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27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爹不干,要把钱退给他去拉羊。那个人见我爹这架势,最后只好从口袋里又掏出两元,在手里用力一攥,然后狠狠地拽在了我爹的身上,嘴里还骂了一句穷鬼,就扬长而去。我看见我爹当时站在那里气得脸上的胡子直颤。
  那天回家的路上,我爹和我说:梭子啊,今天的事儿你都看见啦,你可要出息, 要好好读书,不要让城里人瞧不起,你大啦要挣大钱,不要象你爹我这样为了几个小钱儿受憋。
  想到这件往事,我坐在那里闷头不语。其实,我岳父的提醒,我也很早就考虑过。当记者这几年,走南闯北,大大小小的阵势见过不少,一些大小姐大公子们的敛财奇术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当初我的老乡小杨为我开窍,为我拨开贫穷的云雾,让我通过给裴裴她们剧组拉赞助赚了第一桶金,就凭我每个月领到手里的那薄薄的几张大团结,甭说三天两头的换女人,恐怕连烟都抽不上酒都喝不起。有多少死心眼儿的记者,外出采访时神气活现,好吃好喝,风风光光 ,俨然象个君王。回到家里,伏案赶稿子时, 却又常常只能啃方便面充饥,缩水回乞丐原型。
  日期:2018-05-05 00:25:33

  51
  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国虽然改革开放多年,但国家公职人员还不能开公司任股东经商做生意,除非辞职。 下海经商,就是那个年代的流行词。
  就在我把公司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之际,我在外面开公司偷偷经商的事情儿被我们通讯社知道了。我们国内部的头头为此专门找我谈了一次话。
  那天晚上下班前,头儿打电话过来让我去他办公室一趟。
  进了头儿办公室,头儿示意我把门关好,然后亲自给我沏了一杯茶,放到我的面前。头儿的反常行为,让我有些诚惶诚恐。
  小卢,别站着,坐啊。你女朋友小萧在美国那边怎么样?都好吧?
  谢谢主任的关心,她都好。
  我回答道。
  她去有大半年了吧?什么时候回来啊?
  感觉主任有点没话找话。
  用不上半年就该结束回国了。
  听了我的回答后,头儿话题一转,进入了正题。

  小卢,今天找你来,主要是有关你工作的事儿。今天社里大领导找过我,说咱们的国内部现在有几个年轻人不安心本职工作,有的甚至还出去偷偷地开了公司,在社里影响很不好。其中特意点了你的大名。大领导没说错吧?
  头儿,我在外面开了公司不假,但我都是利用下班之后的业余时间和周末去打理的。您也知道,这几个月来,您吩咐下来的活儿,我从来没有耽误过。
  我辩解道。
  小卢,工作上你的确是一把好手,业务能力也没话说。这次大领导亲自点名要我找你谈话,也是出于对你的爱护和关心。现在,国家的政策还不允许国家公职人员兼职经商。咱们社,又是国家重点新闻媒体,一旦开了这种先例,那影响可就不是一星半点的啦。再告诉你点本不该告诉你的消息,你专业出身,名牌大学,业务能力强,本来社里一直把你当成第三梯队的后备干部在考察培养,甚至考虑来年派你去上海分站独当一面锻炼锻炼。哪头大哪头小,你可要权衡一下啊!

  听头儿这样说,我有些犯难了。当什么梯队干部,我倒不感兴趣,但要说辞去通讯社的公职,放弃我所热爱多年的新闻工作,我的确有些难以割舍。可建外大街的公司已经搓起来了,也不能说撤就撤,那样也忒对不起一起打拼的几个兄弟了。
  头儿看出了我的心思。他笑了笑对我说:小卢,我知道你现在进退两难,鱼和熊掌都想兼得。我这里有一个办法,你看看可行吗?
  头儿,什么办法?
  我急切地问道。
  你呀,把你名下的股份过户给你的家人或亲戚,你名义上退出公司,这样既保全了你在社里的工作,也不耽误你业余时间打理公司,同时,你也算是帮我一个忙,让我跟大领导那里也算是有个交代。你看如何?
  不愧是老司机。头儿的一句话,就化解了我的难题。我正要说几句感谢之类的话,结果被头儿给拦住了。
  得,谢的话就不用讲了。今晚我们俩之间的谈话,哪儿说那了。今后你小卢只要不给我工作上掉链子,依然先从前一样,冲锋陷阵,摧城拔寨,我就心满意足了。
  那天从通讯社出来,我就给公司的哥几个打了电话,说有要事相谈。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在公司附近的赛特饭店一楼大堂酒吧会面了。我开门见山,把想用我已经提前病退在家的丈母娘萧文母亲名义上接替我的股份一事跟他们一说,尽管哥几个老大不高兴,可是没办法,只有勉强同意。因为他们都明白,保住我的工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公司的业务开展也会十分有利。
  就这样,第二天,公司人员就去朝阳区工商局办理了股东变更手续,我丈母娘成了第一大股东。我则退得一干二净,年纪轻轻的我,就被迫早早退居二线,做起了幕后垂帘听政的工作。也正是这段早年的经历,让我体会到了公司运营管理过程中适当分权和放权的好处。所以,我现在虽然控股几家公司,但我依然可以隔三差五出海钓鱼,三天两头逛农贸市场买菜下厨,甚至可以像现在这样,同时敲打三四部长篇小说。

  日期:2018-05-05 14:23:51
  53
  我有个毛病,就是出差住宾馆酒店,总是喜欢一个人住。异性相吸,同性相斥。如果晚上睡觉,听着旁边有一个鼾声如雷,磨牙放屁,脚丫子臭烘烘,浑身酸汗味的家伙,我绝对失眠。所以,我基本上都是选择住单间。有些酒店的单间房价不便宜,超过社里差旅费报销标准的部分,我就自己出。这次来棒棰岛也是一样,我让会务组特意给我安排了一个单间大床房。
  从海边散步回来和陶琪、汪霞分手后,我就回到房间冲了个凉,然后穿着沙滩裤和体恤衫坐在阳台上看会务组发给的十四个正副市长大老爷们的发言稿,想从中找出新闻热点,为我的新闻稿做前期准备。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铃声响起。我以为是服务员,打开房门后,只见陶琪披着还没干透的长发,穿着一件十分性感的吊带裙,拿着那部我写的《论当代中国城市病》站在门口。
  打扰你休息了吧?
  她笑盈盈问道。
  还早,我在看会议资料呢。请进来坐吧。
  我怕她站在门口让出出进进的其他同行看见说三道四,赶紧把她请进了房间,来到阳台上落座。

  喝点什么?
  我问道。
  刚洗完澡,有点热,有什么凉的吗?
  陶琪一边用手在脸前扇着,一边环顾着我的房间,漫不经心地回答。

  我从迷你小冰箱里拿出一听雪碧,打开后倒进玻璃杯里,给她端到面前。
  不愧是大通讯社的名记者,待遇和我们这些小记者都不一样,我们都是两个人一个房间,你一个人却住一个大单间,市长级别啊!
  听陶琪这样说,我赶紧解释道:误会啦误会啦!这是我特殊要求的,我不习惯和别的男人住一个房间,别扭不舒服。这个房间的费用我大部分要自己掏腰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