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6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得到 这 噩耗的十几个小时后,我终于流出了眼泪,哭出了声。八天后,也是我高烧大病出院后的第二天,我拖着还很虚弱的身子,去上课。午间下课时,生活班长交给了我一封从美国发来的挂号信。看到信封上熟悉的笔迹,我的心,狂跳不已,脑海里立即闪过了一道希望的光亮。但是这道光亮很快瞬间就熄灭了。
  因为我看见挂号信发出的曰期,正是苏怡走的那天。我泪眼模糊,从来没有感到过自己一下子会变得那样的无助。我孤零零地坐在早已经空空荡荡的阶梯大教室里,过了良久,才用抖动不停的双手,把苏怡的信打开,呈现在我眼前的,是被泪水打湿过的苏怡那端正清秀的字体,我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苏怡的声音。
  卢梭:
  当你读到这封信时,可能我早已走了。请你原谅我的自私、懦弱和残忍的诀别。雅男前几天来信,告诉了我你们的一切。我虽然曾是你的情人,是雅男的母亲,但是,我知道我没有权利阻止你们相爱,你们还很年轻,你们应该有自己的幸福和未来。雅男信中说总感觉你内心深处有种说不出来的痛苦,她问我是否知道为什么?我和你虽然分手多月,远隔重洋,但是我还是能够感觉甚至触摸到你心中那深深的痛苦。那痛苦,也是我的。那天在你的宿舍里和你分手时的瞬间,你的这种痛苦,就已经种在了我的心里。本来以为离开你,我就可以摆脱这一切,但是我错了。今天我才发现,我已经再也没有力量和勇气来和你继续承受这日夜侵蚀我肉体和灵魂的痛苦了。你是个男儿 ,你要好好地坚强地活下去,不要让你我的痛苦再伤害到雅男,我们三个人当中,她最无辜。原谅我吧,卢梭。我虽然选择了这条可能最不该选择的路,但是,我并没有后悔和你在一起曾有过的美好时光。你让我实实在在地活过,痛痛快快地做过女人,我去而无憾,我知足了。看完这封信后,把它烧掉吧。好好待雅男。你和她是我唯一的牵挂。祝福你们。我走了……

  那天中午,我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来到苏怡生前的家 ,我只能回想起当时我长跪在苏怡那张微笑着望着我的相片前的情景。那一天,火光中,随着苏怡的决笔一起燃烧化灰而去的,还有我的爱情,我的心,我的全部理想和追求。
  日期:2018-04-29 13:18:17
  10
  有句话,生不如死。苏怡走后的那段日子,我的心境就是如此。是我害死了苏怡,是我夺去了雅男母亲的生命。如果我不去爱雅男不去接受雅男的爱,不去碰她的冰心玉体,所有的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所有的悲剧就都不存在。我常常从恶梦中惊醒,一身的冷汗。我是多么希望发生在我现实生活中的一切,也都是场梦。可是,苏怡的确真的走了,悲剧的确真的发生了,而且还是刚刚拉开帷幕。

  在我大病住院的那几天,千里之外的雅男,也因极度的悲哀,一度休克躺进了北京中日友好医院里。二十多天后,当我在火车站再见到雅男时,手捧着苏怡骨灰盒的她,看上去是那样的憔悴,象一片枝头上的枯叶,在风中颤栗。雅男看到了我,把手里的苏怡骨灰盒交给了身旁的一个中年人她的父亲,就跑过来和我抱头大哭起来。那时,我已经没有眼泪。
  从苏怡的老家杭州安葬完苏怡的骨灰回来后,雅男的父亲就又匆匆赶回了美国。雅男没有马上回北京。她和学校请了几天假,要留下来整理她母亲的遗物。
  雅男在的那几天,除了头一天晚上做过一次爱外,我们后来就没有再同过床。甚至我们都很少讲话,生怕碰到伤心的话题。那种气氛,实在令我很压抑。经常是和雅男一起吃过晚饭后,我只是默默地和她拉着手,陪她看会儿电视,就早早地离开了。心中空空荡荡的我,推着自行车,走在灯光摇曳的街头,茫然不之所往。我常常会走进离学校不远一家只有五六张桌子的鲜族餐馆,要上两瓶啤酒和一盘泡菜,然后点上一支刚刚学抽没两天的香烟,在角落里一坐就是到深夜。

  那时候,我虽然只有大三,但为了养活自己,我已经开始被迫卖字。虽然进项不是很大,但已完全可以不用我老爹老娘的血汗钱了。有时我还会偶尔贴补一下家里,并给雅男买些礼物。我自己,除了买书和买学生食堂的饭票外,几乎没有别的开销。喝酒吸烟,都是苏怡走后的事情。
  雅男回北京的前一天晚上,我仍旧一个人呆坐在餐馆的角落里。刚刚喝完一瓶啤酒,就看见雅男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当时,已经快十点了,我两个小时前还和她在一起,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突然找我。

  我去你宿舍了,你寝室的同学说你可能在这里。
  我看到雅男的表情异常地严肃,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一本正经的和我说话。我的心,开始发毛。
  这样晚了,有什么事吗?
  我盯着雅男的脸儿,想先发现些什么。

  有,我们出去说。
  雅男的语气很硬。
  我起身结过账,就和她到了外边。走到自行车前,我站住,望着雅男说:讲吧。
  我看见雅男的胸部在剧烈地起伏着。
  我妈妈是不是自杀?
  我万万没有想到雅男会突然问着这问题。昏暗的光线中,我强笑着对雅男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你妈妈的走纯属以外。说完,我便伸出手来想去拉雅男的手。雅男马上闪开,对我说:别碰我!
  她打开书包,从里面拿出一打稿纸,问我:这是不是你写的?
  我接到手里一看,头嗡地一下,象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那是我一年多以前写的那篇《论**美》。
  你从哪里找到的?
  瞬间已经明白了一切的我,反而冷静了下来。我平静地问雅男。
  在我母亲书房写字台的抽屉里。
  雅男回答道。
  我们开始沉默不语。良久,雅男抬起头,终于问出那句我早已经想到的话。
  你和我妈是不是上过床?
  事情已经再明白不过了,我不可能再欺骗下去。早已经心死的我,点了点头。
  只见雅男抬起手,对着我的脸儿,就抡了过来。我没动没躲,我只感到被雅男狠狠煽过的左脸儿,一阵火辣,耳朵嗡嗡轰鸣。

  这巴掌是为我妈妈的。这巴掌是为我自己的。你这个畜生!
  说完,雅男又在我的右脸儿上,重重地飞来一掌。啪的一声,是那样的清脆,在入夜的街头上传得很远,我看到马路对面路灯下乘凉的几个老人正抬头向我们张望。
  不知道为什么,被雅男煽过两个耳光后的瞬间,我一下子有股说不出来的轻松和解脱。我直挺挺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反驳。
  我永远都不要见到你!卢梭,死吧你!
  雅男一字一句的说完,转身就跑掉了。
  我担心雅男想不开出事儿,就骑着自行车远远地跟着她,一直到她家。等雅男进屋后,我站在门外,我听见屋里面传来了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一阵风暴过后,终于从门缝儿里传来了雅男那令我撕心裂肺的哭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