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15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边品着茶,一边心里在不停地批评自己,看来上海这个地方我女人的基础工作还是没有打牢,发展的对象还是太少,远远不如北京那样可以随叫随到。
  就在我深刻反省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美丽异常的女人,正坐在不远的座位上望着我微笑。我礼貌性地朝她点了点头,没想到她就走了过来,径直坐在了我的对面。她不象一般的女人风尘女子那样浓妆艳抹,她只是略施淡粉,举手投足,非常的得体大方,看得出很有修养和品位。当她听出我的北方口音,知道我是一个人来上海出差,她就直截了当提出来要陪我过夜。
  我一惊,我没有想到一个如此年轻美貌举止端庄优雅的女子竟然是妓。
  我淡淡一笑,问她价格。
  她微笑着说:你们北方人大方,看着赏。

  那天晚上,上床前看她数钱的认真样子,我问她:你人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做这行。
  她说:大学刚刚毕业,找不到好工作,想出国去澳大利亚留学,所以要挣点学费。
  我不知道她的话是真是假,不过,那一晚,我的确为她的这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既出了力也出了钱。
  说实话,当时在床上,我没有感觉到她与那些曾和我上过床的良家妇女们有什么多大的不同。只不过是她的名字叫**,她们的名字叫情妇;她直截了当地说她需要钱,她们遮遮掩掩地说她们需要爱。
  时光飞逝,秋去冬来。我发现,老天虽然从我十七岁那年就开始不停地耍我,不停地折磨蹂躏我,但他并没有完全放弃我,有时候也偶尔心痛我一下。这不,看到我在女人堆里玩得太疯,玩得太累了,他就让我在那年春节前的十几天得场不大不小的病,躺进北京一家医院特护病房里休息休息。
  可能有人猜我是得性病了,不好意思,让您失望了。我得的是急性胃炎。不是**做的,是喝酒喝的。我虽然找过女人无数,但是,安全第一,快乐第二,我还是比较注意卫生。和第一次没有把握吃不太准的女人上床,我绝对都会给下面的小弟弟穿上一件小雨衣,把他护得严严的。

  不过,也正是这场病,让我的生活中又出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女人,所以重要,是因为她后来成为我的妻子。
  日期:2018-04-30 07:35:38
  28
  她叫萧文,刚刚从北京医学院毕业一年多。当时她是我的管床监护医生。
  开始,我对她的印象很不好,可以说是非常之不好。虽然她人长的高挑丰满,但是,那张漂亮的脸蛋儿,很冷。她经常会突然查房,把那些来看我的女人和哥们儿们带来的易拉罐啤酒,从冰箱或衣柜里的搜出来,然后当着我的面儿,在卫生间全部打开哗哗倒掉。我的雪茄,也被她多次从我的枕头下面翻出没收。我从小到大,还没有看见过这样冷酷无情的女人。住院的那一个多月,她断我的酒断我的烟,等于断我的粮草,就跟要了我的小命儿一样。我无数次次哀求她,全都没用。

  有一天,因为一件事情,我跟她急了。当时,探病的时间刚刚过一点,来看我朋友们都走了,只有一个从外地重庆特意赶到北京来看我的女人还依依不舍地和我腻歪,萧文她进来了。她对我的那个重庆女人说:抱歉,这位女士,探病的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我的病人需要休息了。
  我一听,当时火就上来了。
  我跟她说:萧医生,别不开面儿好不好。刚刚过不到十分钟。我可是来住院的,不是来蹲小号的。

  萧文也急了。她说:只要我还是你的管床监护医生,我就要对你负责。出了这个特护病房,你就是死,我也不会和你多说一句,多看你一眼。
  她噼里啪啦地说完一转身就走了。结果害得我那个重庆赶来的女人只好悻悻离去。
  我这个人吧,没心没肺,发完火儿,一会儿就忘到脑后,更甭说过夜了。第二天早上,我看见萧文来查房时一脸的冰霜,连个招呼也不和我打,我还感觉到很奇怪。
  我问萧文:萧医生,咋的啦?谁把你惹成这个样子?和你的病人连个招呼也不打。

  萧文白了我一眼说道:就你这副烂德行,懒得理你。好心当成驴肝肺。
  这时候我才想起昨天下午发生的事儿。我厚着脸皮说:萧医生,你还生我的气呐?昨天下午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昨天来看我的那位是我女朋友,所以我有点那啥了一点。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就多多包涵。
  我看见萧文的脸色开始慢慢缓过来了。这时已经出了房门的她,又回过头来丢给我一句:你住进来才几天,来看你的女人少说也有十几个,哪个你不说是你女朋友,我看你也太流氓了点。
  我没皮没脸地说:流氓?这叫本事。
  谁嫁给你准倒霉。
  萧文说完就走了。
  俗话说得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虽然烂的象一块阳光下面暴晒的臭肉,招惹来一群苍蝇,但是,偶尔也会吸引来几只小蜜蜂甚至色彩斑斓的花蝴蝶,萧文就是一个。后来她虽然照样倒我的酒,收我的烟,但是,态度好多了。有时候查完房还会多停留一会儿,站在床边和我聊上几句。
  有一天,她拿起我床头雅男和我儿子的照片问我:这是你妻子和你孩子?
  我说:儿子是我的,但她不是我的妻子,只是我的大学时候的初恋。
  她很漂亮,比来看过你的那些女人都漂亮。不过我怎么没有见过她来看你?萧文好奇地问。
  她在国外。我答道。
  哪个国家?萧文接着问我。
  我说:最早在美国,后来去了欧洲,我现在没有她们母子的下落,失联了。
  听我这样说,萧文就把照片放回原处。她叹了口气说道:你这个男人呀,简直不可救药啦。一方面为她们母子喝大酒喝出胃炎来,一方面又那么花,一堆的女人,我真的搞不明白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这叫醉生梦死。
  我苦笑了一下回答她。
  日期:2018-04-30 08:15:00
  29
  一晃,我住院快二个星期,马上就到除夕了。医院的病房区空空荡荡的,能提早出院的病人都出院了,赶回家过年。那时候,我虽然可以开始吃一点点流食,但还要每天输液,所以回不了家。在北京的几个女人曾提出要过来陪我,都被我拒绝了。大过年的,谁不想和家里人热热闹闹的,来陪我个病人算什么事儿。好在我的房间里有电视,我可以看春节联欢晚会,也不会太寂寞。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晚上十点多,萧文来了,还用保温筒带来了一罐冬虫夏草汤。我知道今晚她不当班。她放着年不和家里人过,特意跑过来陪我,我就算是再麻木不仁,也还是被她打动了。
  我对她说:大过年的,又不值班,跑来看我一个烂人干啥?
  可怜你呗。来之前我给护士小米打电话,她说你孤苦伶仃地一个人在看电视,特凄惨,我实在不落忍,怕你再偷偷溜出去买酒喝。哎,对了,你平时的那些女朋友们呢?怎么不过来陪你?
  萧文笑着并特意把们字说的很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