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29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55

  秋去冬来,转眼间,萧文在美国哈弗医学院为期一年的学习进修生活就结束了。她回到北京后不久,我们俩就正式举行了婚礼。
  记得结婚的头一天晚上,北京突然下起了一场漫天大雪。到北京工作六年多了,我还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大雪。夜幕中的雪花,让人感觉到是那样的无边无际,无休无止。它们昏暗的路灯中,纷纷扬扬,飘飘飞舞。
  不知为什么,送萧文回什刹海后,我独自一人开车回家的路上,望着车窗外无声无 息飘落的雪花,竟感到其中透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凄苦和哀怨。
  回到家里,没有开灯,昏暗中,我默默地伫立窗前。借着窗外路灯的朦胧光亮,我看到玻璃上飘落的片片雪花儿,很快就化成一滴滴水珠,然后无声地 那 滑落。那一刻,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雅男那泪光闪动的面容。

  可能是因为马上就要结婚马上就要真正成为别人丈夫的原因,那几天,我几乎一直在想着依然杳无音信的雅男母子,常常心痛不已。
  那天晚上,送萧文回什刹海前,我俩在阜成门外大街我的小家做完爱后相拥躺在温暖的床上,萧文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哭了。我一边抚摸着萧文的光滑细嫩的肌肤,吻着她的秀发,也一边在暗自落泪。我知道,萧文哭,是因为她终于感到幸福实实在在地降临在了她的身上,她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成为我的妻子了。我流泪,是因为我终于意识到从明天起,自己就要正式成为别人的丈夫了,我不可能再象从前一样一心一意地牵挂雅男她们母子了。

  回身打开灯,拿起雅男她们母子的照片,我最后一次久久端详,最后一次轻轻吻过,便黯然地把她们放进了白天特意买来的一个紫檀木盒中,连同雅男写给冯兰的那封信,用红绒布包好,和上盖儿,锁进书房写字台的抽屉里。因为自私懦弱苟且偷生的我,要开始努力强迫自己去忘掉她们,忘掉过去,忘掉曾经历过的所有痛苦和不幸。只有这 样,我才能和萧文开始过真正的生活。
  我和萧文的婚礼没有大办。一是公司刚刚上轨道,的确忙些。二是当时我已经准备从气氛紧张的新闻界彻底淡出,不想张扬。但真正的原因,还是我的内心深处感到负疚于雅男母子。我们只摆了五桌,除了我和萧文双亲的亲戚朋友外,我和萧文只请了些各自最亲近的同事朋友还有生意上的伙伴,简简单单地吃了一顿也就完事儿了。

  就这样,从住院认识萧文到和她结婚,前后不到二年,我就从一个醉生梦死的浪子,猛然间摇身一变,成了个人见人夸的道貌岸然的好丈夫。
  婚后,萧文大部分时间和我住在我们的小家里。每逢周末,我们回什刹海萧文父母的家,我也不用深更半夜再开车往回跑了,可以堂堂正正地和萧文睡在她的东厢房原来的闺房里,我和萧文终于开始了正常和谐美满的夫妻生活。
  但是,这种平静舒心甜蜜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我和萧文婚后的第六个月,也就是已经离婚的冯兰从广州调回北京的第二个星期,就结束了。
  日期:2018-05-06 20:58:47
  56
  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我刚刚从通讯社发完稿子赶回建国门外的公司没一会儿 ,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冯兰打来的。拿起电话后一听到她的声音有点吞吞吐吐,我的心就陡然一沉。我故做镇定地问她:冯兰,你说吧,到底什么事儿?
  电话那头的冯兰沉吟了半天终于跟我说:雅男她来信了。
  我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听到这个消息时自己内心瞬间的感受。我感觉自己就象是一个负罪的逃犯,一个欠债的赌徒,在夜深人静时,突然听到了那令人心惊肉跳的敲门声。我甚至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惊喜,只有滔滔涌来的痛苦、慌乱、茫然、不知所措甚至于绝望。
  在我苦苦寻找雅男她们母子的时候,她们音信全无,在我已经试图忘却她们开始了新生活的时候,她们却又突然出现。冯兰的电话,对我来说,无异于那暴风雨来临前的一道闪电,一声惊雷。因为我知道,我人生真正宁静幸福的时光终于就要终结了,我新婚妻子萧文一生短暂欢乐甜蜜的日子也即将彻底消逝,永不复来。
  开车去见冯兰的路上,精神恍惚的我,甚至开始恨自己,当初身边已经有那么多的女人,为什么为了一时肉体的快乐,我还要去碰冯兰,把她牵扯到自己的生活里来。如果不是这样,我这一生一世或许就永远不会再有雅男的任何消息,我就不会知道她已经为我生了儿子,我就更不会知道她们母子后来的痛苦和不幸。如果是这样,雅男她所有的一切,就都全部终止在那张她寄给我的结婚照片上。我会欺骗自己说雅男她比我幸福,我会把和她在一起的短暂美好的时光完完全全当做一场梦,一场醒来无痕的春梦。

  冯兰刚刚调回北京的那天晚上,我就和她见过面。当时是我和萧文一起请她吃晚饭,算是叙旧,也算是为她调回北京荣升为她们报社记者部副主任庆贺。说实话,自从我和萧文确定了恋爱关系后,除了冯兰外,我就在也没有和别的女人联系来往过。对于冯兰,我总是感觉有些对不起她。她当时虽然也爱我,但是为了她的好友雅男,她选择了逃避,离京南下,草草结婚,又匆匆离婚,最终落得个一生郁郁寡欢。不过这可能也是她的幸福,如果她当时真的两眼一闭不管不顾死心塌地的跟了我,那么后来悲剧中的真正女主角,就不会是我心地善良的文文了。

  等赶到冯兰报社的门口,我看到冯兰已经等在那儿了。我没有下车,而是伸手打开右边的车门,让冯兰直接坐了进来。我看到显然是刚刚哭过眼睛还红红的冯兰,手里拿着三封信。
  冯兰还没开口,就又噼哩啪啦地开始落泪。她哽咽地说她自己对不起我更对不起雅男她们母子俩。她告诉我,那三封信是今天下午她在整理两年来办公室里角落里一大堆儿来信时发现的。第一封已经快两年了,最后一封也有一年多了。
  我一边听着冯兰的哭述,一边用开始有些不听使唤的双手,颤微微地打开已经接在 手里的信。那熟悉的字体,映入我的眼帘,我仿佛又看到了雅男当年的迷人的倩影,仿佛又听到了雅男那依偎在我怀里的喃喃柔声。
  日期:2018-05-07 11:43:50

  57
  第一封信,是雅男离开马赛她那个远房舅公餐馆前的那个晚上写的。信里雅男讲述了她到法国两个月来的艰难生活,也说了那个晚上险些被她舅公强bao的经过。雅男告诉冯兰,如果不是为了我的儿子冬冬,她或许早就选择了她母亲同样的路。她第二天就带我的儿子冬冬离开马赛,去巴黎谋生。
  雅男信中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深深绝望、痛苦和无奈,让早已泪眼朦胧的我,终于再也忍不住,一头伏在方向盘上,象个孩子似的失声痛哭起来。
  我卢梭,有罪有错,但是,从小到大,我还从来没有恶意去伤害过任何人。老天什么不肯放过我,为什么要一而再在而三地一次次毁我灭我,让我生不如死!让我刚刚看到一线生命希望的光,随即就又让我沉入无边的黑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