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49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擦,刘洋,你这弄的什么玩意儿!”仔细看完这四张照片,我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他妈的老子好不容易跟一个女鬼离了婚,你又给我整这么个东西。
  “小龙,这就是我柱子爷爷的日记。”刘洋很郑重的看着我。
  “刘洋,那你柱子爷爷日记上写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海怪吗?”我接上一支红双喜,压了压恐怖的神经。
  “不知道,我爷爷跟我柱子爷爷都没回来,全村就回来了两条船,其他的人都没有回来。”刘洋说到这里,低下了头,虽然他并没有见过他的爷爷,但毕竟有血缘关系在里面,所以他的情绪稍稍有些低落。
  “没事儿,没事儿,早晚会回来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感觉自己说的话好像不太对劲。

  “之后呢,之后怎么样了?”我赶忙又换了一个问题,掩饰了一下尴尬。
  “之后我父亲就被那帮子红卫兵从船上抱下来了,他们把龙王庙和回来的船都给砸了,我爹拿着那本日记一直到我长大了之后才把整个事情告诉我。”刘洋说的。
  “哦。”我点了点头,心里却郁闷的要死,他妈的刘洋给我说这么一个破故事做什么,老子刚把前妻给忘掉,又整这么一个激情的,我估摸着一个月之内我又得失眠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叹了口气,闷闷的吸起来烟。
  “小龙,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给你讲这个故事吧?”刘洋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一般。
  “怀念亲情,怀念亲情。”我虚伪的说道。
  “小龙,我爷爷当年捕鱼的地方,就是黄岩岛,而我们这次去的地方就是那里。”刘洋说道。

  “黄岩岛?对了,刘洋,你还没有告诉我,我们船到底是去做什么呀?”听到要去争议地区,我的爱国之心并没有油然而生,相反的还有些紧张。
  刘洋弹了一下烟灰,先是看了一眼紧密的房门,然后小声的对我说道:“我听船上的鬼子说,这船是一条考古船,我们这次是去打捞一艘明朝的沉船。”
  “我擦!考古船?捞沉船?”我又一次被震精了。
  荷兰籍的船在中菲争议地区考古,这件事儿听上去就有随时被击沉的可能,更关键的是刘洋又给我说了这么一个离奇的柱子叔的故事,虽然我已经是在海员生涯中饱经了风雨,但是这种诡异的事情却着实没有遇到过。

  “如果老九在这里就好了。”我心里一边想,顺手拿起刘洋的手机,老九的号码已经熟记在心里,我没有丝毫犹豫,就拨通了过去。
  等待了几秒之后,电话竟然通了,我慌乱的按了挂机键,心想莫不是号码输错了。
  随手掏出自己的手机,找到老九的号码,一个数字接一个数字的对下来,号码没有错呀,我顺手把号码播出去,还是熟悉的移动自动女声。
  “卧槽!狗日的老九居然把我设为黑名单了!”我心里一阵大惊,这一连串的事情太惊悚了!
  “小龙,你怎么了?”刘洋满脸疑问的看着我,他心里估计在以为我是不是被他家祖传的日记吓到了。
  “没事儿,我用你手机打个电话。”我喝了一杯啤酒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把老九的号码又播了出去。
  “嫩妈你谁啊!”熟悉的声音,暴躁的语气。
  “九哥,是我。”我心情有些低落,老九竟然把我拉到黑名单里了,难不成他心里对我有什么不太好的看法吗?
  “嫩妈老二,你杂换号了。”老九的话里充满了不好意思。
  原来老九在认识我之前,整个的航海生涯都基本上是一帆风顺的,自从大厨把我们弄到红太阳轮,接着我又把他们搞到蓝宝石轮上,第一次差点被毒枭干掉,第二次差点客死他乡,老九怀疑大厨还有我是不是和他的八字不太合,所以索性把我俩的手机号都拉到黑名单里,祈求能安度余生,可是他忘了我可以用别人的手机号给他打电话。
  我把整个事情简单的给老九叙述了一下,然后把船舶的优势也给老九着重强调了一下,荷兰船东的待遇肯定是非常高的,毕竟怎么也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更重要的是,这条船是一条考古船,这也就意味着船上最少也要有几个女考古学家或者女科学家,这样一来钱肯定是赚到了,二来我们也不会特别的寂寞,甚至说老九一不注意还有可能把个人问题给解决掉,这何尝不是一件幸福美满的事情呢?

  优势强调完毕之后,我咽了口唾沫,等着电话那头的老九,不知道他会给我什么回复。
  “嫩妈老二,有女科学家?”老九的雄性荷尔蒙瞬间被激发出来,他声音里透露出来的低沉让我都情不自禁的有些微勃。
  “九哥,肯定有啊,都是大学生,女大学生,女科学家!”我的脖子都快要被点断了,他妈的女大学生,女科学家,这两个名词随便掏出一个都足以让我们兴奋好几个钟头,更何况是俩词联合在一起了。
  “嫩妈老二,老刘去吗?老刘去的话,我坚决不去。”老九又想到了我们的瘟神老刘。
  “九哥,老刘来不了,这船是国企,人家体检严格,现场抽血,老刘那病,你也知道的,控制不了呀。”我见老九已经同意了一半,赶紧给他打了一剂强心针。
  “嫩妈老二,等我去了要是没有女科学家,嫩妈我可是饶不了你。”老九**的笑了一下之后,算是默许了。
  一个老鬼一个大副共同推荐一个水头,公司的人事经理没有面试就很痛快的答应了我们的提议,而老九在家待的时间也太过长久,生活也算是索然无味,收到通知的第二天,也从大韩丹直飞了过来。
  “嫩妈老二,你那媳妇怎么样了,离婚了没有,嫩妈日鬼是啥感觉,听着就嫩妈的刺激。”老九穿着一件写有世界和平的长袖衬衫,大大的墨镜把脸遮住了一半,他握着我的手,一上来就对我幼小的心灵带来了伤害。
  “水头,您好,好多年不见了,您还是那么的强壮。”刘洋朝老九伸出手,眼睛深情的像一汪泉水,表情也暧昧的有些过分。
  “嫩妈卡带,你小子都长胡子了。”老九犹豫了一下后握住了卡带的手,毕竟卡带给他的感觉还停留在那年夜里我们偷窥到他与老鬼两人的龙阳之好。
  两人估计都想起了当年那一幕不太和谐的画面,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无比纠结。
  “九哥,刘洋现在都做老鬼了,你还叫他卡带。”我咳嗽一声,算是化解了两人的尴尬。
  “嫩妈都成老鬼了,晚上可得好好喝点,嫩妈老二,你给我弄这科学家船上来,什么航线你还没给我说呢。”老九提到科学家的时候,虎躯明显一震。

  “九哥,我预计就在华夏沿海转悠,都是咱自己国家的海域,都是好航线,好航线,今晚上咱兄弟几个好好喝一杯。”我掏出一只红双喜递给老九,心想好不容易把老九忽悠来了,开航前是不能告诉他我们的目的地了,如果老九知道我们去黄岩岛附近的海域,别说船上有女科学家了,就算是有船上全部都是裸女,我估计他转身就会离去。
  日期:2017-09-25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