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21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开始对自己的这种新的生活越来越有信心。我的变化,也令萧文终日喜笑颜开。 特别是萧文的父母,更是高兴的不得了。每次去她们家里,待我跟亲生的儿子一样。对我那个好,简直让我受不了。我也没拿自己当外人,因为有车方便,每次去什刹海,后备箱里鸡鸭鱼肉米面油的没少买。有时候赶上社里分的东北五常大米,内蒙古的黑头羊、新疆的哈密瓜,海南的文昌鸡、舟山岛的带鱼,大连的螃蟹皮皮虾,我也都统统直接扛到什刹海萧文家里。至于打扫院子,给石榴树和花花草草浇水施肥,冲刷厕所之类的活儿,更是随手的小事一桩。

  有一次周日,我正在给萧文家四合院外面的有些斑驳的大门涂油漆,周围的一位邻居胖大妈看见了,便问站在一旁的萧文母亲我是从哪里请来的油漆工,夸我手艺真不错,说干完了能不能也给她们家的大门也刷刷。萧文母亲一脸的洋洋得意,对着那位胖大妈说:我们家的这个油漆工,你可请不起!
  那位胖大妈不服,回道:老姐姐,别门缝儿里瞧人,你家能请得起,我家为啥请不起?

  萧文的母亲更得意了。她清了清嗓子,对着那位邻居胖大妈大声地说道:实话跟你说吧,妹子,这可是我们萧家未来的姑爷女婿,咱们北京一家大新闻单位出了名的大记者。早间新闻经常播他写的稿子。
  哎呀我的妈呀!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们家是请不起。因为我们家是两个臭小蛋子,没有文文那样如花似玉的女儿呀!
  那位胖大妈听到萧文母亲这样说,赶紧笑嘻嘻地给自己找台阶下。
  日期:2018-05-01 21:55:37

  40
  不过,就像一个吸丨毒丨者瘾君子一样,马上完完全全把丨毒丨品戒掉,他肯定一时会难以适应。女人对我来说,虽然不象丨毒丨品那么凶,但是,戒了酒之后身体状况越来越好的我,一个月下来不碰女人的身体,不给自己换机油,我还是感觉到浑身上下有股子说不出来的难忍难耐。有时候大白天的上班时间下面就会莫名其妙地支起个小帐篷,搞得我根本不敢站起来,只能强忍着坐在那里,等下面安静下来。这种情况特别是到了晚上更加严重。那种想**的冲动常常会把我从梦里折腾醒。有几次,深更半夜,我感觉自己的下面就要爆炸了,有几次我实在忍不住,竟然拿起电话,拨打记忆中我过去女人的号码,可是在最后要拨出的一刹那,我的理智还是战胜了自己,毅然决然地把电话挂断了。我告诉自己不能走老路,不能再回到过去的生活中去。还有一次,我几次用冷水猛淋自己都无法冷却下来,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我只好驾车,去北京到天津的高速公路上狂奔,发泄自己的欲火。

  更要命的是,有一次周末我去公主坟那边海军大院游泳馆游泳,竟然在那里碰见了罗兰,一个比我大六岁的北京老情人,一个外国语学院的法语老师。她是我得知雅男去了法国后想学法语,特意去外国语学院旁听她的法语课时跟她勾搭成奸的。所以说勾搭成奸,是因为她是个有夫之妇。她的老公常年驻外。
  不愧是教授世界上最优雅最浪漫的语言法语的,罗兰在**方面也十分的开放浪漫,几次到她家里和她约会,**的时候,她总是要先调暗灯光,点上烛台,播放起轻柔的音乐,然后她穿着真丝吊带短裙,露着大丨乳丨沟,喷着法国的香奈儿香水,从洗手间里一扭一扭地走出来,双目生辉,简直是要把我的魂儿给勾出。到了床上,她的功夫更是了得!吹、吸、吮、舔,样样精通,能上能下,莺歌燕舞,每次都把我折腾个半死,几乎精尽人亡,她才肯罢休。

  那天在游泳馆遇见她时,她戴着防水眼镜和泳帽,在泳池里正游得欢,我根本没有认出来。我在池边做好准备活动,正要下水的时候,她从水里上来了。高挑丰满的身子,穿着那个年代非常少见,只有在进口外国大片里才会看到的比基尼三点式,非常的性感和洋气,她出水的那一刹那,整个游泳馆里,上至七十多岁的老将军,下至十来岁的小童蛋子,几乎所以男性的目光都齐刷刷地从不同的角度投向了她的身上。面对如此引入瞩目的尤物,我也开始犯贱,侧身回头多看了她一眼。就是我的这一回身,正好和摘掉防水眼镜和泳帽,在擦拭头发的她四目相对。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和她打招呼,她就一脸嗔怒地向我走了过来。

  哎呦喂我的大记者帅哥儿,怎么换了电话也不知一声啊!害得姐我到处找你。怎么着,是不想搭理姐姐我了是吗?
  呦!是罗兰姐啊,这么巧啊!没想到你也来这里游泳。那什么,电话号码是通讯社里安排统一给换的,没多久,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
  我故作镇定地胡说道。

  好吧,姐就信你这一次。说吧,这么多天没有跟姐联系,害得姐姐我整夜睡不着,脸上都有皱纹了,这回今晚你说你怎么补偿我吧?
  罗兰一边伸手摸着我黑乎乎的胸毛,一边眯着眼睛,色色地对我说。
  我完全明白她的意思,无非是想让我今晚和她回家,共度良宵,挥汗如雨,虎啸莺啼,鏖战几番。这要是以前,撞到我炮口上的如此多娇的女人,我绝对不会放过,肯定坚决镇压掉!可我现在不能了。我答应过萧文,我的承诺绝不可以如同发屁,转眼落空。
  我轻轻地把罗兰的手从我的胸前拿开,然后对她说道:罗姐,实在不好意思啊!我今晚不能陪你了,不,恐怕以后也不能陪你了,因为我有未婚妻了。
  啊?!不见你这才那么几天啊,就连未婚妻都有了呀!难怪换电话号码了,理解,理解。姐祝你幸福!好了,刚才本来还想一会儿和你池中戏水,做一次鸳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好吧,我也不打扰你了,再见!我撤了。
  罗兰说完,没等我回话,就披着浴巾,扭身向女更衣室走去。没走几步的她,突然停了下来,我以为她要回头再和我说点什么,结果她根本没有回头,而是扬起手臂,向我竖起了一个中指,随后便扭扭哒哒地扬长而去。

  尽管我拒绝了罗兰的盛情,但那天从下午到晚上,我的情绪一直都是很糟。晚上和萧文在外面吃饭的时候,细心的萧文看出来了我情绪的不稳定。她虽然还是个处丨女丨,但是毕竟是学医的,她了解我情绪烦躁的原因。吃完晚饭,我开车送她回什刹海家的路上,她突然充满爱怜地摸着我发烫的脸对我说:卢梭,去你家吧,我们今晚在一起吧。我知道你这阵子为我太难熬了。反正我早早晚晚也是你的人。

  我苦笑了一下,拿起萧文抚摸着我脸的手,亲吻了一下说:文文,我没事儿,你不用多想。在我们正式订婚前,我不会碰你,我要对你负责。
  萧文眼泪汪汪地望着我说:我们还要等多久?我真的怕你受不了,你毕竟是曾有过体验的人。
  我和萧文说:再给我半年的时间,让我打听到雅男她们母子的下落后,我们再订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