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25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可真是一阵甜蜜而又舒适的日子。
  萧文父亲公司的疗养院,离我们通讯社疗养院不远,相隔不到一公里,都坐落在南戴河黄金海岸的黄金地段。十几栋三层乳白色的欧式建筑风格别墅,错落有致,掩映在绿树丛中。百余米宽的专属海滩,沙细浪缓。站在别墅阳台上,越过宽阔的海面,可以欣赏到绚丽的朝霞,也可以欣赏到落日的辉煌。
  清晨,我和萧文吃过早餐,就换上泳裤和泳衣,戴着墨镜,拿着浴巾、防晒油、书,还有装着矿泉水和水果手提小冰箱,来到沙滩上,尽享海滨仲夏时光。
  到了傍晚,和萧文的父母一起吃过晚饭,我和萧文就陪着老两口来到还散发着白天太阳余温的沙滩上散步。海浪轻柔,浪花儿朵朵。我和萧文的父亲走在前面,畅谈着有关城市建设和管理的话题,萧文和她母亲走在我们的身后,娘俩悄悄地说着私房话,并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等快到晚上七点了,萧文的父亲和母亲回去别墅看新闻联播,就剩下我和萧文时,我们俩就会相拥坐在温暖的沙滩上,我搂着萧文的腰,和她伸过来的手紧紧相握,萧文则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头顶的夜空,挂着一轮弯月,远眺海面,稀疏的灯火闪烁。我们俩任凭清凉的海风吹拂,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不停地亲吻着。就这样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

  不是我绝情寡意狼心狗肺不是东西。那阵子,我有时候真的想算了,不要再去四处托人寻找雅男母子的下落了,就全当那是一场恶梦,就全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和萧文就这样恩恩爱爱地过下去吧。
  可我越这样想,就越心痛难耐。

  有时候,躺在别墅的床上,听着窗外隐约传来的阵阵海浪声,朦胧的月光下,难以入眠的我,凝视着躺在自己怀里早已进入梦乡的萧文那张楚楚动人的面孔,我常常疑惑是当年柔情似水的雅男。多少次我被自己梦中叫喊雅男的名字而惊醒,一脸冰凉的泪水。当年和雅男在一起时那种既甜蜜又痛苦的感觉,又开始在我的心里搅做一团。我真的好怕,我不想再失去萧文,我不想在我的生命中再有任何的悲剧发生,我实在是有些承受不起了。

  那时,我开始信奉了上帝。我几乎每次去崇文门的教堂做礼拜时,我都会跪伏在耶稣基督的圣像前,在心里面默默祈祷着,主啊!不要让我重新走回黑暗,不要让我的萧文,让萧文的父母和我的爹娘受到不应有的伤害 。
  可上帝怜悯我一时,但是最终他还是让我回到现实中来,让我彻底去偿还我对雅男那一生的情债。
  日期:2018-05-03 09:34:17
  47
  几场初秋的阵雨过后,笼罩着北京城一夏天的闷热暑气开始散去,天高云淡,气候变得凉爽宜人起来。我和萧文之间的情感,也象那一天天日渐成熟的果实,开始沉甸甸地挂在了我们彼此的心头。但是,就像那由绿变黄开始随着阵阵微风凋零的秋叶,也会有几分伤感,间或飘落在我们的心湖,荡起片片隐隐凄楚的涟漪。
  快乐并痛苦着。这就是我和萧文在一起的日子。
  当时,萧文在我生命中的出现,有如茫茫大海上一座突现的岛屿,她让在灵与肉的惊涛骇浪中苦苦挣扎几乎看不到生命彼岸的我,不但得救,还带给了我生活新的希望和曙光。所以,在我的心中,除了爱,无形中又增添了一份对萧文不尽的感激之情。
  那时候,我不用坐班,时间比较自由。只要不是去外地,我几乎是每天都会在萧文傍晚下班前准时赶到她医院的大门口接她。时间长了,萧文的同事们都不再把我称为萧文的未婚夫,而是叫我萧文的司机。只要我的车子一到,那几个早已经和我混得熟熟的门卫,就会抄起电话通知萧文说:你的司机来啦。
  如果轮到萧文值夜班,到了半夜,我就会去他们医院附近的一家四星级酒店的昼夜餐厅,打上一份热腾腾的萧文最喜欢吃的鲜虾云吞面,或者剔骨鱼菜粥,榴莲酥等给她送去。这点小事儿,竟然让萧文科室的同事们羡慕的不得了。特别是那几个有了男朋友或者结了婚的女护士和女医生,她们常常是当着我和萧文的面一边夸我,一边互相抱怨各自的那位是死人木头疙瘩一个,甭说来接下班和送夜宵了,就连问候的电话也很少打一个。瞧着她们那副委委屈屈幽幽怨怨的神情,我和萧文仿佛是两个做错了事儿的孩子,只好相互偷笑默视无言。

