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7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他自己也被人打死了……最可惜的是那个被我抓住的丨警丨察莫名其妙也被派出所的一名协警给打死了,我甚至怀疑有人杀人灭口……”
  “事发当时吴警官在什么地方?”女丨警丨察问道。
  陆鸣听了这个问题,越发相信徐晓帆对吴淼存有疑心,于是有点不怀好意地说道:“她一直在村子北边的山口,要不是我让一个村民向她报信,说不定这阵还在那边呢,不过,她要是不来还好,起码那个被我抓住的那个假冒丨警丨察不一定会死……”
  “你怎么知道那两个丨警丨察是假冒的?”女丨警丨察记录了一阵忽然抬头问道。
  陆鸣吓了一跳,心想,难道那两个丨警丨察不是冒牌货?妈的,万一他们真是奉命行事的话,自己可就悲催了,毕竟这件事是因为自己多管闲事引起的。
  不过,一想到那个矮个子丨警丨察想给周玉露注射毒针,便又了底气,心想,就算两个丨警丨察不是冒牌货,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哪有丨警丨察给嫌疑人打毒针的。
  “如果不是假冒的丨警丨察为什么会向村民开枪射击,我们又没威胁他们的安全,只是让他们出示证件……我看他们做贼心虚,只想快点把周警官带走……再说,那个矮个子丨警丨察给周警官注射毒针,难道还用怀疑吗?”
  “你怎么知道那是毒针?”女丨警丨察又问道。
  陆鸣一听,有点哭笑不得,简直怀疑这个女丨警丨察脑子有问题,不过,他也确实无法证明那个注射器是毒针。

  于是只好说道:“是不是毒针化验一下就知道了,我已经把注射器交给吴警官了……不过,我不明白丨警丨察抓人的时候为什么随身带着注射器,他的行为明显就是杀人灭口……”
  这时女丨警丨察的手机响起来,她拿出来听了一会儿,递给陆鸣说道:“徐队长的电话。”
  陆鸣原本早就想彻底摆脱徐晓帆的纠缠,可眼下突然听说她找自己,竟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马上接过电话。
  不过,他好像故意要显示自己和徐晓帆之间的特殊关系似的,并没有当着女丨警丨察的面接电话,而是打开车门下了车。
  那些在小区门口看热闹的业主们原本把他当漏网的罪犯,此刻见他身上穿着一件警服,下面是一条破裤子,拿着手机站在车跟前打电话,一个个忍不住面面相觑,马上就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陆鸣瞥了那些人一眼,就像是示威似的斜靠在车身上,全然忘记了自己想隐姓埋名的计划,只顾着出风头了。
  “徐队长,什么事啊?我把详细情况已经告诉那个……女丨警丨察了……”陆鸣故意大声说道。

  没想到徐晓帆哼了一声,冷冰冰地说道:“陆鸣,事到如今难道你还想继续替周玉露隐瞒下去?我告诉你,你要为她的死负责……”
  陆鸣一听心里就骂开了,没想到徐晓帆特意打电话来竟然是想栽赃自己,心想,还好周玉露没有死,要不然这婆娘非找自己算账不可,不过,她显然早就怀疑自己和周玉露之间有什么秘密了。
  妈的,徐晓帆显然一直把自己当成软柿子捏,不给她点颜色看看今后还没完没了了,起码不能让她随便摆布。
  想到这里,陆鸣压低了声音气气愤地说道:“徐队长,你没搞错吧,我又不是你的下属,怎么出了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推卸责任啊,周警官难道是死在我手上吗?
  现在是两个丨警丨察想杀周玉露,然后自己又被另外一个丨警丨察打死,搞了半天都是你们自己内部狗咬狗,居然还好意思让我负责。

  好吧,既然你们过河拆桥,一味往我身上泼脏水,那我也不客气了,吴警官今天差点让我送了命,我要找你们领导讨个说法。”
  徐晓帆听了陆鸣的话,似乎有段被他镇住了,好一阵没出声。
  陆鸣马上继续威胁道:“我还要找记者采访,让大家评评理,我帮你们找到了财神的赃款,你们不但没有表扬我,竟然还把我当罪犯一样对待,我被绑架这么长时间也不管我的死活……
  另外,我妈被人害死这么长时间了,你们破案了吗?我那叁拾万块钱也不要了,回去就退给你们……

  我现在可不是见不得光的缓刑犯了,我这就跟东江市的记者联系,他们对我的事情可感兴趣呢……”
  果然,徐晓帆显然没有料到陆鸣竟然会威胁她,愣了一会儿说道:“我怎么推卸责任了,你和周玉露一直勾勾搭搭,难道我说错了吗?如果你早点交代周玉露的违法行为,她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下场……”
  陆鸣气愤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周玉露勾勾搭搭了,我不也和你有来往吗?难道我们也勾勾搭搭了?
  周玉露有没有违法行为我怎么知道,就算知道我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她是丨警丨察,我是老百姓,我还管得了她的事情?
  说实话,我还怀疑你有违法行为呢,别忘了,我妈被关在豪客来宾馆只有你和周玉露两个人知道,我还怀疑是你暗中向犯罪分子通风报信呢。
  你如果没有证据,有什么资格怀疑周玉露?另外,那天晚上你半夜派周玉露去陆家镇才出的车祸,谁知道是不是你勾结犯罪分子想杀人灭口……

  我现在谁也不相信,我要找记者,把所有事情都公之于众,就算死我也要死个明白,省的最后被你们栽赃陷害……”
  陆鸣只顾说得解恨,没有注意到车里面的那个女丨警丨察已经摇下了车窗,满脸吃惊地听着他和徐晓帆的通话,等他说的口干舌燥的时候,才意识到徐晓帆竟然一直没有出声。
  过了好一阵,才听徐晓帆微微喘息道:“陆鸣,我看……我们要见面谈谈……那个女丨警丨察名叫苏绣,是调查小组的内勤,我是专门让她去找你的……”
  陆鸣从徐晓帆的语气中听出一丝妥协的味道,心情稍稍好了一点,可嘴里却说道:“我不去,我怕你杀我灭口呢。”
  徐晓帆气得骂道:“你他妈别信口雌黄啊,杀你?我还怕脏了自己的手呢……”

  陆鸣没想到婆娘连脏话都骂出来了,一时涨红了脸说道:“既然我这么让你不待见,就没必要谈了,我还是直接找你们局长算了……”
  徐晓帆好像记得没办法,威胁道:“来不来难道由得你了?我可以让苏绣把你押回来……”
  陆鸣还真担心徐晓帆对他动粗,毕竟,她可是秘密调查组的组长,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让自己变成阶下囚,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只图口头便宜有可能会吃大亏。
  这么一想,顿时有点后悔刚才的意气用事,不过,脸上还是有点下不来,哼哼道:“你们就会欺负老百姓……我身上连衣服副没有,难道光屁股去见你啊……”
  徐晓帆一愣,问道:“你什么意思?”
  陆鸣委屈道:“我昨天被救的时候就没有什么衣服,刚才跟犯罪贩子搏斗的时候衣服被撕掉了……现在还光着膀子呢……”

  没想到徐晓帆竟然嘿的笑了一声,随即又冷冷说道:“你把手机给苏绣……反正你给我老老实实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