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4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面试了几个简单的问题,我又把老九和大厨推荐给了公司,公司海务经理把代理的电话发给了我,收拾了一下行李,我就坐上了去深圳的飞机。
  “李大副你好呀,这么年轻呀,结婚了没有?”刚下飞机,就碰到了在机场办事儿的代理,而他的问题让我腿肚子又哆嗦了起来。
  “结婚?阴亲算不算?”我咽了口吐沫,小心翼翼的说道。
  “额?”代理有些懵逼,尴尬的笑挂在脸上,他心里估计在想这个狗逼大副怎么这么不识抬举。
  我无奈的笑了笑,坐上了代理的汽车。
  虽说南海属于华夏的海域,但这条船貌似不仅是在南海航行,所以船上的配员全部是甲类无限航区的证书,刘洋比原来胖了一些,走路的时候腿却夹的更紧了,两个人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面,忍不住喝了几杯,当然我为了防止被他勾引,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刘洋这几年也应该有过一些痛苦的经历,看东西豁达了很多,在酒力的作用下把很多事情不避讳的告诉了我,有些内容实在太过暧昧,竟然还让我有些微勃。
  “小洋,我们这船是去南海搭钻井平台吗?”酒过三寻之后,我觉的是时候说些正事儿了,以前总是以职务相称,猛的叫他的名字,让我心里十分的不得劲。
  然而刘洋彻底喝多了,他掏出一支红双喜递给我,又把自己的手机打开,哗啦了几下之后把手机屏幕朝向我,神秘的说道:“小龙,你看着是什么?”
  我刚准备去接手机,刘洋快速的把手缩了回来,接着说道:“小龙,这事儿吧,你得听我慢慢给你讲。”
  原来一切需要从刘洋的爹,刘海开始讲起。
  刘海的故事:
  “九月九,龙王庙里走一走。
  猪羊牛,还有那看门的狗。
  苹果梨,还有那陈年的酒。
  咿个呀,哩个呀……
  都给那龙王准备够,
  哦嘿呦……
  龙王吃了咱的肉,
  龙王喝了咱的酒,
  就把咱们来保佑。
  大海里面走一走,
  只把那满网的鱼来收……
  哦嘿呦……”
  二十几个糙汉子赤裸着上身,在刘家滩村海龙王庙的祭祀台上大声高歌舞动着,祭祀台的正中央站着表情肃穆的大祭司,他用力的朝海水里张望着,不知道在等着什么。

  “龙王爷来了!”“龙王爷!”
  海水突然暴涨了几米,淹到了海龙王庙门前高台的第九级台阶,黑压压的鱼群开始浮头,黄鱼、黑鱼、棒鱼、鲈鱼、梭鱼、鲐鲅、跳跳鱼、虾虎,场面就简直无法形容,就像炸开了锅。这些鱼不断的朝高台这边涌过来,越聚越多,不断有鱼跳上来。
  “撒食!行祭!”大祭司跪倒在地上,脸紧贴着地面。
  糙汉子们把身旁整袋的面食丢到鱼群里,然后学大祭司的样子跪倒在地上。
  “龙王爷爷,保佑我爹娘能平安归来!保佑我爹娘平安归来。”刘海在人群的最前端趴着,嘴里默默的念叨着。
  这是刘家滩村秋捕的第26天了,村里出去了20几条渔船,按道理来说十几天就应该回来了,可是这次足足晚了10天,刘洋的爷爷是其中一条渔船的船老大,跑了40多年渔船的他啥风浪都见过,但是这一次的迟归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的,大祭司觉的事情有些不妙,因为文丨革丨中断了两年的龙王祭祀,被他重新发起。
  “打倒牛鬼蛇神!”“打倒封建迷信!”一群整齐的口号声打断了祭祀,刘海抬头一看,这不是村里的红卫兵吗,他们不是在搞串联,怎么有时间来这里?
  “二娃,你来这里做什么,这是龙王庙,龙王急了会惩罚我们的!”大祭司指着红卫兵的头头,大声责骂着,而红卫兵的头头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小儿子刘卫国。
  “刘德寿你个封建迷信的败类,你是我们刘家滩最大的走资派!是我们的阶级敌人,在反对封建迷信的热烈浪潮中,你竟然还敢祭祀龙王,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龙王,来人,把刘德寿拉去游街!今天我们要把龙王庙拆成一堆废石头!”刘卫国瞪着通红的双眼,像是一个已经失去理智的疯子。
  “你,你个小兔崽子,你,你”大祭司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么跟自己说话,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摸着胸口拿手指着刘卫国,一时又说不出话来。
  “给我砸!”刘卫国上前一脚把刘德寿踹倒在地上,随手拿起祭祀台上的烛台,重重的砸到了龙王爷的脸上。
  “你,你”刘德寿脸憋的发青,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渔船回来啦!”“龙王爷显灵啦!”人群里的尖叫声重新打破了刚才的闹剧,所有人都站起来身子,朝海边跑过去。
  刘海踮起脚尖往海里一看,两艘渔船像水里的落叶一般摇曳着,那船,那船不正是他们家的船吗?!
  “爹!爹!”刘海惊喜着大叫道,纵身跃入海里,拼命的朝渔船游过去。
  “爹,娘!”刘海从熟悉的首缆那里爬到船上,大叫着朝渔船尾部的生活区跑过去。
  死一般的寂静,除了海水拍打船舷的声音,没有听到其他的任何动静。

  “爹,娘,柱子叔!”刘海从主甲板跑进了生活舱里,大叫着几个亲人的名字。
  “咦,人呢。”刘海又沿着楼梯往上跑,最上面刘洋爷爷航船的驾驶台。
  “爹!”刘海推开驾驶台的门,里面还是空无一人,地上有一个敞开了的本子,突兀的摆放在那里。
  “咦,这不是柱子哥的宝贝疙瘩吗。”刘海走过去,捡起了地上的黑皮本。

  故事讲到这里,刘洋神秘的冲我笑了一笑。
  “小龙,这故事是不是很悬疑?”
  “我去,刘洋,你爹叫刘海?”我用手撩了一些额头的刘海,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
  “小龙,你怎么不问我那个黑皮本子上写的什么?”我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问题让刘洋有些伤心。

  “对不起,对不起,你那个黑皮本子上写的什么东西呀?”我也感觉有些不太好意思,刘洋请我吃饭喝酒还给我讲故事,我竟然纠结起他父亲的名字,但是这个故事确实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刘洋爹的爹出海碰到的悬疑事儿,放到现在用科学都能解释,无怪乎碰到什么水龙卷,碰到什么奇怪的天气,地理学上说那都是对流,很简单的东西。
  “小龙,那日记我爹一直保留着,这些照片就是日记本上的内容。”刘洋不忍心自己这么没有面子,就着我的台阶就下来了。
  我接过崭新的苹果5S,一共四张照片,发黄的纸张上面很娟秀工整的字迹,完全不像是一个叫柱子的人写的:
  1966年8月16日
  今天渔获不错,捞上来了好多马鲛鱼,交完公粮的话应该还能剩余不少。
  1966年8月17日
  天那,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们不该捞它上来的,明天我要把它丢到海里去。
  1966年8月20日
  它又回来了,已经第二个晚上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受多久,我知道就算是我说出这一切,别人也会以为我是牛鬼蛇神,也会批斗我。

  1966年8月24日
  我受不了了,它就在我附近,在我附近!我得下水去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