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4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那所破房子里面去的,几日的精神及生理的疲惫让我忘却了寒冷饥饿,倚靠在房门的左侧也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房门被人推开,乌拉拉的进来了几个中国姑娘,领头的是一个外国毛子。
  “天那!这里居然还有乞丐!?”熟悉的普通话让我惊的差点射了。
  “我去,这梦做得真实。”我揉了揉眼睛站起身子,用**的眼神回应着他们。
  老九卡带还有大厨三个人张着大嘴,似乎没反应过来。
  “九哥,好不容易梦里面这么多美女,你还愣着干什么。”我边说开始变脱衣服,眼睛也开始在人群中穿梭,准备找一个身材最好的,这么久了都不知道梦遗是什么感觉了。
  “九哥,中间那个不错,我先上,你们随意。”我大喊了一声之后,把衣服甩到身后,整个人朝中间最漂亮的妞扑了过去。
  他妈的一年多了,老子连个黄梦都没有做过,这次他妈的给我送来一群,周公这哥们怕我不懂挪威语,愣是送来的中国妞,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的硬成了铁锤,热泪盈眶。
  “嫩妈老二,你真是神人啊。”老九扶着被揍成猪头的我,竖起来了大拇指。
  “九哥,这梦做的太他妈生动了,我鼻子都快掉下来了,都流鼻血了你看看。”我从脸上抹了一把带血的鼻涕,感觉鼻子生疼,可是眼前的美女刺激到了我,这种野蛮妞现实中我征服不了,他妈的梦里还弄不死你个小骚蹄子,我脑海中已经开始准备好72种姿势,一把甩开老九,又扑了上去,
  “嫩妈老二,你小子真牛逼。”老九看着我的背影,大声称赞道。

  “啪啪啪”三个大嘴巴重新呼到了我的脸上。
  “卧槽,这帮小娘们还真野啊。”我一边抚摸着红肿的脸,一边嘴里**的笑骂道。
  “嫩妈老二,差不多就行了。”老九拍了拍我的肩膀,尴尬的说道。
  “九哥,醒了我一定得告诉你,你在梦里有多怂,起开,今天非得让丨内丨裤湿上三回。”我再一次挣脱开老九,人还没扑上去,就被领头的毛子又一次打飞。
  “哎呀我去,这么疼怎么还不醒。”我感觉脑袋好像炸掉了一般,疼痛四散开来。
  “等一下,梦里不是感觉不到疼痛吗?难不成,难不成这不是梦?”我定了一下神,看了一眼身旁的人们,卡带大厨已经哭成了泪人,老九的脸上也是从未有过的表情,这,这种感觉太真切了,这不是梦啊!
  “嫩妈老二,我们这次能回家了。”老九一脸正色的看着我。
  “九哥,我被人打了!”我把自己埋在膝盖里,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嚎哭起来。
  感谢万恶的资本主义入侵了我国,衍生了一群拥有丑恶嘴脸的投机倒把暴发户,当然我不喜欢他们,他们除了富二代没有带给我们别的东西,而我这次要感谢的是这些富二代们,她们闲来无事组织了一个北极圈采光团,我差点上了的那个姑娘,就是其中的一员,就是因为他们,我们得以回国。
  我的归来震惊了我们的县委宣传办,更可笑的是我竟然和隔壁村子一个死掉好几年的姑娘结为了阴亲,而且有了一个矮胖的丈母娘,从未见过面的妻子让我足足一个月没有睡好觉,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真的无法形容。
  卡带的父母用卡带的死亡证明办了人生第二张准生证,无奈人老体衰,而且当地没有闻名中外的莆田系红会福娃娃医院,两人耕耘播种了几个月却没有什么收获,卡带回家后第一个上门拜访的竟然是收缴准生证的计生委,这也让卡带整日以泪洗面,他妈的差一点在家就没地位了。
  大厨的老婆出乎意料的没有结交一个小白脸,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竟然没有赔偿款,派我们上船的中介公司老板在收到蓝宝石轮沉没的消息后,第一时间移民到了澳洲,以至于中介公司讨薪的员工比我们讨死亡赔偿金的还要猛烈,大厨的老婆坐了两次飞机去中介公司讨钱未果后,支付不起交通费用,也只能作罢。
  老九和我联系了一次后就又像原来一样消失掉了,移动公司则告诉我他的电话一直不在服务区。
  当然我的故事并没有结束,甚至说,仅仅才刚开始。
  我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能融入到陆地生活中去,更换完毕大副证书,接待了几个电视台的记者之后,一切好像又趋于平凡,而我也突然有了要重归船上的想法。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虽然我已经离开了海神公司很久,但我的英雄事迹被传遍了整个海神公司,甚至还传出了我和老九两人合谋把全船人杀掉后将船弄沉,然后将钱财转移的恶劣传闻,当然我也只能是呵呵一笑,毕竟那段日子我真的不忍回忆,日子就这么无聊的过着,我的生活开始变的颠倒,有时整夜不睡,有时睡到第二天中午,直到我一直隐身的QQ收到了一个老熟人的消息,而这个老熟人,就是当年的二尾子刘洋。

  “小龙,听以前的同事们说你们船沉掉了,很抱歉听到这个消息,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我现在已经做到老鬼了,在深圳的一家公司,这是我的新手机号135*********,我们船现在在船厂修船,甲板要更换全部的人员,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我希望咱两个还能在一条船上共事。”刘洋给我的QQ留言有些神秘,可能是因为我前妻是个鬼的缘故,总感觉有些阴森。
  我看了一下时间,凌晨3点,我接连给他发了几个消息都没有回复,应该是还在熟睡当中,仔细回想一下,似乎除了老九和大厨,刘洋算是我这几年的跑船生涯中最熟识的一个人了,虽然他的性取向有些问题,但不妨碍他是一个好人,尤其是在印尼遭遇海警诬赖的时候,他竟然还用他瘦弱的身体替我阻挡了一波攻击,想到这里我把我的电话号码发给他,同时把他的号码存到手机里,然后又尝试给老九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却还是移动公司妖娆性感的机器女声。

  刘洋是在第二天吃中午饭的时候给我打来的电话,他体贴的告诉我说看到我的消息是在凌晨发的,吃中午饭之前肯定不会起床,所以早上就没有给我打电话,而是一直拖到中午,看来这种半男不女的人果然细腻。
  刘洋离开海神公司户去了深圳的一家海洋工程公司,这家公司在南海承接了海上平台安装拆除,沉船沉物打捞等工程,他目前所在的船舶是条只有2500吨的工作船,船东好像是和中国合作的一个荷兰人,06年的日产船,船况不错,现在正在深圳一家船坞做开航前的检修工作。
  我心里有些犹豫,毕竟刚过了几天太平日子,况且2500吨的小船跑南海,风浪暂且不说,那地方菲律宾猴子闹的正欢,一不注意再起了战争,岂不是把小命丢到那里了。
  可是我实在受不了家里这种说不出来的氛围,尤其是农村老娘们的那种指指点点,稍稍考虑了几分钟后,也便同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