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7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却已经像一只好斗的公鸡似的站了起来,涨红着脸说道:“冤有头债有主,我可不像你……东江市的犯罪分子差点要了你的命,没本事找罪犯报仇,却把气撒在自己队友身上,你以为自己有多高尚……”
  吴淼气得小脸都白了,死死盯着陆鸣问道:“你……你说,这话是不是她说的……”
  陆鸣见吴淼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也有点胆怯了,何况,女人的屁股后面还挂着一把手枪呢,只是在徐晓帆面前还是有点不甘示弱,嘟囔道:“谁说的不重要,自己心里怎么想自己还不清楚吗……”
  徐晓帆一拍桌子喝道:“你给我闭嘴,越来越放肆了……怎么?身上穿了一件警服就把自己当丨警丨察了?”
  说着话,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和一把钥匙扔在桌子上说道:“今晚你就住在上次给你提供的安全屋里面,没有我的话不许离开,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盯着陆鸣身上那件警服打量了几眼,冲吴淼说道:“你去下面宿舍看看,找件就衬衫暂时让他传一下,这样出去也太不像话了……”
  吴淼瞪了陆鸣一眼,气哼哼的出去了。
  徐晓帆盯着吴淼的背影小声说道:“你可别招惹她,她心火大着呢,小心收拾你……”
  陆鸣一听徐晓帆又让自己住安全屋,并且还不许离开,心里急的直冒火,哪里还顾得上吴淼,说道:“徐队长,有什么话现在就说吧,我不想住安全屋,家里还有事呢……”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你光棍一个,家里能有什么事?”
  陆鸣哭丧着脸说道:“我都好几个月没回家了,家里的老母猪都是我舅母帮着喂的,怎么也要回去看看吧……”
  徐晓帆阴测测地说道:“喂老母猪?我看你是急着跑去向周玉露邀功请赏吧?”
  既然彼此心照不宣,陆鸣也就没必要辩解了,干脆说道:“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不过,万一我真的碰到她,肯定把你的话带到,说不定还能帮你做做她的思想工作呢……”
  徐晓帆若有所思地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只是,你可要小心啊,可别救了美人没命享用啊……”
  陆鸣涨红了脸,嘟囔道:“那我今晚可以回家了吧?”
  徐晓帆小声道:“今晚你必须住在安全屋,有人要见你……”
  陆鸣吃惊道:“谁要见我?”
  徐晓帆说道:“你先别管谁要见你,老老实实待在屋子里就行了……”
  正说着,只见吴淼已经拿着一件就衬衫走了进来,寒着脸把衬衫扔在陆鸣身边,陆鸣也不扭捏,当着两位女警花的面脱了那件宽大的警服。
  徐晓帆见陆鸣身上被荆棘划出的密密麻麻的血丝,忍不住暗自吃惊,心想,这小子为了一个女人倒是蛮拼的,鬼才相信他会眼睁睁看着周玉露被人毒死扔进河里呢。
  陆鸣穿好了衬衫,临出门前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走回来冲徐晓帆厚颜无耻地说道:“给我借两百块钱……”
  “徐队,难道就这么让这小子走了?”陆鸣刚刚离开,吴淼就忍不住问道。

  徐晓帆伸手抹了一把脸,疲倦地说道:“那你想怎么样?审问他?”
  吴淼一脸惊讶的样子,似乎没料到徐晓帆对陆鸣的态度竟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可思议地问道:“既然你肯定周玉露还活着,难道不应该搞清楚真相吗?”
  徐晓帆说道:“连我们自己都没有想不通,能问出个结果吗?这小子是个皮条,你又不是没领教过,抓不到他的把柄,你还指望他会乖乖承认?
  再说,周玉露在小树林里失踪这件事本身就透着蹊跷,凭他的本事恐怕做不到,起码杨永义不可能是他打死的……”
  “但他肯定看见了什么,没有说实话。”吴淼争辩道。
  徐晓帆没好气地说道:“这还用你说,他不但看见了什么,他知道的秘密恐怕比你我想象的还要多呢,问题是他愿意主动说出来才行啊,难道你还想对他严刑拷打?
  我最近也反思了一下,也许以前我们对他多少有点不公平,所以才处处防着我们,何况,他心里很清楚,我们内部有问题,甚至都没法保证他的安全……如果换做你,会主动跟丨警丨察合作吗?”
  吴淼无言以对,过了一会儿才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徐晓帆说道:“我们要转变一下观念,在找到陆建民的赃款之后,不能再把他当成对立面了,首先必须取得他的信任,争取让他主动找我们合作。
  卢局已经说了,我们眼下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揪出幕后的黑手,包括我们隐藏在我们内部的敌人,否则,只能处处被动,处处受制于人……”
  吴淼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周玉露就不管了?”
  徐晓帆盯着吴淼说道:“我看你也要调整一下心态,刚才陆鸣的话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你对周玉露的执着恐怕多少带有个人情绪……”
  吴淼气愤道:“个人情绪?她涉嫌一桩谋杀案,难道不应该查清楚吗?”
  徐晓帆耐着性子说道:“可我们眼下有比她更重要的事情,周玉露不过是被人利用了,我们现在要对付的是陆建岳,他才是可能的幕后黑手,你难道让我把所有的警力都派出去寻找周玉露?”
  吴淼不服气道:“可是,不找到周玉露怎么证明陆建岳的罪行?”
  徐晓帆终于失去了耐心,不高兴地说道:“我看你是被自己的偏执蒙蔽了眼睛,你也不想想,如果周玉露出面就能给陆建岳定罪的话,他敢到公丨安丨局举报周玉露敲诈吗?”
  “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杀人灭口呢?”吴淼质问道。
  徐晓帆站起身来说道:“你怎么知道是陆建岳想杀人灭口?说实话,虽然陆建岳有钱有势,可我还真不信他有能耐买通分局的刑警队……”
  吴淼吃惊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谁能给丨警丨察下命令,你自己慢慢想去……这样吧,既然你这么关心周玉露,明天就去分局把朱雅仙带回来,看看她能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吴淼说道:“我还打算明天去青塘村找几个青塘村的村民了解一下情况呢。”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这些事交给浩子去做,怎么?难道你们两个现在都不能分开办案了?”
  吴淼胀红了脸,怏怏道:“你是队长,你说了算……”
  徐晓帆缓和了语气说道:“吴淼,我知道你一直想替肖队长他们报仇,可别搞错了方向……虽然周玉露有泄密的嫌疑,但她绝对不会跟东江市的案子有牵连。
  我相信陆鸣恐怕比你我更了解她,假如她真的和害死李翠莲的案子有关系,就凭陆鸣这样的小心眼还能容得下她?

  但不管怎么说,周玉露的事情如果抖露出来,总归是一桩丑闻,所以,范局也不想在追究了,你何必不依不饶呢?”
  吴淼哼哼道:“你怎么保证她和东江市的案子没有牵连?”
  徐晓帆说道:“东江市的案子关系到四个丨警丨察的性命,如果这事和陆建岳有关,他怎么敢公开自己和周玉露的关系?就算袭警案和陆建岳有关,他也不可能让周玉露知道,否则,岂能容她活到现在?”
  吴淼气哼哼地说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三番五次阻止我去调查陆建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