:33:22
  就像是一道暴风雨过后出现在天际的彩虹,就像是一段命运交响曲快板之后的柔板,露易丝的突然出现,给我疲惫不堪的生活带来了平和、喘息、慰藉甚至是快乐,尽管这一切是那样的短暂,短暂得就像是夜空中的流星一样,一滑而过,但时至今日,依然令我难以忘怀。
  露易丝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巴黎女孩儿。当年她还是法国国家东方语言文化学院一名大四的学生,专攻汉语语言文学。我认识她时,她正利用周末在枫丹白露宫实习,在她外公西蒙先生,一位法国著名汉学家担任馆长的中国馆做义务讲解员。后来我才知道,露易丝的外公西蒙先生,也就是我工作的那家私立汉语学校的创办人兼校长。

  记得那是一个深秋周末的午后,我带着儿子冬冬第一次走进枫丹白露宫的中国馆。在西方博物馆中,收藏和展览圆明园珍宝最多最好的要数枫丹白露宫的中国馆了。这里可以说是圆明园在西方的再现,收藏的中国历代名画、金银首饰、瓷器、香炉、编钟、宝石和金银器皿多达3万余件。这些旷世珍宝,大部分都是1860年英法联军第一次洗劫圆明园得来的,是当时的法军统帅孟托班献给拿破仑三世皇后欧叶妮的贡品。而这个中国馆,也就是皇后欧叶妮在她原来的卧室中改建的,所以面积不大,大部珍品还属于仓储式收藏,货架式陈列。当我告诉冬冬他眼前的这些漂亮的东西,都是被一个叫做孟托班的法国人率领一伙强盗,在一百三十多年前从中国北京郊外一个比枫丹白露宫还要漂亮的宫殿里抢来的的时候,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并脱口而出 : 爸爸,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帮中国把它们都抢回去!

  儿子当年的童言无忌,给了我很深的记忆。以至于两年前2015年3月2日我看电视新闻报道枫丹白露宫中国馆发生15件珍品被窃后,我还和他电话里开玩笑,问是不是他干的。因为就在失窃事件的前两天,他正在法国巴黎,正在枫丹白露宫,正在中国馆,正在为他的毕业论文《弱国无外交》收集资料。
  或许是我和儿子冬冬的对话引起了身旁正在为几位游客做讲解的露易丝注意。给那几位游客讲解完,她就走过来,笑吟吟地用略显生硬的汉语和我们父子俩打招呼,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助。当时只有22岁的她,活力四射。接近一米七的身高,有点瘦,看上去亭亭玉立。灰蓝色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性感的嘴唇,金色的长发,脸蛋儿非常精致清秀,举手投足间,透着巴黎女人特有的优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