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18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话的那头,萧文愉快地答应了。

  晚上,当萧文来到我们约好的饭店,一进餐厅,看见我们三个和尚两个尼姑正坐在那里等她,她笑弯了腰。餐桌上,我们几个记者轮流给她讲述我们这次西藏行的见闻,把萧文听得眼睛大大的。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想起什么,起身从手提包里拿出来一个大本子交给了我。我打开一看,哇!竟然是我这一个月来全部采访日记随笔的报纸剪贴。我的那几个同行看了,羡慕得不得了。他们一块起哄非让我亲一口萧文不可。我看了看萧文,萧文看了看大家,最后她红着脸说:好吧,但是只能亲脸儿。

  她话音刚落,我早已经飞身在她白嫩细腻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等萧文反应过来,我已经回身落座了。
  日期:2018-04-30 21:53:23
  33
  那天和我们几个从西藏采访回来的记者聚餐要结束时,萧文小声地问我第二天完晚上有没有什么安排。我说没有。萧文说要请我到她家里做客吃晚饭。
  我笑着说:干嘛?你家里人要相姑爷呀?

  萧文笑着用脚在桌子下面踢了我一下:去你的!你倒想得美。只不过是我老爸想见见你。你没出院时我不就和你提过嘛。
  看见我有些迟疑,萧文说:你怕啥?我家里人不会吃了你。
  我嘿嘿一笑说:那我也怕。我虽然和很多省长部长市长同桌喝过酒,但是我还没有和岳父大人同桌吃过饭。
  我的话,让萧文心里美滋滋的,小脸儿更红了。
  就这样,第二天晚上,我按约踏进了萧家的大门。也就是从那天晚上起,我从此便和萧家结下了我这一生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姻缘。
  当记者这几年,上至国家正国级官员,下到普通平民百姓,大大小小的人物我接触过不少,所以,去萧家见萧文的父亲,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总,我并不发怵。但我还是多少有些顾虑。原因是我不想让萧家误会,认为我已经和萧文谈上恋爱处上对象了。说实话,在没有雅男她们母子的任何消息之前,我是不会考虑自己的婚姻的。更何况多年的放荡不羁,我早已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还不太想把只有二十五岁的自己,过早地和一个女人固定捆绑在一起。不过我一想到住院期间萧文对自己的那份关心,还是不忍心拒绝。这也是我为人最大的弱点。我不能受人家的好处,哪怕一点点,就开始心里不安,总是变着法儿地想去回报。所以,第二天傍晚一下班,我还是按着说好的时间,硬着头皮,早早地来到了萧家。

  三月初傍晚的北京,春风拂面,杨柳依依。落日的余晖,把西边蔚蓝天空中的云彩映照得一片火红。
  萧家住在北京什刹海后面一座保护完好青砖青瓦的四合院里。曾两次送萧文回家,路我比较熟悉。等我刚刚把车停好,人还没有来得及下车,听到汽车声音的萧文就打开大门迎了出来。她今天下午特意请假早回来了。
  我没有带什么特殊的礼物,知道萧文的父亲也爱喝几杯,我就从车里拿出来两瓶茅台和一袋冬虫夏草交给了萧文。酒是两年前我去贵州茅台酒厂采访时带回来的,酒龄均在三十年以上,一直没舍得喝。冬虫夏草是我这次去西藏采访带回来的。

  萧文看上去特别的兴奋,接过东西竟忘了说谢谢,只是羞答答地和我扮了个鬼脸儿,就领我进了大门。
  跨过萧家那高高的门槛儿,迎门是个雕刻着龙凤图案的青石屏风。绕过屏风,是 一个宽宽敞敞清清爽爽的大院儿。两棵看上去有几十年树龄的石榴,紧挨着东西厢房分列左右。每棵石榴树下,都一个汉白玉的石桌和四个石墩儿。
  我们直接来到了正房。还没到门口,萧文就喊道:老爸,你的朋友我给你请来了。
  日期:2018-04-30 21:56:02

  34
  在我和萧文父亲说话的时候,我留意到萧文的母亲含笑和萧文使了的眼神儿,那意思好像是在夸她的女儿眼力不错,还行。我心里不由地暗暗发笑。敢情萧家真的把我当成他们的未来姑爷了。
  我被让进了客厅。没有想到,从大门外面看上去很旧的这座老四合院,里面的内装修竟然很现代。德国进口的橡木地板铺地,枣红色真皮沙发,立式空调,墙上挂着几幅水墨山川,几件明清时古董条案官帽椅等家具,把整个客厅装点的古香古色。
  老爸,这是卢梭带给你和老妈的。
  萧文说着,把那两瓶茅台酒和冬虫夏草放在了茶几上。
  萧文的父亲说:小卢,我只是请你来家里随便坐坐,吃顿便饭聊聊天,你也太客气啦。

  我笑着说:伯父,没什么。这酒是我去年从贵州茅台酒厂采访时带回来的多年陈酿,知道您喜欢喝酒,就带给您品尝了。冬虫夏草是我这次从西藏带回来的,给你和伯母补补身子。
  萧文父亲一听,就探身拿起一瓶,看了看:哦,难得的好酒,单看这瓷瓶,这两瓶酒起码也要在三十年以上啦。好!今晚咱们爷俩儿就喝个痛快。
  一直站在一边的萧文,听她父亲说晚上要和我痛饮,马上急了:老爸,卢梭已经戒酒了,你不要再带坏他。再说他胃病刚刚好没多久,今晚又开车来的。
  萧文父亲哈哈大笑起来。
  他对萧文说:文文呀文文,你啥时候对老爸我也这样关心过?
  老爸,你可别冤枉人啊,我对你好的时候你都忘啦?你去年住院那会儿谁天天陪在你身边呀?卢梭他可是刚刚出院没多久,他也曾是我的病人,所以我才这样说。
  萧文脸红红地说道。
  好好好,你别急嘛。你带小卢先随便参观参观,我去厨房看看你妈饭菜儿准备好了没有。小卢,你随意啊。
  萧文的父亲说完,向我笑了笑,就起身出了客厅。萧文带着我,把她家简单地看了看。
  正房,除了我刚刚坐过的客厅外,还有一间卧室和书房左右相连。这是她父母住的。萧文自己住的东厢房,也是个客厅一左一右相连一间卧室和一间书房,只不过面积比她父母的正房小了点。西厢房,是餐厅、厨房和储藏室。
  那天晚上,席间,萧文的父亲和我谈房改,谈开发商品房,谈城市规划建设,谈旧城的维护与改造,谈古建筑保护,滔滔不绝,兴致很高。
  萧文的母亲知道我是西北人,喜欢面食,所以,特意给我做了一份地道的老北京炸酱面。席间,她一边不住地给我夹菜,一边偶尔非常亲切自然地问我几句个人和家里的情况,我都一一如实回答。萧文本人,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含情脉脉地不时望着我。早就不知道什么是羞愧的我,当着她父母的面,竟然被她看得有些神情慌乱起来。
  一是因为开车,二是有萧文在一旁盯着,整个晚饭我只陪萧文父亲喝了三小杯我带来的芳香四溢的茅台。萧家给我的感觉不错,是一个很和谐温暖家风很正的家庭。这种其乐融融家的感觉,甚至开始让我有点动摇,我开始想象起假如真的和萧文结婚后小家小日子的生活。

  可是,一想到我那生死不知冷暖不晓的雅男母子俩,我的心很快就又硬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