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14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是人生真正的痛苦?什么是人生最大的悲哀?什么是人生彻底的绝望?对我言,那就是明明知道我所爱的亲人在受苦,在受难,但是,天地悠悠,众生茫茫,我却不知道她们在哪里?我伸出的手,无法把她们搀扶,我挺起的身躯,无法为她们遮挡风寒。
  几个月折腾下来,我身心憔悴,人也瘦了许多。一天,我对这镜子刮脸时,猛然发现自己那满头的乌发间,竟然出现了许多的银丝。我又曾想到过死。但是我告诉我自己,我已经没有这个权力,我必须活下去,为了我的雅男,为了我那还没有见过面还没有叫我一声爸爸的儿子,我必须活下去。

  但是,生不如死的我,活下去,又是多么地艰难。
  几乎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晚上常常是一边望着手里雅男她们母子的照片,一边不停地喝酒,直到酩酊大醉。那阵子,我的烟也很凶,一般的纸烟已经让我感觉乏味,雪茄就是那个时候叼起来的。
  本来,冯兰若留在北京留在我身边,我或许还会活得好些,不会那样放纵。虽然我不爱她,但是她毕竟是我事业上的好搭档,她毕竟是唯一了解我痛苦的人。可她没有能力来承受这些,她也不应该承受这些。她的离去,等于在我内心的伤口上又撒了把 盐,让我更加堕落,更加糜烂。
  女人,就象烟就象酒,当时也成了我最好的麻丨醉丨剂。我需要和女人上床,我需要和女人**,似乎只有这样,我才能发泄出心中的痛苦。

  那阵子,我究竟找了多少女人,我已经记不清楚。有几个月,我发了疯似的,三天两头就换一个。每次外出采访,割草打兔子,很少有放空枪的时候。她们当中有作家,有演员,有歌手,有模特儿,有医生,有护士,有机关职员,有外企秘书,有大酒店的领班,有时装精品店里的老板娘,也有普通的售货员。她们当中有结了婚的,有定了婚的,有离了婚的,有刚刚交男朋友的,也有还没被男人碰过的。她们虽然有着不同的出身,不同的教育,不同的爱好,不同的脾气秉性,不同的床上叫声,但是,作为女人,她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容貌姣好,体态轻盈。不过,多年过去了,她们中很多人我现在已经完全想不起她们的名字,这真是她们的悲哀和不幸。

  日期:2018-04-29 21:53:07
  26
  除了这些偶尔偷情或者说被我勾引偶然失足的良家妇女外,我还嫖过**。

  也许有人要骂我有病,骂我疯了,骂我不知廉耻,连他妈的自己嫖娼都写。其实,乾隆爷这个大清帝国的真龙天子都嫖,我一个早已经没心没肺的天天醉生梦死的臭记者,偶尔嫖一次**又算得了什么?事业上稍微有一点点成功口袋里稍微有一点点嫖资的男人,在娼妓横流的今天,有几个没有嫖过?不然,中国何以如此娼盛?我不过是敢做敢说而已。所以,用不着对我大呼小叫。
  先讲第一次。
  有一阵子我没有去外地采访,晚上没有女人的时候,我常常一个人跑到北京建国门外中国大酒店的地下游泳馆去游泳。我是那儿的会员。游完泳上来,到楼上随便找间餐厅,吃顿晚餐。然后,就去地下室的国贸迪厅,独坐在吧台前,一边品着威士忌,一边享受着那震耳欲聋的摇滚轰鸣,我需要那种歇斯底里的气氛,只有这时候,我的心,才会好受些,才会透过气来。
  一个周末的晚上,我照旧坐在吧台前喝我的威士忌。两个小巧玲珑漂漂亮亮的女孩儿,一左一右坐在了我的旁边。她们每人只要了杯矿泉水加冰。我侧头分别看了她们眼。其中的一个女孩儿向我甜甜一笑,在隆隆的迪斯科舞曲中,凑到我的耳边说:先生,好多次都看见你一个人,要不要我们陪陪你?
  陪我?你们两个小高中生还太小了点。
  我不屑一顾地回答她。
  我俩都大二啦,还小啊?不信一会儿出去给你看我们的学生证。
  大学生?她的话让我产生了兴趣。
  我问道:怎么个陪法?陪我过夜?
  那个女孩说:也可以,看你给多少?
  我说:你想要多少?
  那个女孩看了眼另外一个文文静静的女孩说:一晚上八百。不过不去酒店,不安全。
  我说:好,我带你去我家,给你个整数一千,如果你真的不是高中生的话。那个女孩说:能不能带我的姐妹一起去,她还是处丨女丨,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就算你帮帮她啦。
  我看了一眼那个有些羞涩的女孩说:可以,没问题,只要你俩愿意。
  两个女孩几乎同时点了点头。
  我马上买单,包括她们俩的矿泉水。出了中国大酒店来到停车场,她们上了我的车后,我先让她们拿出自己的学生证给我看。一看之下,我差点没晕过去,竟然和雅男同校。我一下子就没电了,刚刚出来时想象着回到家里躺在床上一左一右搂着两个小美女的**欲火,悠地一下,就撤得无影无踪。我本想马上让她们下车走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我迟迟张不开嘴。她们让我想起了雅男,想起了我的大学生活,想起了那些曾和我说说笑笑的女生姐妹们。

  后来,我还是把她俩带回了家。但是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和她们上床。我们三个人只是在客厅里听听音乐聊了聊天。那天晚上,我没有想到,对到了手的女人历来是坚决镇压到底的我,竟然会突发慈悲,道貌岸然起来。我开导她俩说,以后不要再去中国大酒店那种地方啦,她俩还小,能考上这么好的名校,不容易,千万不要把自己前程毁了,如果那样也实在是太对不起她们的父母了。
  她俩被我假模假事儿说得直哭。她俩一口一个大哥哥,说她俩今晚遇见好人了。我们一直聊到凌晨四点多。我让她们俩去睡我的大床,我自己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着睡了几个小时。等我们醒来,已经接近中午。我带她俩出去吃了顿饭,然后开车把她们送到校。下车前,我给她们每个人一千五百块钱。她们开始不要,争执了半天,看见我有些生气了,她俩才哭着收下。其中一个说:大哥哥,你放心,我们一定好好学习,再也不去那个地方了。

  后来我又多次去那个国贸迪厅,直到那儿被查封,我的确没有再看到她俩的身影。
  日期:2018-04-29 22:00:12
  27

  不过,**我的的确确嫖过一次。
  那次是我出差去上海。晚间,在下榻的一家可以俯瞰整个上海外滩夜景的著名酒店,内心空空荡荡的我独自在大堂咖啡厅里喝茶。本来,下午一下飞机到了酒店,我给家在上海的曾和我上过几次床的又时常保持联络的六个女人都打过电话,想让她们接驾。一个电话响了没有人接,一个接了说人去外地出差了,一个电话里嗲声嗲气和我说抱实在歉晚上老公过生日走不开,一个有气无力说发烧正躺在父母的家里,一个说今晚加班没时间可以明天早早过来,一个说晚上过来也没用,来例假了。看看,看看,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没想到这几个女人在我最需要她们时全都给我罢工掉链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