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20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一天,我去北京西山宾馆采访一个全国大中型房地产开发企业行业发展研讨会,碰见了也来参加会议的萧文父亲。散会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和我坐到了一起。
  他问我:小卢,最近怎么没来我家啊?
  我解释说:萧伯父,最近常出差,工作上忙一些。
  萧文的父亲看了看我:不是吧?是不是和萧文那丫头闹情绪啦?

  我微微一笑说:萧伯父,您误会了,其实,我和您女儿到目前为止还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我哪里会和她闹什么情绪。
  萧文的父亲一听,叹了口气说:咳!本来嘛,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们作为父母的不应该插手。有些话,我也不应该说。但是,我那个宝贝女儿从小到大,我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她这样委屈过。有时候下班回来,连晚饭也不和我们吃,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东厢房里哭个没完没了的。让我这个作父亲的心里很不是个滋味,有时候搞的连她母亲也陪着她掉眼泪。看样子她这个丫头是真的喜欢上你了。

  听了这番话,我的心里很难受。那种和当年喜欢上雅男却又没有办法接受她的爱时的相似的痛苦,开始隐隐又涌上心头。
  我和萧文的父亲说:我过去的经历您女儿还不完全知道,我有过很大的情感波折。别看我现在事业上蛮顺的,但是,真正结婚成家,我未必能成为像您这样的好丈夫。
  萧文的父亲说:那天晚上你从我家走后,我老伴儿和我说起你时,就讲到过你这个小伙子看上去心思很重,感觉你心里头有什么疙瘩没解开。作为过来人,我要说一句,不管你以前怎么样,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人,总要往前看,人总要面对现实,面对生活。更何况你还这样年轻有为。

  那天临分手时,萧文的父亲最后和我说:不管你和我女儿以后的关系发展怎么样,我都会交你这个年轻的朋友。找个机会儿,和我女儿文文见个面,聊聊,把有些心里的话挑明了,或许对你对她都好些。
  我听了萧文父亲的话。两天后,参加完萧文父亲他们的那个行业发展研讨会,我就打电话给萧文,约她晚上出来一起坐坐。电话的那头,萧文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日期:2018-05-01 16:46:39
  38
  四月的北京什刹海公园,杨柳低垂,玉兰花、迎春花竞相开放。吃过晚饭出来纳凉散步的人们,三三两两,熙熙攘攘。让本来就春意正浓的园子,显得更加生机盎然。
  我和萧文选在她家附近什刹海公园里的一个西餐厅见的面。
  只有短短一个来月没有见面,我发现萧文消瘦了许多。她那张本来就很白嫩娇小的脸蛋儿,看上去又多了几分苍白。我们俩刚刚坐下来,我还没有开口讲话,就看见萧文紧咬着嘴唇,一双大眼睛,泪水在里面直打转儿。这让我的心中瞬间就充满了不尽的爱怜和悔恨。我握住萧文冰凉纤细如葱的手,低声地对她说:文文,对不起,这阵子让你受委屈了。
  我话刚一说完,萧文就再也忍不住,不顾旁边邻桌的几个客人侧脸看她,就一头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埋头哭泣起来。

  我起身一边抚摸着她因哭泣而在不停抽动的肩膀,一边默默地递给她纸巾,让她擦拭泪水。就这样,大约过了五六分钟,萧文才恢复了平静。
  那天晚上,我们俩虽然要了好几道菜,但是几乎都没有怎么吃。我一咬牙一狠心,把自己从十七岁那年开始的全部经历,都一股脑地讲给了萧文,包括当时我和北京以及外地的一些女人那些乱七八糟的故事。
  我所以这样做,是想让萧文彻底绝望,让她自己因为我的堕落和放荡而自动走开,以免她受到真正的更大的伤害。可是,我又想错了。那天整个晚上都没怎么讲话的萧文,当我步行把她送到她家的大门口时,临分手前,她竟然一下子趴到我的肩膀上又哭出声来。死心眼儿的她,一边哭着一边和我说:卢梭,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爱你,你的过去的一切我都不在乎,只要你能以后真心对我好。

  听了萧文的话,我百感丛生。当初雅男爱我喜欢我,是因为纯真的她也把我看成了一个纯情的男生。现在,萧文明明知道了我过去的全部,却还能依然说出来爱我喜欢我,可见她对我已经是一往情深,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我感动地双手捧起萧文的脸儿,在她的额头上动情地吻了一下,然后对她说: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们两个人的事儿,你再好好考虑,不要急于作决定。同时,你也给我一段时间,好让我和过去的所有的女人斩断联系,让我从那过去糜烂的生活里走出来,好吗?
  嗯。
  听了我这样说,萧文哼了一声,阴郁了一晚上的俏脸儿,终于露出笑容,虽然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珠。
  萧文用钥匙打开大门后,她又回身在我的脸上飞吻了一下,和我道了声晚安,便闪进大门里。大门关上许久,我还呆呆傻傻地站在那里,迟迟没有走开。
  第二天一早,我刚刚进办公室,就接到了萧文父亲的电话。电话里萧文的父亲高兴地对我说:小卢啊,谢谢你啦,今早儿起来,我女儿终于又和我们有说有笑的了,你让我们老两口去了块心病。谢谢你啦。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喝酒,就咱们爷俩,不要旁人,喝个痛快。
  我说:萧伯父,不用,等我这几天忙过,找个晚上我请您。
  好!一言为定!哈哈哈哈……

  电话里传来了我未来老岳父爽朗的笑声。
  日期:2018-05-01 20:21:25
  39
  某种意义上讲,萧文是我的恩人。正是她的爱,开始让我从醉生梦死中醒来,让我真正开始摆脱过去的那种糜烂的生活,让我重新像一个真正的人那样,开始过正常的日子。她不仅仅帮助我戒掉了酒,戒掉了烟,也戒掉了数不清的蚕食我肉体和灵魂的女人。她等于是把我从泥潭中拉了上来。我对她的这份感激之情,永远都不会从我的心中消失。如果说我的情感,对雅男是终生不变的爱,那么,对萧文而言,除了爱之外,还有一生一世的感激和敬意。

  实际上从那次病倒住院开始,我就开始对自己的放荡生活有些厌倦了。从西藏回来后我内心的这种感受就更加强烈。但是让我真正下决心告别这往死了祸害糟蹋自己的日子,就是从我答应萧文的那天晚上开始。
  第二天一上班,我就托人把我的呼机、手机、家里的电话统统换了新的号码,虽然我办公室的电话很少有女人知道,但是我还是和我的同事打过招呼,告诉他们,如果有女人的电话找我,除了萧文和冯兰这两个名字外,其余的一律都说我不在。我开始和那些三天两头想和我上床的女人们彻底挥刀两断了。
  雪茄,出院后就很少抽过,酒我也差不多彻底戒了。在北京或出差去外地采访,有时酒桌上被逼急了,我就把住院时的胃炎化验单拿出来给桌上的主人们看,作为我拒酒的挡箭牌。
  那段日子,我平时晚上下班后除了和萧文见面或者偶尔哥们儿之间的应酬以及被采访单位的招待外,我很少出门。一个人呆在家里,我读读英语和法文,翻翻新书,整理整理采访资料。到了周末,如果萧文值班,我就会去海军大院的泳游馆去游泳。有时候,我也会买些菜,按着中华食谱大全,在家里鼓捣出几样小菜等萧文下班过来一起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