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26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够意思啊!还用你说。

  我笑着回答道。
  夜色渐浓。又大又圆的明月,悬挂在夜空中,什刹海公园里人影婆娑,万物朦胧。
  我租了一条小船儿,扶着萧文上船坐稳后,便向湖心划去。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萧文微微侧着身子,一只手伸到小船外面的水中划着水,一边高兴地哼哼起这首耳熟能详的歌儿来。
  和萧文相处这么久了,我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她唱歌。她的嗓音虽然不是很专业,但情真意切,音色听上去非常的舒服和惬意。
  我把小船划到湖心后,就停了下来,任凭它在湖水中自由飘荡。
  心中充满着对美国哈弗校园生活无限憧憬的萧文,对即将到来的分别,似乎并没有感到特别的伤感和难过。而我的心境却有很大的不同。当年,雅男突然不辞而别,去了美国,现在,多年后,我所倾心相爱的另一个女人,又要远渡重洋,还是去美国。一种复杂说不清楚的情绪,就像眼前这湖面上升起来的淡淡迷雾一样,笼罩着我的整个身心。
  萧文似乎感受到了我情绪的变化。她不再哼歌了,沉静了一会儿之后,她轻声细语地问我:梭子,你是不是又在想雅男和你的儿子了。我这次去美国,用不用我再想办法寻找一下她们母子,万一她们没有去法国还留在美国呢。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对萧文说:不用了。这几个月来,我已经托我们通讯社在美国的同事多次想方设法打听寻找过,寻人启事登过报纸,也到雅男最后离开的洛杉矶市报过案,但都没有任何音讯。我想就像她给冯兰的信中所说的那样,她多半是带着我儿子去欧洲法国了。
  卢梭,你别太难过了,我感觉到你肯定会和她们母子见面的,或早或晚的事儿。相信我吧。
  萧文安慰完我,接着说道:卢梭,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俩回去吧,明天还要早起送我去机场。

  我点了点头,就又摇起船桨,向岸边划去。
  我们俩回到萧文父母的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进了院子,看见正房客厅的灯光还亮着,我们俩就过去给在看电视剧的萧文母亲和一旁在看书的萧文父亲打了一声招呼,道过晚安,就回到了东厢房。洗漱完,我俩就早早地回到卧室上床熄灯。
  第一次在什刹海萧文的父母家过夜,第一次在这四合院的老房子里**,也不知道隔不隔音,那天晚上,我和萧文我们俩都含着毛巾,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我被憋的满头大汗,我们俩折腾到了凌晨一点多,才昏昏沉沉疲惫不堪地睡去。如果不是第二天早上萧文的母亲怕我们起晚了赶不上飞机打电话进来,估计我和萧文会睡到中午。
  日期:2018-05-04 04:48:39
  49
  当年,北京城里去首都机场的高速公路还没有修好通车。好在那时候没有那么多私家车,也没有那么多人能做得起飞机,所以尽管路况不好,可路上并不堵车。我开车带着萧文从什刹海的家里出来,赶到首都机场现在的T2航站楼,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小时。这要是现在,简直是不可想象。
  取了票,托运好行李,在安检口前分手的时候,我和萧文紧紧拥抱,她给了我深深一吻。
  卢梭,我们分开这段时间,你想我的时候可以抽你的雪茄,但酒不许喝,一是你的胃不好,二是酒乱性,我不在你身边,怕你被别的女人祸害糟蹋了。记住没?
  记住了,老婆。

  我笑着继续说道:我今天就从阜成门外大街搬回什刹海住,天天陪着你父母,雪茄可以不抽,酒恐怕有你老爸在不能不喝二口。至于别的女人想乘虚而入祸害你老公我,姥姥,她们门儿都没有!你就一万个放心吧!
  这还差不多。我下了飞机给你打电话。我进去了,你也回吧!
  萧文说完,又亲吻了我一下,就进了安检门。我站在那里,一直等到她过了安检,又和她挥了挥手,直到她消失在人群里,我才放下手臂。
  为了不让萧文的父母因萧文去美国而感到落寞,就像我答应萧文那样,我当天晚上下班后就搬回了萧文父母家,住进了萧文的东厢房。

  那一年的时间里,每次回到什刹海,我就象回到了自己家一样,一进门儿,就开始脱去外衣挽起袖子,帮助我的老丈母娘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比如扫扫院子,倒倒垃圾,给那两棵石榴树和一些花儿浇浇水什么的。有时候,我还会在西厢房的厨房里把自己平时学做的几样小菜儿,照猫画虎,笨手笨脚地鼓捣出来,好吃不好吃不说,反正端到桌子上挺好看,让萧文的父母喜笑颜开。
  有时候赶上我去外地采访,一两个星期没有去萧文家。远在美国的萧文就会电话里和我说:快点回来吧,我爸我妈都想你啦。我妈总念叨你,说这阵子家里看不到你的影子,感觉空劳劳的,我爸喝酒都提不起兴趣来。
  看到我对萧文一心扑实的样子,讲究实际,意识超前的萧文父亲,也开始为我和萧文的未来打算起来。
  一次晚饭时,他和我聊起了我自己对今后事业上的想法。喝了几杯酒的他对我说:儿子啊,有些话,我早就想和你唠唠。我知道你喜欢干记者这行,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虽然你今天已经在你的同行中叫得很响了,但又怎么样?不还是端着政策性很强饭碗等别人给你盛饭吃,哪天不小心饭碗打碎了也不一定。
  萧文的母亲在一旁听了,对萧文的父亲说:孩子他现在干的好好的,你说这些干啥?有的吃有的喝有的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就行啦。你可别让孩子跟你似的放着好好的官位不坐,去瞎折腾下什么海经什么商。

  我准岳父白了我准岳母一眼说道:我说老婆子吧,你就会跟着瞎搅和,见识短了不是。有些事儿,我做长辈的不提个醒儿,等他们晚辈的自己明白过来了,就怕连黄瓜菜都凉啦。现在,我的那些战友和老上级的大公子大小姐们哪个闲着啦,不都是仗着老子在势往死里搂。我倒不是想让儿子他跟他们学,昧着良心啥钱都赚,但是,趁着现在政策准许,合理合法地多挣点钱儿有什么不好。现在,住房改革了,连公费医疗也都张罗着要改,等我们老了走了一散手,还有谁能管他们。到时候能管他们俩的恐怕就只有钱了。两个孩子手里不有点钱儿行吗?

  萧文父亲当时这些真知灼见,对我刺激很大。我又想起了我上初中那年的一件往事儿。
  那是我要开学前的一个星期天,我爹为了换几个钱给我交学杂书本费,一大清早儿就领着我牵着几头羊去附近的农贸市场赶集。一个在附近县城开餐馆的脑满肠肥的胖子要买我家的羊。他和我爹讨了半天的价,最后成交后了。可是他把羊牵上了手扶拖拉机后跟我爹点钱时,竟然少两块钱。我爹说:我这头羊养了三年多,总共也没卖你几个小钱儿,要不是为了我家娃子的学费,我不会这么便宜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