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24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和萧文父亲商量后,他同意我的意见,他说:我们萧家就这一个宝贝女儿,总得 要体体面面地嫁出去。
  那天,我新闻界的哥们儿姐们儿几乎都来了,还有北京官场上和企业界我采访中结交下来一些朋友。萧文医院的领导和同事,萧文父母的亲戚朋友同事也都来了。我社里的头儿,亲自带着我们国内部当时在京的全票人马也来为我捧场。那天最让我感动地是,已经结婚有了五个月身孕的冯兰也特意坐飞机从广州赶回来向我和萧文祝贺。
  冯兰和萧文曾见过面,那是我有病住院冯兰来看我的时候。当我从老家回来没几天打电话告诉冯兰我要和萧文订婚的消息时,冯兰大吃一惊。她没有想到一直只是和女人玩玩的我,这次竟然来真的了,而且还是和认识只有短短不到半年时间的萧文。
  我和萧文坦白过自己和冯兰的一段情史,但她后来还是和冯兰成为了好朋友好闺蜜。冯兰调回北京后,有点大病小情的,也常往萧文那里跑。
  那天,当着所有到场的同事亲属朋友的面,我和萧文交换了订婚戒子并当众接吻。
  那一瞬间,我看到坐在下面不远的冯兰颓然地低下了头,在用纸巾擦着泪水。我知道那泪水不单单是为她自己,也是为她的好朋友,那正在异国他乡受苦受难的雅男。

  因为我父母没有赶来,我的头儿就代表我的父母简短地说了几句。萧文的父亲也高高举起酒杯,对着十来桌百十来号人高兴地说:我们萧家从今天起,不但有了个好姑爷,也有了个好儿子!来,让我们大家为这对儿年轻人的幸福未来干杯!
  写到这里,我内心真的是羞愧难当,痛苦万分。因为我后来为了雅男母子,竟然辜负了萧文父亲当时的这两句肺腑之言。
  日期:2018-05-02 15:18:45
  45
  此时此刻,窗外正下着一场漫天豪雨。我多么希望这场雨水,也能冲刷掉我心中多年的郁闷沉积、痛苦往事和所有不快的回忆。我多么希望自己的生命也能在这万物复苏的时节重新来过。如果那样,我不求自己是朵芳香四溢的花,招蜂惹蝶,我只想做一棵默默无闻的小草,安享残生。
  人生在世,难过百年。富贵荣华也好,贫困卑微也罢,都会转眼成空。但是,能让一个人死不瞑目咽不下最后一口气的,往往就是一个怎么也了不断怎么也割舍不下的情。

