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33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回想起来,那通往雅男病房不过是百八十米的回廊,竟是我有生以来走过的最长一段路。当时我的心就像要从胸膛跳出来一样,而我的双脚却又沉重如铅。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怎样的感受啊。
  六年来的苦苦思念,六年来的揪心祈盼,六年来的朝思暮想,六年来的醉生梦死,到头来却是曲尽人散,幕落人终。
  那一刻,我感到自己就象正在走向末日的断头台,我的灵魂我的良知就要接受人生最后的审判。上帝就要用雅男的死,来宣判我末日的到来!

  终于来到了雅男病房的门口。一位早就等待在那里的修女护士,在为我们开门前用英语低声地对我和小穆说:你们进去时说话轻声些,雅男已经等了一天,她有些累了,现在服过药刚刚睡着。
  那是一个有两张病床的房间。其中一张空着。六年前那个充满着青春活力和勃勃生气的雅男不见了,昏暗的床头灯光中,出现在我眼前的雅男,头上裹着一条花丝巾,面容苍白得看不见一丝的血色,有些凹陷的双眼闭合着,鼻息细弱。瘦弱憔悴的她正躺在病榻上昏睡。
  我放下手里的东西,一下子就跪在了雅男的床头前。我拿起雅男那冰凉消瘦的小手,泪流满面地亲吻起来。
  日期:2018-05-07 18:21:37

  65
  你来了。
  一丝柔弱的声音飘过来。我手里握着的那只凉凉的小手也颤动了一下。我抬起头,泪光中,我看到雅男已经醒来,正淡淡地苦笑着看我。那一瞬间,我心头凛然一颤,我万万没有想到,昔日我所熟悉的那清澈明亮的双眼,竟然变得如此混浊而黯淡。我仿佛看到了雅男生命的火焰正在从中消逝。
  我不住地摇头,痛苦万分的我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的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滴落在雅男的手上。
  我看见雅男眼角也涩涩地流出两行泪水。
  抱我,卢梭。
  她用明显没有一点力气的细声对我说。

  多么熟悉的一句话啊。这句话,六年前,曾令我多少次心动不已,可此时此刻,却让我撕肝裂肺。
  我起身把雅男紧紧地搂在了怀里。雅男的头也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胸前。我感觉到我怀里曾经鲜活无比的雅男竟是如此地枯萎衰弱。人世间的凄风苦雨,就这样无情地让一朵娇美的花儿,在她最应该绽放美丽生命的时刻,突然凋谢了。我多想把我的生命我的活力融进雅男她病弱的身躯,重新还给她一个恬静安逸的生活。可是我做不到,也没有人能够帮助我做到。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最终永远地离我而去。

  过了好一会儿,雅男在我的怀里轻声地说:看到冬冬了吗?
  我哽咽地说还没有。雅男这时候从我的怀里抬起头,对着背对着我们望着窗外的小穆说:穆先生,对不起了,能不能麻烦你跑一趟开车把冬冬接来。
  小穆转过身来,我看见他的眼睛也是红红的。他答应了一声,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雅男两个人。
  卢梭,你老多了,已经有白发了。
  雅男有些吃力地抬起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柔声地说。
  冯兰她还都好吗?
  病成这样的她,还在惦念着她的好友冯兰。
  都好。她说对不起你,没有早看到你的信。

