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5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沿海航行呀?这科学家考察什么玩意儿?”老九接过烟,先放到鼻子底下闻了一口,紧接着塞进了嘴里,泛白的牙龈上是两颗刚镶的门牙。
  “水头,我们去黄岩岛海域考察打捞一条明朝的沉船。”刘洋这个不知死活的,心眼实在是太实在了。
  “嫩妈黄,黄岩岛?”老九嘴里的烟瞬间掉落到了地上,脸上的表情比见到老刘都痛苦。
  “九哥,我们是合法的,合法的。”我哆嗦着身子,给老九解释着。
  “嫩妈老二,你说吧,老刘啥时候来?”老九已经对我的话完全不信了,他幽怨的看着我,等着我把最坏的结果告诉他,
  “九哥,你想多了,这船上有大厨,老刘真来不了。”我赶忙给老九压压惊,老九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屠夫,竟然被我和大厨逼到了这个份上,这事情得他妈的多么痛苦啊!
  好在老九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了,当年在韩国也是打过菲律宾猴子的人,他叹了一口气之后,没有再多说什么,我和刘洋帮忙把老九的行李放到房间,因为船上人员还没有全部就位,所以也就没有遵循很严格的作息时间,下午还不到4点,刘洋就自己搞了几个小菜,弄了两瓶白酒,也算是给老九接一下风。
  酒桌上的老九并没有因为我们要去黄岩岛而感到有什么异常,酒过三巡后,我也把刘洋的爷爷在黄岩岛附近打鱼出现的坏事儿,以及刘洋家祖传日记里记录的事情给他说了一下。
  “九哥,你猜刘洋那个柱子爷爷日记里写的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我怎么冥冥之中感觉和我们这次航行有什么相关联的地方呢。”我敬了老九一杯酒之后,随口问了他这些问题。
  “嫩妈刘洋,你爸叫刘海?”老九用手揉了揉头顶稀疏的头发,额头上正好下垂了几根,看上去像是传说中很流行的空气刘海。
  “水头,这个问题重要吗?”刘洋满脸疑惑的问道,毕竟我和老九对他父亲的名字反响实在是太大了。
  “刘洋,你爷爷叫什么名字?”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如果按照这个节奏来的话,刘洋的爷爷应该是叫刘湖?还是刘河?还是刘坑?
  “小龙,我爷爷叫刘水。”刘洋自豪的盯着我。
  “嫩妈流水儿?”老九惊呼一声。
  我和老九对视一笑,他妈的就这么**的名字在电视剧里都活不过一集。
  “喝酒,喝酒。”我和老九收起嘴边的哈喇子,尴尬的说道。
  刘洋的性取向估计一辈子都不知道流水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也只能是迷茫的盯着我俩,不知道为什么他爷爷的名字会引起我和老九的沉默。
  我们当然不能拿死去的革命战士开玩笑,三人喝完最后一杯酒,又接上烟聊了一些别的话题,也就散开了。
  机舱里的检修完毕之后,船体做了一次大的喷砂打油,一切准备就绪,船名也在最后喷涂了上去:whitewhale(白鲸)
  “九哥,你说这船怎么起一个鱼名?是不是因为这名显得船跑的快?”我第一个表现出了疑问,这么牛逼的考古船,搞一个这么没有涵养的名字,弄的我们好像和动物一样低俗。
  “嫩妈老二,我们这一趟过去,怕是不那么容易回来呀。”老九盯着我们的动物船名,若有所思的说道。
  “九哥,我有点想刘叔了。”我忽然想起了我们的精神支柱大厨,毕竟我们之间是过了命的情谊。
  “嫩妈老二,你要想活着回来呀,老刘你就别想了,我估摸着,这回我们比在北极都悬呀!”老九掏出烟,45度角仰望着天空,内心的情感瞬间爆发了出来。
  似乎所有的东西从一开始都是设计好了的,而且还非常的缜密,在一个明媚的清晨,我正在船头做伸展运动,大厨猛地闯入了我的视线,而大厨的身后,竟然是阿呆,阿呆船长!阿呆的身后跟着好几个我很熟悉但是叫不上名字来的水手。
  “哎呀呀!小龙!你也在这个船上!?”大厨挥舞着手臂,想一名伟大的无产阶级战士见到了自己的信仰。
  我张着大大的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甚至还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腹股沟,来证明我眼前的不是幻觉。

  原来我们在荒岛上的那一年里,海神公司已经宣告破产,公司名下所有船舶都已经被法院拍卖,而原来在海神公司工作的那些船员们也都沦落为自由船员,这里面也包括董事长的女婿,我们的阿呆船长,老丈人一屁股烂账,自己在马达加斯加的人牛阴影还没有完全消除,老婆的尖酸刻薄让他无处发泄,而当年他也与刘洋同船过一段时间,百无聊赖中两人竟然聊起了QQ,而顺利的被刘洋介绍到了白鲸轮上。

  大厨此人虽然是一个猪一般的队友,但不意味着他的智商为零,大厨家里的日记本里记载着他曾经跑过船的所有四大头的电话,几乎每个月都会群发几个心灵鸡汤短信给他们,阿呆船长没想到在距离自己好几千里之外竟然还有一个人在默默地关心着他,而恰好白鲸轮需要两名厨师(一名给船员做饭,一名给科学家做饭),于是阿呆拼尽全力把他推荐给公司,虽然大厨身上的病毒还不知道发展成了什么水平,但是阿呆心想反正是给科学家们做饭,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这样一来,白鲸轮整个是一条简缩版的海神号,我似乎又回到了自己做卡带的那几年时光,熟悉的人,熟悉的模样,只不过因为我现在成了大副,所有人的眼睛里多了谄媚,少了真诚。

  老九从见到大厨那天起就变的郁郁寡欢,他的眼神像一把杀猪刀,恨不得把全船的人都绞死,更悲催的是船开航的前一天,科学家以及考古学家们也纷纷的就位,除了一个40岁左右身材臃肿的女科学家之外,清一色的都是些老头子,领头的大人物竟然还坐着轮椅,从登船那一刻起就咳个没完,我们甚至都怀疑这哥们是不是想个自己搞个海葬什么的,不知道能不能活过第一个航次。
  白鲸轮在船厂加满了燃油,补充了食物与淡水,第一个航次计划竟然是在华夏南海区域寻找白鲸。
  “我擦,九哥,这不是胡扯么,白鲸不是在北极附近吗,怎么搞到南海了?”我对这件事儿首先提出了质疑。
  “嫩妈老二,我看出来了,这帮人不像是什么好东西,嫩妈说不定是去南海盗取什么资源的,嫩妈这回咱几个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自从老九见到大厨之后,表情就局促的像个干瘪的茄子,看到航次计划之后,整个人又萎缩了许多。
  “九哥,不能吧,我们船挂的可是荷兰旗,当年也算是西方列强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真万一出点什么事儿,我们大荷兰还不得第一时间出海军来保护我们,再者说了,咱们都是华夏人,在咱们国家的海域上出了事儿,怎么也得通融通融吧。”我瞪着大眼看着老九,自己都觉的这个理由牵强的有些可怕。
  “嫩妈老二,自己多注意安全吧。”老九把手里的烟掐死,他摇了摇头,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