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8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笑了,说道:“女人,就她一个,男人还有你,哈哈。”说着,就踉跄着走出了房间。
  刚出去,他又回来了,说道:“明天我请客,先小范围的。”
  彭长宜说:“干嘛?”
  “庆祝我领证、结婚之喜呀?”

  彭长宜说道:“改天吧,你还是先跑跑这事吧。领证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区别?羿楠她也跑不了了。”
  吴冠奇说道:“我看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明天,明天咱们小酌一次。”
  彭长宜站了起来,说道:“我明天真的不行,要来两位客人,昨天就说好的了,我这周都不回家了。”
  吴冠奇点点头,说道:“那也行,想着我上午托付给你的事。”
  “帮我操持婚礼呀,怎么拿我的事这么不当回事?”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连证都没领呢,婚礼的日期都没定下来呢,着的哪门子急?该急的你不急,不该急的反而倒急。”
  吴冠奇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就说道:“那事好办,破财就能办到,现在,凡是用钱能解决的问题,是世上最好办的问题,只有羿楠才是最不好办的。”

  彭长宜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好,你这样说我也就放心了,这事,我就不操心了。先祝福你,早得贵子。”
  吴冠奇开心地笑了,用手指着他说:“半天就这么一句话让我听着舒心。”
  下午,彭长宜正在参加党政班子成员民主生活会,手机传来了震动,不知为什么,他有一种预感,感觉这个电话会打来,所以,头开会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关了手机,只有他设置了震动,他没有当时接听,连续喝了几口水后,拿着杯子就出来了。回到办公室,他关好房间的门,接通了电话。
  果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科长,下班了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没有,快了,在开会。”
  “哦,那我一会再打。”
  “呵呵,不用,我出来了。怎么样,明天能来吗?”彭长宜说道。
  “我倒是能去,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你回家?”
  彭长宜说:“我不回,前几天刚回去着,家里没事。”
  “如果科长不回去的话,我就去。”丁一说道。

  “好,我明天在机关等你们。对了,你们认识路吗?”
  “差不多吧,桃花节的时候,我不是去过一次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呵呵,我忘了这事了。这里,只有这一条盘山路,他如果没有开过山道,一定要小心,靠线行驶,中途停车的时候,一定要打双闪,不要在拐弯的地方停车,要在别的司机打远能看见的地方停车。还有,在山道上超车一定要注意,确保前面没有车的情况下在超车。山道超车比不得平地,一定要注意安全。”
  丁一笑了,说道:“好的,我一定转告。”
  “来几个人?”

  “算我两个。”
  彭长宜心里就动了一下,说道:“好的,我等你们。”
  “科长。”丁一叫了一声,说道:“明天,他还有任务,你,不要灌他的酒。”
  “他?他是谁?”彭长宜故意说道,话里就有了醋意。

  丁一说:“我同学,贺鹏飞。”
  “那要看他表现了,表现好的话就一滴都不让他喝。”
  丁一笑了,说道:“那好吧,明天见。”
  “明天见。”彭长宜最后又嘱咐道:“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上了盘山路后想着给我来个电话。”

  “明白,放心吧——”丁一的尾音拖得很长,糯糯的声音里,就有了那么一种久违的亲昵……
  下午的民主生活会散了后,康斌来到彭长宜的办公室,说道:“什么时候走?”
  彭长宜说:“去哪儿?”
  “回家。”
  彭长宜说:“明天来两个客人,这周我就不往回跑了,你要是有事就去忙,我明天过来。”
  康斌说:“没事,明天教育局去锦安提车。”
  彭长宜说:“提什么车?”

  “接送云中小学教师的班车。”
  彭长宜这才想起来,就说道:“哦,买的什么车?”
  “金杯面包。”
  康斌说道:“如果晚上不回家,咱们喝两杯去?”
  彭长宜说:“我也正想跟你说呢,咱们去找褚文吧。”

  康斌说:“叫他干嘛?”
  彭长宜说道:“小强要结婚了,两个人早就登记领证了,就差双方家长见面这一环节了,老褚因为自己那点事,羞于和亲家见面,小强让我去做做他爸爸的工作。”
  康斌笑了,说道:“是这样啊,老褚还耍起牛脾气来了,他有什么可牛的?”
  彭长宜说:“我分析他倒不是牛,就是自卑。”

  康斌说:“你就是再自卑,女孩家也没有瞧不起你呀?如果人家真瞧不起你,就不把闺女嫁给你儿子了,这个老褚,什么自卑,我看他是自大!真是的,走,找他去,寒碜他几句。”
  彭长宜知道,因为葛兆国的关系,康斌是很看不起褚文的,就连最初的褚小强他也是看不上的,后来,褚小强凭借自身的能力,尤其是在整顿矿山时的出色表现,才赢得上下一致的好评,康斌这才对褚小强刮目相看。当然了,褚小强能娶到省厅政委的女儿,他更是高看一眼了,这会儿听彭长宜这么说,当然是积极响应了。
  于是,彭长宜就直接给褚文打了电话,说有事找他,一会让小强去接他,他和康县长在福源山庄等他。
  撂了电话后,彭长宜笑着说:“老康啊,最近咱们喜事不断,那一对也成了,估计结婚也是最近的事。”
  康斌笑了,说道:“是羿楠和吴总吗?”
  彭长宜说:“是啊,今天上午来找我着,让我给他主持婚礼,他要在咱们三源举行结婚仪式。”

  康斌说:“那好啊,咱们给他隆重地操持。想来这个吴总追羿楠可是有段时间了,真是下了功夫了。”
  “是啊,也两个年头了。”
  “要说羿楠这丫头也可以啊,就是一直不脱口,别说,还真没见钱眼开,要是一般的女孩子,恐怕早就贴上了。”
  彭长宜说:“是啊,山区的女孩子相对来说还是淳朴一些。我知道,老吴追求羿楠那可是没少费心思啊。”
  康斌笑了,说:“是啊,我也听说了,咱们得好好闹闹老吴。”
  彭长宜说:“你怎么闹他都高兴,现在美得连嘴都快合不上了!”
  第二天,彭长宜准时来单位上班了。

  路上,老顾对于他这么早来上班还有些不解,说道:“大周六的怎么不多睡会?”
  彭长宜坐在后面叹了一口气,说道:“哪睡得着呀——”
  老顾当然无法理解彭长宜这两日复杂、郁闷的心情,也许,在他的眼里,三源按照彭长宜的意志,各方面工作都已经步入正轨,?县长康斌配合得力,去年又刚刚调整了基层班子,他应该没有什么睡不着觉的,而且,今天还是周六,他也不值班,自从他当上县委书记后,康斌照顾他家是外地的,在排值班的时候,就把彭长宜排除在外,所以,好长时间以来,老顾习惯了回家过双休日。冷不丁不回家,他还有点不适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