  我回答雅男。
  不怪她,这一切,都是天意。
  雅男看了一眼旁边的那张空床对我说:我住进来快四个月了,那张床,已经先后送走了三个女人。也都是癌症。最后的那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今天早上才走。我能活着见到你,再亲手把儿子交还给你,我该偷笑了,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说到这里,我看见雅男突然眉头紧锁,和我相握的手也在抓紧。我知道她又开始头痛了。来之前,萧文曾把有关癌症患者特别是恶性脑肿瘤方面的资料都找给我看过。我赶紧把雅男平放在床上,并按下了床边呼叫医护人员的按钮。
  雅男已经被疼痛折磨的死去活来,她发出痛苦的呻*,额头上渗出了细汗。她的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不放,她的牙齿已经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痕。医生和护士终于来了。他们先给雅男打了一针不知道什么药,然后又给雅男服下可能类似吗啡控释片的止痛药。不一会儿,雅男终于安静了下来。她紧抓着我手的手也慢慢松开了。这时我才感觉到我那只被雅男抓过的开始有些疼痛。我低头一看,我的手背上有两道深深的抓痕,正在流血。我怕雅男看见,我赶紧起身去洗手间用水冲了冲,拿出一块纸巾敷在上面。出来后,我看见雅男已经双目微闭,安静地躺在那里。我也没有再说什么,伸手拿出萧文给雅男卖的假发,默默地轻轻地给雅男戴在还裹着丝巾的头上。

  雅男没有睁开眼睛,嘴角动了动,轻声地说了一句:我的样子让你难过啦。
  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雅男刚刚带上假发的头,俯身在她的脸上亲吻了一口,我让她不要再说话了。
  日期:2018-05-07 18:22:35
  66
  没过多一会儿,小穆回来了,他身后跟着一个女人和一个长着水汪汪机灵大眼睛的小男孩儿。我猜想那个女人就是小穆的妻子小敏,那个男孩儿,就是我的儿子冬冬。
  冬冬他也看见我,他楞了一下,然后就跑过来,一边歪头不住地看着我,一边拉着雅男的胳膊轻轻摇晃着着说:妈咪,妈咪,冬冬来看你了。
  雅男睁开了眼睛,她含笑把冬冬搂在了怀里,手在冬冬的后背上柔柔地抚摸着。我听见雅男说:冬儿,你不是总想要爸爸吗?他就是你的爸爸。
  冬冬从她母亲的怀里抬起头,转过身来,望了我好一会儿,然后说:爸爸,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管妈咪让她生病?
  儿子的责难,就象把利剑,一下子就把我的心穿透了。我回答不了他,我一把将他拉进怀里,我的亲生骨肉在我的怀里依然不依不饶地问着:爸爸,你去哪里了?你去哪里了?你为什么现在才来?

  站在一旁的小穆和他妻子小敏再也看不下去,转身出了房间。早已心碎的我,一面紧紧地搂着冬冬,我的娇儿,一面伸出手来和雅男探过来的手紧紧相握在一起。
  我,雅男,冬冬,我们一家三口人,在经历了六年的风霜雪雨后,终于在一场更大的患难中相聚了。我实在不愿回忆继续叙述后来我守候在雅南病榻前那二十六个生死别离的日日夜夜。那也是我一生中感到最无助最无奈的日子。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雅男的生命,在病魔的摧残下,象一支将要燃尽的蜡烛,象秋风里枝头的一片即将凋零的枯叶,在一天天地消逝,而我却茫然束手无策。
  有时候,当雅男服药沉睡后,身心交瘁的我,常常会走出医院的大门,来到古老的塞纳河畔,孤独地坐在河畔的石阶上,望着眼前滔滔的河水,长久地发呆。
  流水匆匆,生命短暂。
  我和雅男从相识相爱到分手到重逢,所有这一切虽然历时六载,但也终究不过是瞬间。雅男她就象一道的彩虹,一颗流星,一场迷雾一场梦,就要彻底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我没有想到人的生命竟然是如此地脆弱,脆弱如陶。人生的苦与乐,悲与欢,爱与恨,情与仇,荣与辱,贵与贫,甚至连人的生命本身,都不过有如我头顶那天空中的悠悠白云,有如我眼前这河面上片片漂去的花瓣儿,瞬间即逝,转而成空。一时间,我真的很迷茫,我不知道生命的意义到底在哪里?我看不到自己活下去还有什么价值!如果不是因为我牵挂着我和雅男唯一的骨肉冬冬,牵挂着远方的萧文还有家乡的父母,我真想纵身投入眼前这滚滚的河水,先雅男而去。我真的怕,怕自己承受不起雅男最后离我而去那一刻的打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