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7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只能哀叹一声,他心里也明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己肯定不能轻易脱身,徐晓帆即便出于了解案情的需要,找自己谈话也名正言顺。
  如果一味抗拒,反而被她抓住了把柄,说不得只好进城了,说实在的,眼下他还真没地方去,口袋也没有一分钱,要不是心里惦记着阿龙和周玉露,巴不让丨警丨察管自己吃住呢。
  苏绣听了徐晓帆的电话之后,也不跟任何人打招呼,马上让司机掉头回城,陆鸣这才相信徐晓帆确实是专门让她来找自己了解情况的,甚至有可能就是专门来带自己回去的。
  徐晓帆倒是没有把陆鸣当成嫌疑犯,而是在自己的办公室接见了他。
  当她看着陆鸣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警服,下身穿着一条破烂裤子,脚上的一双旧皮鞋沾满了泥巴的时候,强忍着才没有笑出来。

  陆鸣对这个女人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坐在那里不时瞟上她一眼,观察着她神情的每一个变化,他甚至嗅到了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幽香。
  心想,以前倒是没有闻到过她身上有香水味,不管是多么强势的女人,终究还是女人,什么时候都无法摆脱女人的天性,也许有男人了,虽然是个男人婆,可毕竟长得美,总有些男人口味比较重。
  “我发现你真是一个不走运的家伙,不过,你是不是应该总结一下有没有自身的原因……”徐晓帆的开头显得有点不伦不类,让陆鸣摸不着头脑。
  他只好装作不高兴地说道:“你就直说我是丧门星好了……吴淼刚才还这么说呢,不过,我觉得自己运气挺好……不然,我今天要是死在枪下的话,你和吴淼就是罪魁祸首……”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你从来不找自身的毛病,这就是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原因,吴淼为什么要带你去下李村?
  她是一个优秀的丨警丨察,不会无缘无故冤枉好人,她说你伪造绑架现场,肯定不会捕风捉影,你要是个男人的话,敢不敢发誓在自己被绑架这件事上说的都是实话?”
  没想到徐晓帆今天说话一点都不像个丨警丨察,反倒像是跟人怄气的女人,这让陆鸣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何况,吴淼基本上已经把他伪造绑架现场的证据掌握的差不多了,相信徐晓帆应该也知道了,只是这件事可能引不起她的兴趣。

  也许,他们甚至连蒋竹君绑架自己都预料到了,只是蒋竹君目前的身份是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的卧底,所以即便破了这个案子,最终也只能是窝里斗。
  “如果你不相信,我发誓也没用,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也没必要逼我发誓……”陆鸣也开始故弄悬殊,只要徐晓帆不把话点透,他就继续装糊涂。
  “吴警官让你去找周玉露的时候是怎么吩咐你的?”徐晓帆果然没有再纠缠绑架的事情,而是转到了周玉露身上。
  陆鸣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他就是让我去试探一下周玉露能不能认出我,如果能认出我的话,那就说明没有丧失记忆力,所以准备抓她回来审讯……”

  “那么,当你在桥头见到周玉露的时候,她认出你了吗?”徐晓帆问道。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像没有,当时我问她那两个丨警丨察为什么抓她,她说不知道……那个矮个子丨警丨察根本不让她说话,拖着她就往前走,而那个高个子丨警丨察朝我们开枪……”
  “你确定周玉露死了?”徐晓帆盯着陆鸣问道。
  “不确定。”陆鸣坦然地说道。
  “这么说她活着的可能性很大。”徐晓帆说道。
  陆鸣吓了一跳,可徐晓帆的神情并不像是对他有所怀疑,于是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徐晓帆站起身来走到窗口,靠在窗台上,说道:“他们已经找到了那个丨警丨察的尸体,可没有找到周玉露的尸体……
  我了解了一下清河历年来的水文资料,即便是在汛期,一个成年人也不见得会被淹死,你可能不知道吧,周玉露曾经获得过公丨安丨系统游泳比赛第二名……”
  陆鸣一脸惊讶的样子,随即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装糊涂,如果一般情况下,当然不一定能淹死她,可你别忘了,她被打了毒针,而且还带着手铐……”
  “那么……尸体呢?”徐晓帆问道。
  陆鸣没想到徐晓帆突然把自己当成她的下属了,竟然公开跟自己讨论案情,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不过,他可不想继续谈论这个危险的话题,于是说道:“也许半道上被什么救了,也许尸体被泥沙埋掉了……
  不过,一切都要等到检验过注射器里药物的毒性才能最后下结论,难道你不觉得那两个假冒丨警丨察有可能跟我母亲的案子有关系吗?”
  “谁告诉你那两个丨警丨察是假冒的?”徐晓帆问道。
  虽然先前在车里面那个叫苏绣的丨警丨察也问过这个问题,但出自徐晓帆的嘴那感觉就不一样了,陆鸣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吃惊道:“难道是真……真的……”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不错,他们确实是丨警丨察,并且还是在执行公务?”
  陆鸣呆呆地盯着徐晓帆,不过她背对着窗户,看不清脸上的神情,可显然不像是在开玩笑,并且这个女人也不会开玩笑。
  “那么……丨警丨察能随便对着村民开枪?丨警丨察执行公务还随身带着毒针……当那个矮个子丨警丨察听见警笛声的时候,为什么要强迫周玉露躲进树林里?”
  陆鸣只能极力用事实来证明那两个丨警丨察根本不是在执行公务,否则,他可能会被卷入这个案子,甚至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徐晓帆慢慢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来,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材料看了一会儿,缓缓说道:“丨警丨察开枪也不稀奇……
  有些罪犯躲在某个村落里,当丨警丨察前往抓捕的时候,他们就会煽动家族或者村民抗拒,甚至还打伤过丨警丨察。
  所以,当遇到群体抗法的时候,丨警丨察鸣枪示警很正常,你说那个高个子丨警丨察朝村民开枪,有人被击中吗?
  事实是,村民没又一个人受伤,而那个丨警丨察却遭到了你的石头袭击,结果被砸伤,又被村民抢走了枪支……”

  陆鸣越听越吃惊,脊背上都已经见汗了,没想到在他自认为的英勇行为被徐晓帆解读一番之后,竟然成了聚众闹事、甚至聚众抗法的带头人了。
  徐晓帆见陆鸣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得意地露出一丝微笑,不过随即就板着脸继续说道:“至于毒针和你说的周玉露被丨警丨察推进了河里……
  我问你,谁能证明那个注射器是丨警丨察的,还有谁看见了那个矮个子丨警丨察给周玉露打针并把她推进了河里,而事实是,周玉露下落不明,那个丨警丨察脑门上却挨了一枪并被人推进河里死掉了……”
  陆鸣在徐晓帆一连串的打几下差点崩溃,甚至有种跳起身来逃跑的冲动,脑子里一瞬间转过了无数个为什么,最后预感到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即便徐晓帆没有参与,吴淼那个贼婆娘肯定是知情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