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12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候我在发现她的脸上竟然流出了两行泪珠。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坐在了她的身边。冯兰紧紧地握着我的手,闭着眼睛,还在不断地流泪。虽然女人的眼泪我已经见识过了不少,但是我还是被她搞懵了。我不明白冯兰今晚为什么会这样激动。过了好一会儿,冯兰她突然起来一下子扑到了我的身上,她说:我从小到大,还没有人对我这样好过。说完,她就大声哭了起来。
  或许是酒,或许是冯兰的眼泪,那天晚上,我和冯兰一丝不挂地睡在了一起。
  日期:2018-04-29 19:31:10
  22
  从那天晚上开始,冯兰便不再是处丨女丨。
  每个女人失身时的痛苦是相似的,但是每个女人失身的理由却又有着各自的不同。
  或是被强bao,或是半推半就,或是真情奉送,或是为了满足生理上的一时好奇,或是为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感动。
  我感觉冯兰失身于我的理由,基本上是归结为最后一种。所以,从冯兰的身上,我体会到了一个男人想要征服获得一个女人,根本不用使出吃奶的力气和全部的看家本领把刀枪舞得浑圆,只要瞄准机会儿,恰到好处地送块热毛巾,递杯温茶,或帮盖盖被子,往往就会起到意想不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令芳心大动。
  不过,我和冯兰的这一夜的风情,虽然给我带来了一时的享乐,但却把刚刚从过去痛苦和不幸阴影中走出来的我,再次无情地推进了无边的黑暗,无底的深渊。
  如果说真纯秀美是我人生悲剧的导火索,那么,冯兰就是当我已经身心伤痕累累时,在我身旁炸响的一颗重磅定时丨炸丨弹,这次我被炸得粉身碎骨。
  从D市回到北京后,我和冯兰的那篇通讯,很快就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发表,很多大报还配发了特约评论员文章,一时间轰动京城。从那儿以后,国务院体改委和房改办再召开什么关于房改的专家会议,一定点名让我们俩双双到场,俨然也把我们列为了专家之列。
  我认识冯兰快三年了,还从来没有看见她那样高兴快乐过。人逢喜事儿精神爽,那阵子,冯兰频频出击,妙笔生花,很快就在新闻界窜红。
  我那时候虽然同时要和另外五个女人周旋,但是,只要我没有外出采访,冯兰在京,我还是每周腾出一两个晚上和她在一起。我们一起出去吃吃饭,去首体听听音乐会,去海军大院游游泳,然后回到我的家里上上床,做**。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冯兰和我的其她那几个风*女人相比,谈不上特别性感,且床上的功夫也有着天壤之别,但我就是喜欢和她泡在一起。感觉和她有的聊,有的唠。很多好的文章构思和出色的采访计划都是和她在一起时涌现出来的。我把冯兰称为我的灵感之源。

  或许是因为自己有着痛苦的过去,所以,我和冯兰在一起时,我从来没有问过她的过去经历,连她是哪个大学毕业的我都不知道。

  这也是命运的安排,刻意让我彻底心碎前,尽享一段麻木而又快乐的时光。
  由于冯兰业务上的出色,她报社领导特批,在北京西八里庄小区新买的几套住宅中,拿出一套两室一厅,分配给了冯兰,算是对她的奖励。我出了几万块钱帮助冯兰装修了一番。两个月后冯兰终于告别了和另外一个女孩儿同住一室的三年单身宿舍生活,搬到了新家。
  日期:2018-04-29 21:34:36
  23

  搬家的那天,正好是周末。我就过来帮助她一起整理东西。在一个装着书的纸箱里,我看到了一本写着大学时代字样的影集。
  我就问冯兰:哎,认识你这么久了,只知道你也是学新闻的,不过还不知道你是那个学校毕业的。
  冯兰弯腰拿起那本影集,笑着递给我时说出她那所北京著名大学的名字。
  听到冯兰话的瞬间,我呆楞了一下。她递过来的影集我没有接住,落在了地板上。

  我很快就回过神儿来,弯腰拾起来那本影集,强忍着心中的狂跳,又问了一句:你是哪一届?
  八二届。
  冯兰的这三个字,说来轻松,但是却让我感觉到自己拿着影集的手开始有些发抖。
  那你认识一个叫雅男的吗?
  我听出来了,我说这句话时的声音有点变调了。
  认识啊,怎么啦你?你也认识?
  冯兰惊讶地望着我。

  一时间,我的眼睛便充满了泪水。我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影集,很久,才痛苦地说:她是我的初恋。
  啊!原来是你?!
  啪嚓!冯兰手中正拿着的几本书,落在了地上。
  我看见冯兰紧咬着嘴唇,眼泪瞬间便夺眶而出。
  她望着我,一边不停地摇着头,一边对我说:卢梭,你,你,你这个混蛋把我最好的朋友害得好惨啊你知道吗你?!她退学离开学校时,肚子里已经有了你的孩子。

  五雷轰顶,万箭穿心!
  听到冯兰这话的瞬间,我一摇晃,便重重地摔倒在了地板上。
  躺在地板上的我,心中一片茫然。我感觉到自己的脸还有手脚开始发麻,我想张嘴说什么,但是我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我当时的样子把冯兰吓坏了。她扑到我面前,用力地摇晃着我的肩膀,哭喊着:卢梭,你怎么啦,你别这样,求求你啦,你千万别这样。

  过了不知多久,我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我对跪在我身边一直哭个不停的冯兰说:扶我到床上去,我感觉好累。
  冯兰把我从地板上拖起来,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我好不容易架到了床上。我感到四肢一点劲儿也没有,双腿软软的就好象不是自己的一样。冯兰刚一松手,我就栽倒在床上。
  那天,冯兰什么也没有做,整个白天和整个晚上都陪在我身边。在我的一再哀求下,她流着泪,终于向我讲述了雅男离开我之后的一些事情。
  原来冯兰和雅男是同班,同寝,上下铺,她们俩是大学时最好的朋友。冯兰告诉我,那次雅男安葬完她母亲的骨灰从南方回到学校后,整个人完完全全变了。原来性情开朗活泼的她,终日沉默不语,除了上课外,大部分时间是躲在宿舍床上的蚊帐里。开始,冯兰以为雅南还没有从她母亲突然离世的痛苦中摆脱出来,就没有惊动她。可是一个多月后,发现她还是那样,而且连别人打给她的电话也不接,才感觉有点不对劲儿。

  有一天晚上,冯兰没有去上自习,等到宿舍别的同学都走后,她搂着呆呆坐在床边的雅男肩膀,问她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事情。雅男扶在冯兰的肩上哭了。

  哭了好一阵子,雅男才对冯兰说她和男朋友也就是我分手了。她准备退学,去美国,手续正在办理中。冯兰问雅男为什么?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多可惜。雅男摇着头说,她不能再念了,因为她怀孕了。三个星期前去医院检查出来的。
  冯兰说为什么不去流产。雅南说,她狠不下心,她肚子里的小生命是无辜的,她想把这个孩子生出来。冯兰劝雅男别犯傻,如果要生,也得让男朋友我知道。
  雅男摇着头说她永远都不能原谅我也不想见到我。孩子的事儿也就更不想让我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