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7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说:“这么没水平的话你也说得出来?我就是什么好处都没从她手里得,她也会把手伸出来,不然,财富是怎么累积起来的?”吴冠奇白了他一眼。
  彭长宜瞪起眼睛说道:“我告诉你吴冠奇,你要是真想那样做的话,咱俩以后少打交道,这事太玄了。”
  吴冠奇看着他说:“你放心,即便真是白送的话,我也会让这事变得合理合法,现在倒不是那个问题,关键之关键是我不能给她。”
  吴冠奇又重新点上一根烟,坐下,抽了两口,看着彭长宜认真地说道:“我知道,她无非就是为了一个利,你帮我想个办法,单给她一块地,行不行?如果行,钱,我出。”

  彭长宜看着他,说道:“问题是你得跟她商量通,她说大师给她看了,就那个地方有利于她,你如果想改变她的主意,必须要有一个更强的理论支撑才行。”
  吴冠奇说:“你说得有道理,过两天我去一趟锦安,对了,她要地干什么?”
  “她刚才跟我说和北京的朋友合作,要在这里建一个疗养院。实际也是看中了三源的旅游业,我估计还是想开发。”
  吴冠奇点点头,说道:“你估计的没错,跟朋友合作,她负责拿地,负责管理,朋友们负责资金,这样,她就可以一分钱不出,空手套白狼。这个女人,哎——”

  彭长宜嘴角一翘,说道:“你还挺了解她呀?”
  吴冠奇看着彭长宜,说道:“我身边这样的人很多,当官的,当官的家属们,当官的情人们,有几个像你彭长宜似的那么刀枪不入,那么野心勃勃。”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怎么是野心勃勃,我是胆小,再说了,谁赚钱都不容易,我还是少给你们添点乱吧。”
  吴冠奇看着他,认真地说道:“长宜,我看好你。”
  彭长宜哈哈大笑,说道:“吴总,你就忽悠我吧。”
  “真的。”吴冠奇笃定地说道。
  “行嘞——别寒碜我了,还是说说眼前吧。”

  吴冠奇掐灭了烟,说道:“过两天我去趟锦安。”
  吴冠奇笑了,说道:“过两天我去趟锦安。”
  “怎么,你去拍马屁呀?”
  “不,我去捅捅马蜂窝。”
  “你要找领导告状吗?”
  “哪能呢?我吴冠奇还是懂得道上一些规矩的。按说,她的确帮了我不少的忙,也帮我赚了不少的钱,当然,我对她也是有所回报的,这是规矩。眼下,我不同意给她这块地,不是因为钱的事,是整个园区不能缺了这一角。”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我懂,但是你怎么去摆平她?她跟领导的关系你肯定比我清楚。”
  “那是,不过有的时候,也不像外人看到的那样,有的女人很会做事,也很会做人,有的女人就跟不会做事,急功近利,麻烦不断。领导毕竟是领导,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还是有所规避的,所以,并不是领导身边的女人有多么能,她们也有苦衷,也有一肚子的委屈,当失去恩宠的时候,她就只剩下敛财这唯一能够体现价值的地方了,往往这个时候不择手段,剜到篮里就是菜,但这个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搞不好就有可能殃及池鱼……”

  彭长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感觉这个吴冠奇实在是太精明了,就说道:“你啊,身上如果再多一层毛的话,就比猴子都精了。”
  吴冠奇抬起手,轻轻地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说道:“对不起,当着真人说不了假话,我怎么忘了,你也是官了,以后也会成为翟书记那样的官,甚至比他的官还要大,犯忌了、犯忌了,唉,我这人啊就是这个德行,贱,见到你,什么都想说,尤其是喝了酒。”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吃心的,因为我没有这样的女人。”
  吴冠奇看着,认真地说道:“在女人这个问题上,恐怕没有男人能说嘴,你即便现在没有,也不能保证以后没有。我在认识羿楠之前,觉得女人就是钱变的,只有让她们得到利益,你就能得到她们的身体,无论是庸俗的女人还是自视高贵的女人,都一样,区别就是庸俗的女人小钱能打发,自视高贵的女人可能更贪婪,手段更高明。那些整天围着领导身边转的女人,没有一个人心中没有小算盘的,有的时候你想找领导批个条子要个工程,真的没必要去攻领导的关。”

  彭长宜突然就想到了沈芳。
  吴冠奇见彭长宜不说话,就赶紧刹住话头,说道:“我这是雕虫小技,是不适用你这个志存高远的人,但愿我的话没污染了你的耳朵。”
  彭长宜听后,笑了,说道:“少来这套,你真以为我什么都没见过呀,哼。”
  吴冠奇笑了一下,说道:“不过说心里话,我跟共事,心里是最踏实的,坦然的,无论是你还是你目前这些职能部门的人,没有任何一点的吃拿卡要的现象,我还真担心,有一天你离开三源了,我还能不能在这个地方生存下去。”
  彭长宜笑了,说道:“如果我真的离开三源了,你放心,到那个时候,你吴冠奇在三源就根深叶茂了,各个职能部门该围着你转了,因为到那个时候,你就是爷了。”
  听到这里,吴冠奇赶紧给他作揖,说道:“长宜,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体会,尽管上边号召大力发展民营经济,但民营企业家的地位还是相当低下的,我们国家许多行业对民营企业都是一个字:不。所以,只要是那个……那个……执政一天,民营企业家的地位不会有多大的提高,因为,‘市场经济’有的时候就是一句空话,是一种招牌,或是在全球大气候下不得不有的一种姿态而已。如果相信这句话,那就会什么都干不成,所以啊长宜,我不得不悲哀地说道,你刚才那句话,纯粹是忽悠我,搞企业的人,在你们面前,永远都当不了爷,就是职能部门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小屁孩都能把我们这些人支使的团团转,甚至找不着北,我现在后悔死当初没听老爷子的话,走上这样一条路,不然,我现在起码也是一个部门的小爷了。”

  听了吴冠奇的话,彭长宜笑不起来,看着吴冠奇脸上的沧桑,你就不难看出他的企业活到现在有多么的不易。在中国,任何一个企业要想发展,要想活下去,都需要资本支撑,而这些资本有相当一部分是投入到了跟各个职能部门打交道的当中了,俗称商务成本,既然将其称为商务成本,可想而知,已经形成约定俗成的规矩了,后来,不知哪个伟大的人发明了一个同样伟大的词汇——潜规则。这个词汇的发明不亚于达尔文的“进化论”,不亚于当年的爱迪生,只不过这个词汇,在我们当今这个国度,更具鲜明的表现形式。

  吴冠奇站了起来,他说道:“长宜,这事交给我了,我自己去想撤。我得走了,今天说什么也要把结婚证领回来。我都答应羿楠了。”
  彭长宜说道:“你行吗,喝了那么多酒,还能开车吗?”
  吴冠奇说:“你还真以为我喝了有多少酒啊,这点酒,什么事也不耽误。搞企业太心烦了,还是回去看着我家羿楠舒服、开心。”
  彭长宜也站了起来,说道:“你不会眼里只有羿楠一个人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