  情感上有了归宿的萧文,并没有沉溺于男欢女爱卿卿我我的终日缠绵之中。她很快就有考取了北大医学院的硕士博士连读。

  有一天下班后我过来接萧文,想和她一起回什刹海她父母家吃完饭,可上车后,萧文她对我说:梭子,我们今晚不回什刹海了,我想单独和你在一起,我有事要和你商量商量,我们俩就在外面吃,行吗?
  什么事呀?文文。能先透露一下吗?
  我忍不住问道。
  我们医院想派我去美国哈弗医学院进修一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同意我去?
  萧文幽幽地说道。
  坐落在美国波斯顿的哈佛医学院,是全世界排名第一的最高医学圣地。能去这里学习深造,是千万个医务工作者一生的梦想。这样天大的好事,我怎么会不支持不同意呢!
  我伸出双手一下子抱住萧文的小脸蛋儿,一边狂吻,一边兴奋地说道:太好了!文文。我怎么会不同意啊!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坚决支持老婆的学习深造。不就是一年吗?我在北京陪你爸你妈,乖乖地等你。

  见我高兴的样子,萧文就拿起我的手机给她母亲挂了电话,告诉说晚上和我不回去吃饭了。然后我们俩下了车,步行来到萧文医院隔壁的王府酒店,也就是现在更名叫王府半岛酒店,我们要好好地庆祝一下。
  记得那天晚上在酒店的西餐厅坐下后,我们俩点了二份海鲜意面、一份焗波斯顿大龙虾、一份蔬菜沙拉和一瓶德国进口的雷司令白葡萄酒,另外,好像是还点了份开胃的小菜和一瓶法国香槟酒。
  心花怒放的萧文,整个晚上都是笑盈盈的,喝了葡萄酒之后的她,面颊绯红,眼神迷离,看上去更加的楚楚动人。那天晚上我俩破例,既没有回我阜外大街的小家,也没有回什刹海她父母家,而是拿着我们俩的结婚证和身份证,花了上千块大洋,在王府饭店开了一个行政套房,度过了一个令我终生难忘的虎啸莺啼的夜晚 。
  日期:2018-05-04 04:11:14
  48
  中秋节前一周,萧文赴美进修的手续办好了。萧文的机票是订在中秋节过后的第二天。她想在国内过完中秋节再走。临上飞机的前一天傍晚,我和萧文还有萧文的父母,我们一家四口人在什刹海家附近的一粤菜馆吃过晚餐,萧文的母亲就对我说:梭子啊,今晚不要回阜成门那边住了,就在什刹海这边吧,文文明天就要上飞机了,今晚多陪陪她。我跟你爸我们俩先头喽往家走,回去看电视,就不管你们俩了。

  萧文挎着我的胳膊,站在那里目送两个老人走远消失在华灯初上的暮色中之后,侧过脸对我说:看看,你丈母娘老丈人多好,多明白事儿。不但今晚破例留你在家里住,还给我们俩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够意思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