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28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是啊。我们两个女生住一个房间还无所谓,两个大男人,是有点怪怪的。听说在西方,两个男人去酒店住一个房间,基本上都是同性恋。哈哈哈……。
  陶琪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

  陶琪本来就很漂亮,一笑起来,露出上下两排洁白的牙齿,再配上一对儿小酒窝儿,显得更加迷人。
  说实话,从萧文去美国之后,大半年过去了,我还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单独和女人接触。一阵微风拂过,陶琪身上刚刚洗澡时留下来的淡淡沐浴露香气和一个成熟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吹了过来,令我心头一颤。再看到她那吊带裙间隐约露出来丨乳丨沟,那白白的修长的双腿,以及那一双裸露在外秀美的小脚丫,那压抑已久的情欲,就像是那夜色中缓缓升起的迷雾一样,突然袭来,瞬间便包围了我的全身,我感到下身悠地一下,火辣辣地,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都是干记者出身的,观察力同样很强的陶琪马上感觉到了我情绪上的瞬间变化,我看到她的嘴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她故意捋了一下长发,不无挑逗地对我说:怎么了?没见过美女啊!傻愣着干嘛吗?你也坐啊。
  聊天的过程中,我了解到陶琪是苏州人,北广传媒毕业。比我小一岁,已婚二年,没有孩子。在文汇报已经干了四年的记者。
  自然聊天的时候她也问起我的一些个人情况。当得知我的未婚妻萧文在美国哈弗医学院进修后,她和我的谈话变得更加主动和大胆了。她一双大眼睛盯着我,咄咄逼人地问我:卢梭,你对婚外情怎么看?

  看来我今晚凶多吉少,我必须想办法明哲保身了。
  日期:2018-05-06 10:49:27
  54
  呵呵,我又不是跑妇联的专项记者,更不是情感专家,你要是问我城市建设、住房改革、旧城改造、古建筑维护、城市垃圾处理等等,我还能说出个一二三,至于婚外恋的问题,我可真是个外行。

  面对陶琪的挑逗,我避其锋芒,开始打起了太极。
  我暗自庆幸,幸亏陶琪不知道我荒淫无度的过去,否则,估计她都敢脱光了直接扑上来。
  见我不上路不给力,陶琪感到有些无趣。她半开玩笑地抱怨道:不解风情。大晚上的,谁想听你说城市建设什么的,真没劲儿!
  说完, 她抬手看了看手表,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她拿起放在茶几上我写的那部《论当代中国城市病》对我说:时间不早了,就不打扰你了,你也该休息了。给我签个名吧。
  我接过书,龙飞凤舞,在扉页上写下了拙文不济,望陶琪雅正,并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日期地址。
  当我起身准备送陶琪离开的时候,她突然对我说:卢梭,告别前,能不能让我拥抱一下你?就算是对你给我签字的答谢吧。
  啊?!不用了吧?

  我面露难色。
  抱一下有什么呀?难道怕我吃了你不成?
  陶琪一脸的嗔怪。看来我遇到对手了。
  好吧。
  我站在原地,抬起双臂,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架势。
  陶琪放下手里的书,走向前,紧紧地抱住我的腰,头靠在住我的肩上。她的头发,触碰到了我的脸,一股淡淡的洗发露的香气传来,还有她那贴在我胸前酥软的丨乳丨房,让我几乎瞬间崩溃了。我那不争气的下面,腾地一下就硬了起来。
  陶琪也感觉到了我的激动。她用大腿根蹭了蹭我已经肿胀的下面,娇滴滴地说道:下面都这样了,还装,还嘴硬。
  说着,她就从我的腰间放下一只手,明目张胆地令我猝不及防地一把握住了我的下面。

  哇!好大啊!吓死人了!一只手都握不住哦。
  她嘴上说着,手更加用力地握紧,并隔着我那薄薄的沙滩裤开始上下撸动起来。
  我虽然久经沙场,但像陶琪这样骚不可挡的女人,还是第一次遇到。我对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根本没有想到。我的屁股下意识不自觉地跟着她手的动作前后扭动起来,整个人也变得意识模糊起来。
  陶琪见状,干脆蹲下身子,开始解我沙滩裤的系带。
  或许老天爷怕我真的失身,就在陶琪扒开我的沙滩短裤,用她的小手把我那早已因暴涨而有些弯曲的沉甸甸热乎乎发烫的下面要扯出来的那一瞬间,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了。

  我猛然清醒过来,赶紧推开陶琪的手,拉上已被她扒掉一半的沙滩裤,快步走进房间,抓起了床头柜上的电话。
  您好!您是卢梭吗?有美国的长途,一位姓萧的女士找你,要给您接过来吗?
  电话里传来了宾馆总机话务员的声音。
  好的。你稍等一下 。
  我把话筒拿开,放到茶几上,转过身来对着还站在原地脸颊绯红胸部一起一伏的陶琪说道:对不起,你先撤吧,我未婚妻从美国打来长途了,我要接一下。
  切!真扫兴!真会赶点!哼!
  陶琪跺了一下脚,一脸的嗔怪,老大不高兴地拿起书,拽门而去。
  请接进来来吧!

  我又重新拿起电话,对总机话务员说道。
  喂,卢梭,这么久才接,在洗澡吧?我今天下午才有课,刚刚睡醒,所以才这么晚给你打过来。
  电话的那头,萧文有些慵懒地说道。
  中午下了飞机,一到棒棰岛宾馆报到,进了房间放下行李箱,我第一件事就是给萧文打了一个国际长途,因为美国时间已是半夜了,怕影响萧文休息,我就没说几句,留下总价和房间号就和她说了一句亲爱的晚安,然后就挂断了。

  不是洗澡,刚刚有个一起来参加会议报道的同行,上海文汇报的一个女记者在和我聊天,刚刚送走。
  我不想跟萧文撒谎,如实回答道。
  哦。对不起啊,卢梭,我打扰你们了吧?
  心地善良的萧文愧疚地说道。
  没有啊!幸亏你电话打进来,不然不知道她还要待多久才会走。
  电话里我就差没说陶琪扒我沙滩裤要给我**了。

  呵呵,我家梭子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本来就招女人喜欢。人家想和你多坐一会儿,聊会天儿,也正常。你也要理解嘛!
  这要有换了别的女人,听我这样说,估计早就会打翻醋坛子一通刨根问底了,可萧文她竟然没事儿似的,电话里竟然还开导起我来。你们说说,这样的好女人,我怎么能不爱她,怎么能去忍心无耻地去背叛她。
  和萧文说了十多分钟,聊了会儿这一周来我们俩各自身边周围发生的一些琐事儿,我们俩就隔着话筒,互相亲吻了一下,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后,我来到洗漱间刷牙的时候,回想起刚才在阳台上发生的那一幕,我依然心有余悸。真悬啊!如果不是萧文她傻了吧唧地冥冥之中有预感,突然打进电话来救驾,我今晚说不定真的有可能会被陶琪这个骚女人拿下!如果那样,我可就真的太对不起萧文对我的一片痴心了!
  我恨自己的一时意志的薄弱,对着镜子,我伸出手来,啪啪,就是扇了自己重重二个耳光。
  日期:2018-05-06 20:50: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