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16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们来过电话了,说要过来陪我,但我嫌烦,想一个人清净清净,没有让她们来。这不,电话线都让我拔了。我回道。
  煮熟的鸭子,你就嘴硬吧!萧文揶揄道。

  萧文和我聊了一会儿后,突然想起什么,她从提包里面拿出一本书。我一看,乐了。是我写的那本厚厚的《论中国当代城市病》。
  萧文问我:这本书真的是你写的?
  我点了点头。
  萧文开始弯腰大笑起来。
  我问她笑什么?

  萧文说:今晚我在我爸爸的书房里看到这本署着你名字的书时,我和我爸说你还是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我爸爸说啥也不相信。他说写这本书的人起码要在四十岁以上,而且有着多年的城市管理和建设经验。哎,你的作者介绍一栏里为啥只说你的毕业学校和是你们通讯社的记者,不提你的年龄和上你的照片啊?
  我一听,也乐了。我回答道:我的这部书,主要写给那些市长老爷们看的,如果他们打开书,还没怎么看内容,知道我是一个才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愣头青,肯定会把我的书丢进纸篓里,根本就不会去看了。
  哎,你爸爸做什么的?怎么会有我这本书?
  我好奇地问道。
  萧文说:我爸爸原来在北京市委工作,最近刚刚调到一家房地产公司做老总。
  萧文告诉我说:我爸爸把你的这部书看完了,还做了很厚的读书笔记,直夸你写得好,见解深刻。他说,改革开放可以摸着石头过河,但城市建设不可以,否则会带来极大的浪费和隐患,会影响到我国今后的经济发展。你的书,等于提前给他们这些城市建设的管理者们敲响了警钟。他让我转告你,想等你病好出院请你吃顿饭,要见识见识你这个大记者。
  我愉快地答应了。
  那天晚上,我们一边看春节联欢晚会一边聊天。萧文她一直陪我到凌晨一点多才走。
  我在医院里足足住了一个月。
  病好出院的那天,北京的那十几个女人我谁也没有通知,只是让萧文给我叫了辆出租车,独自一个人回到了家里。我这样做,倒不是怕她们之间撞车,主要是我不想太张扬。
  跟我的那些女人,她们中的每个人在和我上床前,我都有言在先:和我在一起可以,但是别想着独吞,我不属于任何人,我有我的自由。不过,我的这句话,也打跑不少女人,有的甚至都已经开始宽衣解带了,最后还是下床走掉,并甩给我一句,臭流氓!也好,这叫做先打预防针儿,防患于未然。所以,我虽然女人很多,但是她们不吵不闹,就算有时候偶尔彼此撞上了,也都装傻,相安无事。

  日期:2018-04-30 08:31:51
  30
  开惯了车的人,天天开,烦,但是让他三天不开,他手就又痒。拿惯了笔的我,也一样,突然三十几天不写东西,心里头早已痒的要命。所以,回到家第二天一大早儿,我就到部里报到上班。当时正好北京新闻界组成了个采访团,要去西藏采访,报道西藏解放后几十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到办公室听说后,就找到头儿商量说我要去。
  头儿说:这次去西藏采访,时间长,任务重,还会有高原反应,我是考虑过派你这把快枪出场,可是你刚刚大病出院,我担心你的身体。
  我说:头儿,我身体没问题,已经彻底好了,一个多月没有拿笔,这次你就让我出去过过瘾吧。
  头儿看了看我,终于答应了。
  其实,想过笔头子瘾,是一方面,当时我主要想出去换换环境散散心。整天扎在女人堆儿里,醉酒当歌,说实话,我也开始感觉有点腻了。
  临走要去西藏的前一天,我给我的女人们逐个打了电话,一一惜别,告诉我要走一个来月去西藏采访,这期间可能没有办法联络。她们电话里只是抱怨惋惜这期间不能和我在一起,却没有一个想起来说我刚刚出院,身体能不能承受的住这次高原采访,也可能她们缺乏地理常识,根本不了解西藏。
  等打完所有的电话后,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萧文。我拿起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她的办公室。电话里,萧文听说我要去西藏采访一个月,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坚决不同意,她说我简直是在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高原反应会让我重新躺进医院。我说机票都已经出了,明天就走。萧文听后,沉默了片刻说:这样,晚间下班后,你来一趟我们医院,我给你准备些常用药带着路上备用。
  听到她的这句话后,一股暖流涌上了我的心头。在我认识接触的这么多的女人中,包括冯兰在内,除了雅男母女外,还没有一个女人在生活上这样关心过我。和萧文通完话撂下话筒的一瞬间,我猛然感这些年来,不是我在玩女人们,而是女人们一直在玩我。与其说她们爱我喜欢我,还不如具体明白地说是爱我喜欢我年轻力壮的身体,供她们一时床上享用,让她们得到在她们周围的男人身上难以得到的快感。

  一瞬间,我忽然感到一种深深的莫名的悲哀充满了自己的心。

  日期:2018-04-30 12:45:09
  31
  因为塞车,等我赶到萧文的医院大门口时,已经是接近傍晚六点了。远远地我就看见萧文站在大门口的路灯下张望着。我在她身边停下车,走出来,从她手里接过装着药品的纸带后,我问她晚间还有什么安排。她说没有。我就和她讲,晚间我要和几个明天一起去西藏采访的北京新闻界哥们儿姐们儿聚聚,能不能和我一起去。
  萧文迟疑了一下说:都是你的朋友我去恐怕不太合适吧。再说搞不好人家还会误会。

  我明知故问:误会什么?
  把我当成你的女朋友呗。
  萧文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笑着说:那就给他们个误会的机会吧。走,上车。

  说着,我就要给她开车门。
  萧文说:先别急,我跟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告诉他们我今晚和你出去吃饭,叫他们不用等我了。
  我说:你就用我的大哥大打吧。
  那时候,我刚刚买手机没有多久,是那种老式的,大的跟板砖似的,沉甸甸的。我先替萧文拨通,她用双手接过去和她母亲简单通完话,就钻进了我的车里。
  路上,我问萧文:为什么刚才一定要和你母亲点名道姓说和我一起去吃饭,怕被我拐跑了?

  她浅浅一笑说:不是。本来就是和你在一起嘛。再说,我除了医院里的那几个同事和大学的好同学,也的确没有别的朋友。
  她的回答似乎不止是解释我的问话,也好像在向我暗示着她还是名花未落,阁女待嫁。
  不过,虽然我开始对萧文产生了很强烈的好感,但是我还是告诉自己,别打她的主意,别招惹她。联想到我住院期间她那种近乎于不通情理的认真劲儿,我就知道她不是一个简单在一起玩玩就算了的主儿,更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些水性杨花、有奶就是娘的女人。
  那天晚宴上,我的那几个新闻界的哥们儿姐们儿看见我和萧文一起出现,都惊讶不已,倒不是为了萧文的美貌,主要是因为除了冯兰外我还从来就没有带别的女人在新闻圈子里出现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