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30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后的两封信,让我看过后更加痛不欲生。它们都是雅男在最痛苦最绝望的时候写给冯兰的。其中最后的一封,竟然是在巴黎一家天主教的收容院里发出的。看得出,雅男她当时把能和冯兰信中倾述当成了她苦难生活中的唯一安慰。
  那天,不可救药的我,又喝酒了,而且喝得酩酊大醉。当萧文下班回到我们的小家时,发现我已人事不醒地倒在了沙发里,手里紧紧攥着雅男的那三封来信
  那天从昏醉中醒过来时,客厅墙上挂钟的时针已经快指向凌晨三点了。
  我看到坐在身旁的萧文还在流泪。不知道她哭了多久,她的眼睛又红又肿。我认识萧文一年多了,还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痛苦不堪。我心一酸,掀开她披在我身上的毛毯,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我哽咽地说:文文,实在对不起,我让你难过了。
  萧文伏在我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她的哭声,令我肝肠欲断,令我万念俱灭。我知道她肯定看到雅男的来信了。我想安慰她,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能用我的手,在她因痛哭而抽动不停的后背上抚摸着。过了好一阵子,萧文才慢慢止住了哭声。她一边吻我,一边说:卢梭,看你醉成这样我的心都碎了。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你高兴让你快活?如果你想去找她们母子,甚至想离开我,我都不会怨你,我爱你,卢梭,我真的爱你,只要你能高兴。

  说到这里,萧文她又伏在我的身上痛哭起来。

  人世间,最脆弱最容易受到伤害的,就是情感。可是最伟大,最能刻骨铭心的也是情感。听到萧文的短短几句话,我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同时,也体验到了一阵从未有过的幸福。我卢梭不过是一个浪子,何德何能,竟然能让一位这样好的女人对我如此倾心相爱,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和未来。就为这个,我也不应再对老天有怨有恨。虽然我苦过,我伤过,我哭过,我痛过,我死过,但是,就在那一瞬间,萧文让我感觉到我经历过的所有一切磨难都算不了什么。今天我才猛然发现,萧文竟是一朵人世间的奇葩!为了这个真心爱我痛我的女人,我卢梭也不枉为人生。我卢梭,值了!

  我捧起萧文的脸儿,开始发疯似的吻了起来。
  日期:2018-05-07 15:25:11
  58
  第二天,萧文和单位请了个假,陪着头痛得跟要炸裂一样的我,早早来到银行, 把我俩各自账户上总共不到十万美元的外汇存款全部都提了出来。然后我俩赶到了通讯社我们头儿的办公室。当着萧文的面儿,我把雅男母子的情况和我的头儿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希望他能够出面和国际部疏通一下,让通讯社常驻巴黎的特派记者能够尽快按着雅男寄出最后那封信的地址找到雅男,并帮助把我和萧文的十万美金现钞,通过通讯社的特殊管道及早交到雅男母子手中。

  被雅男的不幸和萧文的大义深深打动的头儿,起身在我的肩头拍了一下说:小卢小萧,你俩别着急,我这就去办。
  说完,他就拿起雅男写给冯兰的最后一封信和我手里仅有的那张雅男母子照片以及装着十万美金的大信封走了出去。
  我和雅男的事儿,萧文的父母早就知道。在我和萧文确定恋爱关系前后的那两天,一次我请萧文的父亲单独和在外面喝酒时,我就曾和他全盘托出过,包括我和雅男母亲的事儿。当时开通的萧文父亲听罢后,稍微沉吟了一下,就拍了下我的肩膀说:小卢啊,这事儿我看不全怪你,谁都从年轻时过来过,难免犯错误。今天你能够有勇气和我全抖落出来,就冲这个,也让伯父我打心眼儿里佩服你。我为萧文这丫头没走眼能够看上你这个有情有义的小伙子高兴。来,伯父敬你一杯。

  所以自打那以后,萧文的父亲不但对我更好,还时不常地向我问起有没有雅男母子的消息。
  这次终于有雅男的来信了,我和萧文自然也要和他们两位老人说起。我醉酒的第二天晚上,我和萧文就回到了什刹海,饭后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时,我就把雅男来信以及我托人再次寻找雅男母子并转交给她们十万美金的事儿,原原本本地和两位老人说了。

  萧文的母亲拿过雅男的一封信,看着看着就流起眼泪来,并且嘴里面不停地叨念着:雅男这闺女怎么这么命苦啊!还有我那可怜的小孙子冬冬。
  萧文的父亲对我说:儿子,如果还需要钱,我和萧文的母亲还有笔买棺材板的钱,可以先拿去寄给雅男母子。要不然等过几日有她们母子下落了,你也可以和文文想办法去一次法国看看,不行就把她们接回国内来,大孙子冬冬我和你妈给你们带。
  多么好一对老人啊!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萧文的善良正直并非偶然,而正是来自于两位老人二十几年来一点一滴的言传身教和耳薰目染。我暗自庆幸自己不仅仅选对了一个好妻子,也选对了一个好家庭。
  日期:2018-05-07 17:51:26
  特别声明一下:这部自传体小说的上部,我最早于2002年春,在意大利罗马郊外的家里写就,曾以卢梭的笔名发表过。在此之前,也以叼着雪茄的大胡子在人到中年社区连载过。现在,时隔多年,我对上部做了修改。并且中部也完成初稿。请不了解情况的朋友不要乱喷。谢谢!

  日期:2018-05-07 18:06:29
  59
  经过了漫长的两个星期之后,终于有了雅男母子的消息。
  那天早上我一到办公室,头儿就把我叫了过去。我看到海外部的副主任也在。
  头儿先给我倒了杯茶,让我先冷静些。然后就让海外部的副主任把雅男母子的情况告诉了我。那位海外部副主任跟我说,巴黎记者站的朋友按着雅男寄出最后一封信的地址去找过雅男母子,但是当地人说,她们母子一年前就搬走了。后来,那位记者就用从北京发过去的那张雅男母子的照片,在巴黎的两家报纸上登出了寻人启示。三天后,终于找了雅男母子下落。
  听到这里,我有些按耐不住了。我问道:她们母子都还好吗?
  那位副主任看了看我们头儿,然后对我说:孩子很好,在一家教会办的儿童收容院里。
  我的头嗡地一下大了起来,我猛地站起,失声地喊道:那雅男哪?她怎么样啦?快说!
  她三个月前被送进了一家教会医院,目前正在接受治疗。她得的是恶性脑肿瘤,也就是癌症。
  听到这句话,我整个人一下子就颓落在椅子上。

  过了良久,我象是对头儿和那位副主任说,也象是自言自语:我要去看她,我要去陪她。
  头儿走过来,抚着我抖动不停的肩膀说:小卢啊,别急,别急。你可以去看雅男。而且雅男也很想再见你一面。我们正在和法国驻北京的大使馆联系,为你们想办法,争取让你和雅男早一天见面。
  也许是脆弱也许是出于感激,我扑通一下子就跪在了两位主任的面前,我含着眼泪说:我替雅男还有我的儿子冬冬先谢谢二位了。
  我的头儿从来没有看见过我这样激动过,他赶紧过来把我从地上拽起来,他对我说:小卢,不兴这个,不兴这个,快起来,快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