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10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事业上春风得意的我,工作之余,并没有忘记及时行乐,和女人们打成一片,融为一体。那时候,我已经为自己泡女人奠定了一个很雄厚的物资基础。不仅仅有了一套两室一厅的住房,私下通过为一些报纸杂志拉广告或一些文化活动拉赞助吃回扣,给自己的银行里也放进了一笔六位数的存款。另外,我还折腾出一部曰本丰田轿车。这是一个地方企业老总以赞助的名义私下送我的。我曾写过有关他和他一手创办起来的民营企业的长篇报道,并在全国几家大报上先后刊出,这给他的企业带来了莫大的效益。

  其实,在裴裴还没有毕业去上海之前,我就有过几个女人,其中每一个我都曾向她汇报过。这几个女人都在外地,是我采访中认识的,来往不多,可以说大多是一夜情,很少有重温旧梦的。那时候,我和裴裴两人的关系虽然基本上定位在性伙伴上,互不干涉对方私生活,但是我还是不便太张扬。我真正冲进女人堆儿,大开杀戒,是裴裴毕业走后的事情。
  那阵子,也邪门了。对我来说,几乎是一年四季都是桃花飘香。无论是外出采访的火车飞机上,还是下榻的酒店宾馆里,甚至逛商店压马路上都会发上奇遇。那时最喜欢听的歌,就是蒋大为演唱的那首《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事儿没事儿地就爱自己哼哼几句。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姑娘。听听,多棒,完完全全唱出了我那别样的心声、别样的心情、别样的心境。
  日期:2018-04-29 19:16:43
  18
  记得小时候六岁那年,我娘曾带我去村东头一个过路的瞎子那里算命,那个瞎子专门摸骨。当那个瞎子在我脸上头上和手上和身上哆哆嗦嗦地摸了好一阵子后,十分惊讶地对我娘说:哎呀!不得了。
  我娘一听赶紧问:咋啦?一惊一咤的。
  那瞎子摇头摆脑阴阳顿挫地说:你家贵公子长大是个能文能武的全才,贵人一个。但是命犯桃花,虽然一生女人不断,可四十岁前却难有姻缘。当时我娘听后,望着我深深地叹了口气,摇头了摇头。
  我当时似懂非懂,我就问我娘:娘,能文能武,是说我长大象岳飞一样会写文章, 会骑马领兵打仗,那命犯桃花是啥意思?
  那阵子,还没有开始上小学的我,常陪着我老爹一起去放养。有时候我们父子俩坐在山坡上,我老爹一边看着羊群啃草儿,一边给我讲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所以我对能文能武有一定的理解。
  我娘听了我的问话,摸着我的头说:命犯桃花就是说你长大后会有很多的女人,我可怜的娃儿。

  我还是不太懂。我就接着问我娘:娘,有很多女人是好还不好?
  我娘回答我说:当然不好。那些女人会象一群妖精一样,把你抓烂撕碎吃掉。
  我听后害怕了,我嚷嚷道:那我不要,那我不要!
  但是,我长大后的命运,多多少少我被那个瞎子摸中了几分。特别是我娘的最后那句,会把你抓烂撕碎吃掉,真是活生生的预兆。真纯秀美把我身体抓烂,苏怡雅南把我心撕碎。后来一拥而上的女人们,再慢慢把我的灵魂吃掉。

  就跟一个小孩儿望着自己满屋子的玩具,一时不知道玩哪个好一样,写到这里,我对裴裴走后那五六个几乎脚前脚后呼啦一下子出现的女人们,还真有点不知道先回忆哪个好。在我此时此刻的脑海里,感觉她们叽叽喳喳一窝蜂似的在你推我搡,挤来拥去。
  好啦,我还是先写冯兰吧。因为这个奇女子,她曾又让我回忆起了和苏怡雅男母女那段甜蜜而又痛苦万分的日子,她曾又在我那早已如死潭一般平静的心中掀起了漫天狂澜。
  说实话,在我有过的女人中,冯兰不算很漂亮。她眼睛不大,又是单眼皮儿,个头只有一米六二,而且也不是很丰满。但是,来自苏州江南水乡的她,气质绝佳,周身都透着一种灵气。
  冯兰她是我的同行,比我大一岁,在北京的一家国家级大报要闻部做机动记者。那时候,她也跑全国的城建口。所以,我们俩三天两头照面。北京名片大学毕业,也是科班出身,文思敏捷,她出手也很快。当时能够和我这杆北京新闻圈子里有名的快枪手抢新闻时效的高手不多,她应算一个。
  开始,我们俩谁都不吊谁。我不吊她,是因为她在我眼里不算很漂亮,更不够风*,所以根本没入我的法眼。她不吊我, 是因为多少有点恨我。因为常常是对一个相关事件的报道,她的稿子还在排版编辑校对,我的通稿已经在很多报纸电视台电台落地开花了。为此,她没少挨她的头儿骂。这其中的过节儿,我开始并不知道,还是她同我上了床之后才特别委屈地和我说的。
  有一次,在北京一家房地产开发企业采访,中午结束后,我们十几个记者到楼下餐厅用餐。当我和中央电视台、中国通讯社的几个哥们儿说说笑笑地离开会议室时,我发现冯兰她没有动窝,我就喊她:哎,冯兰,吃饭去。
  冯兰看了我一眼,不冷不热地说:我不饿,你们去吧。

  我知道她的心思,就是要抢着发稿,所以也就没有理她先下楼了。
  但是到了餐厅,我还是找到了负责招待我们的工作人员,说楼上会议室还有位记者在赶着发稿,给她打个包上去。
  那天,回到单位,我不知道什么心理,把写好的稿子放进了抽屉里,跑到别的办公室侃大山,到了晚上下班,我才发。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头儿找到我说:小卢啊,你这杆快抢这次怎么卡壳啦,居然让人家领先啦?

  我笑了笑说:头儿,我再本事也不能把把快呀。
  那天,冯兰第一次主动给我打来电话。电话里,她说谢谢我昨天中午让人给她送 餐。我呵呵一笑,说没什么,也就挂了。打那以后,每次再采访碰面,她就对我好多了。她常常会凑过来和我坐在一起,还时不时侧头看我龙飞凤舞的采访速记,甚至和我主动交流报道的角度、形式等问题。有几次我们俩为了避免两败俱伤,还说服各自的头儿,共同署名,联合发表过多次报道。
  日期:2018-04-29 19:19:16
  19

  我当时虽然已经找了不少女人,但是,我给自己定了个原则,那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新闻圈子里的女人不碰。但是,我这个马其顿防线很快就轻而易举地被冯兰给攻破了。
  那次,我们一同去个沿海城市D市采访住房制度改革的进展情况。主意是她出的。因为当时D市在全国率先全面推行城市住房制度改革,成败与否,对下一步全国的城市房改甚至整个中国经济体制的改革进程,都将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为了能够掌握真实第一手资料,我们俩去之前,没有和D市的有关领导打招呼,算是微服私访吧。
  到了D市,为了暂时不暴露身份,我们俩没有用记者证办理登记,而是用冯兰她在全国文联开出来的介绍信和我们俩的身份证住进了靠近海滨的一家宾馆十二号别墅。这是个独门独院的两层小楼。楼下是客厅、厨房、洗手间,另外还带间卧室。楼上是一个也带卫生间的大套房。自然,我住楼下,她住楼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