  古今中外,曾有过多少豪男柔女,上演了一场场挚爱真情,一幕幕悲欢离合,令后人感慨不已,泪流千年。
  真爱,是一种牵挂,一种扯肝扯胆的牵挂,是一种心痛,一种刻骨铭心的心痛,它无边无岸,它不休不眠。你可以逃避一刻,麻木一时,但是只要你还有一点点人的良知,终将还会被这种痛唤醒。
  和萧文订婚时正是夏天。我和萧文商定,再给我半年的时间,找到找不到雅男母子,年底我俩都正式结婚,走个形式,以满足我们双方老人的心愿。
  其实,在那天订婚的仪式上,我就当众改口叫萧文的父母为爸爸妈妈了。当时把两位老人乐的拢不上嘴儿。萧文的父亲更爽,也不称我小卢了,干脆就叫我儿子。有时候他叫的太亲了,连萧文听了都有点吃醋。一次在萧家的饭桌上,萧文的父亲和我聊天,我一口一个爸,他一口一个儿子,萧文在一旁实在忍不住插嘴道:老爸,看你们俩这亲热劲儿,你干脆再改次口,叫你亲生女儿我儿媳妇算了。萧文的父亲母亲和我听后,我们互相看了看,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我和萧文俩订婚后不久就办理了结婚登记,但是,没有举行正式的婚礼前,萧文她还是不好意思当着她父母的面和我晚上睡在一起,夜不归家。我俩只能是时不常地下班后匆匆在我自己的小家里享受短暂的鱼**欢。可每次无论多晚多累,无论我们彼此之间有多么的依依不舍,我都咬着牙坚持开车把萧文她送回什刹海的家。
  萧文自从成了我的女人后,很快就象一块被打磨抛光过的宝玉,晶莹剔透,光鲜亮丽。她开始变得越来越迷人了。我和她走在大街上,不光是男人,连女人也会忍不住回头多看她几眼。萧文她虽然有些美滋滋飘飘然,但私下里,她对我也更加体贴入微关怀备至。
  那时候,我的家里面还没有安装空调,北京七八月份的天儿,闷热的不得了。每次我外出采访回来,总会发现冰箱里面放着萧文特意为我提前煮好的绿豆汤或银耳桂圆莲子羹什么的。晚上,有时候我在书房里伏案赶稿子,只要她在,她常常会蹑手蹑脚地进来,用湿毛巾为我擦去脸上和光着的后背前胸上的汗水。我的衣服,除了短裤和袜子外,原来都是送到洗衣店里去洗。从打萧文跟了我之后,这笔开销就省了下来。每次换下来的衣服,包括短裤和袜子,她都给我洗好熨好,叠放整齐,放在衣柜里。家里也被她收拾得一尘不染。她用一个女人的全部柔情,把我的生活料理的舒舒服服井井有条。要知道,她在家里可是个很少做家务的女孩。从萧文的身上,我再次感受到,爱,真是能够改变人生。

  那阵子,对我而言,除了偶尔想起雅男母子时这唯一的痛楚之外,几乎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最幸福最惬意的时光。不再和女人们鬼混不再三天两头醉酒的我,开始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工作上。那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是我作为记者职业生涯中最巅峰的日子。我勤奋不已,写了很多今天读来依然令我荡气回肠的好稿子,一再受到头儿和同事们的夸奖和数不清的读者来信的赞许。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后面一定有个好女人,此话一点都不假。那时候,萧文就是我人生的港湾,我人生的加油站,我人生的一片芳草地。她用挚爱为我营造了一个无数的男人都梦想得到的人间天堂。

  日期:2018-05-02 19:47:51
  今天下午,我决定在继续发布《我的前半生》同时,再发布另外两部长篇小说《女人四十》和《再婚》,并将在近日再推出另外一部长篇小说《静静的巴拉河》。四路齐发,天呐!难道我疯了吗?呵呵。
  日期:2018-05-03 07:18:49
  46

  对萧文的挚爱,我也给予了真情回报。
  我彻底断绝了和其他一切女人的来往,几乎滴酒不沾。只要在京不外出采访,我工作之余的绝大部分时间都会陪她。我们会时常去北京音乐厅欣赏一些国外著名交响乐团的演奏,去首都体育馆听听比如崔建、韦唯、刘欢、毛阿敏、田震、那英这些当年刚刚窜红没多久的流行歌手们的倾情叫喊。我们也会去游游泳,溜溜冰。周末,我俩除了去那个年代北京最好的西餐厅莫斯科餐厅和马克西姆餐厅吃顿大餐外,更多的时候,是去当时的西四隆福大厦或东皇城根小吃夜市一条街,亲亲热热你推我让地喝碗酸豆汁,吃点灌肠、驴打滚、炒肝儿、卤煮火烧等几种小吃,顺便再给我们自己互相买几件可心的衣物或者小饰物小礼品。

  记得那年北京的八月,格外的炎热。我们通讯社就破例安排大家去南戴河疗养院轮流休假,为期二周。正好赶上萧文也有半个来月的假期。于是我们俩就开车去了南戴河,和早就在南戴河萧文父亲房地产公司疗养院休假的萧文父母会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