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8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示意齐祥坐下,说道:“老赵找到你了吗?”彭长宜问道。
  齐祥说:“找到了,他跟我说了土地庙的事,您怎么知道的?”
  彭长宜说:“昨天来了一个客人,对山上的土地庙发生了兴趣,上去看了后,见里面供着土地爷,土地爷的旁边就是我的照片,据说香火还很好,你们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动静没太大。”
  “明白。”齐祥说道:“我认为不会是恶意的,肯定是老百姓出自对您的感激,才供了您的。”
  彭长宜说:“还是查查再说吧,如果不是恶意的,就要做做工作,讲明***不兴个人迷信这一套,我即便做了什么也是应该的,你们查这事的时候,千万要注意分寸,别到时让别人以为咱们是作秀,自生自灭就好。”
  齐祥点点头,说道:“好,我马上去找老赵,我们商量一下具体行动方案。”
  彭长宜说:“好,你们看着安排吧,等老顾回来,我们出去转转,你要是没事跟我们一起去吧。”
  老齐笑了,说道:“我就不陪你们去了,徐嫂家的水龙头坏了,我找了咱们这儿的师傅,一会去给看看。”
  彭长宜看了他一眼,说道:“那好,你忙你的,我们去,正好我也放松一下。”
  齐祥说:“我刚才看见吴总了,他车上坐着羿楠,以为找你来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他们快结婚了。”

  齐祥说道:“哦?真的?”
  “真的,昨天吴冠奇来跟我商量着,让我给他们主持婚礼。”说到这里,彭长宜拿起电话,说道:“我骚扰一下他。”说着,就拨通了吴冠奇的电话。
  半天,吴冠奇才接通了电话,彭长宜说道:“吴总,干嘛呢?”
  吴冠奇说:“正在陪老婆购物,彭大书记有何吩咐?”
  “呵呵,我没事,来了两个客人,有时间的话中午一块坐坐……”
  没等彭长宜说完,吴冠奇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打住,打住,你三番五次搅我好事不说,昨天喝了酒,我就被批了,未来十天,你别理我,我也不理你。”
  彭长宜笑了,说道:“羿楠肯定在身边吧?”
  “人家不理我,我昨天下午食言了,没跟人家登记领证,人家跟我保持着距离呢。都是你闹的,如果我要鸡飞蛋打了,跟你没完。”吴冠奇威胁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从来都不相信你会鸡飞蛋打。”

  “哦?你真的这么认为?”吴冠奇的语气里有了自豪。
  彭长宜继续说道:“当然,因为对于你吴总来说,从来都是鸡不缺,蛋也不缺,对不对?”
  吴冠奇提高了音量,说道:“彭长宜,我算看中了,有你我就好不着,早晚有一天你得把我送进狗肉柜子里面去。”
  “哈哈。”彭长宜开心地大笑起来。
  “这话可不许让我们家小楠听到。”

  “好好好,保证。你先忙,中午再打扰你。”
  “别别别,我真的没有时间搭理你,我们在购物布置新房。”
  “哈哈,好,看在你急不可耐的份上,饶了你。”
  吴冠奇突然问道:“怎么我听着你今天心情不错呀,比昨天可是强多了,是不是来的客人是女人?”
  “哈哈,当然,这年头,谁跟男人打交道?”
  彭长宜说完就挂了电话。

  齐祥在旁边也笑了,说道:“彭书记,如果没有我什么事,我就走了。”
  彭长宜说:“好吧,你去吧,带我向徐嫂问好,改天去吃她做的饭。”
  齐祥看了一下丁一,说道:“要不今天中午?我安排一下?”
  彭长宜想了想,他看了一眼丁一,说道:“现在还不敢定,还有一个客人,被老武叫走了。”
  齐祥说道:“那好,我等您电话。”

  齐祥跟丁一打过招呼后就走了出去。
  丁一笑着说:“休息日也挺忙的?”
  彭长宜说:“没事,他们两个一个是政府办主任,一个是市委办主任,即便是节假日也都习惯到单位来转转。”彭长宜又说道:“我带你看看我来三源后干的事,咱们先去博物馆看看,怎样?”
  丁一笑了,说道:“随你安排吧。”

  彭长宜这才用心打量了一下丁一,发现丁一气色比先前好了许多,面色粉嫩、滋润,依然是漂亮柔顺的短发。一见宽松的白色针织T恤,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轻便休闲皮鞋,跟贺鹏飞的衣着很搭,嫣然是情侣装。
  他不禁内心有些酸楚,就说道:“你的气色不错,精神也不错,比我想象的要好多了。”
  丁一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说道:“是吗,我老了。”
  “哈哈,你要是老了,我们就该退休了。”
  丁一不好意思地笑?一下。彭长宜此时很想伸手去摸丁一的脑袋,那时在亢州,他没少摸她的小脑袋,但是现在他不能摸她了,想想,丁一已然是大姑娘了,再有,他现在再摸她有些不合适了。于是故意打量了一下她说道:“你们俩的衣服非常般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是故意这样穿的呢。”

  丁一的脸上就有了不自然。
  彭长宜说道:“我去换双鞋,你多喝点水,走廊那头有卫生间。”说着,就向里屋走去。
  丁一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腰肢,猛然,她看到了彭长宜办公室的墙上江帆拍摄的那张被放大了照片。远景是一望无边的绿茸茸的冬小麦,近景是顶着晶莹露珠的麦麦苗破土而出,尽管时令是初冬,但是麦苗带来的生机和希望是那么的令人振奋和遐想。
  丁一见过他这张照片,当年樊文良在亢州的时候,江帆有几幅照片参展,其中就有这张,还有一种万马河落日的照片……
  此情此景,往日的一切如潮水般地涌向心头,她更多地想到了万马河,想到了夕阳下的羊群、拥吻、呼喊……想到了她和雯雯在万马河遭遇到的不测,差点没把命送进去,尤其还想起了那首早被她倒背如流的那首诗,《心往何方》……
  彭长宜回到里屋后,从柜子里拿出一件白色的无领T恤,想了想,又把这件衣服放了回去,只换上了一双轻便的休闲鞋,又对着镜子梳了梳头,整了整衣服后才出来。
  “小丁,今天中午我你去吃我们这里的特色菜,万马河炸鱼,怎么……样……”他发现丁一正在看那张照片,就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
  彭长宜轻轻走到她身后,说道:“这张就是那年他参展的照片,和你的那两幅小字一块给我送过来的,我这里还有一张樊书记写的字,已经去装裱了,等拿回来后,就挂在这照片的上面,回头再要部长一幅字,我这办公室就齐全了,我什么时候想你们这些人了,就看看你们的作品,见不到人,见到作品,也是一种安慰……”
  这时,彭长宜就发现丁一的气息有些异样,他的目光便落在了她的身上,见她的双肩在微微颤动,那一刻,他忽然也很激动,伸出手,搭在丁一的肩上,说道:“小丁,咱们走吧……”
  丁一回过头,彭长宜就看见她早已是泪流满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