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7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玉琼严肃地说道:“我在路边停了一下车,见旁边山上有个很古老的土地庙,修葺的很好,似乎香火很旺,就爬了上去,看了看。你猜,我看到里面供着什么?”
  彭长宜笑了,说道:“三源山区到处都是这种土地庙,土地庙里当然供着土地爷了。”
  玉琼没有笑,依然严肃地说道:“你说得没错,的确供着土地爷,而且还冒着香火,说明香火不断,但是在土地爷的旁边,还供着一个人。”

  “什么?我?”彭长宜吃惊不小。
  “是的,是你,你的一张大照片。”
  彭长宜眨巴着眼睛,申辩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这事!”
  玉琼说:“你肯定不知道,如果你知道就不会在那里供着了。我说得意思是,过去,邬友福把三源当成自己的天下了,几乎被他搞成了独立王国,认为天高皇帝远,他做什么上边不知道。现在,土地庙里居然供着你,你是不是也在走邬友福的老路?长宜,这是我进去看的唯一一个土地庙,是不是这山里还有其它的土地庙里供着你,我就不清楚了,所以,要引起你的注意。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给你上报领导的。”玉琼轻声细语地说道,她巧妙地把“领导”抬了出来。

  彭长宜后背有些冒汗,他赶紧双手抱拳给玉琼作揖,说道:“您一定高抬贵手,千万别给我上报,这事,我一点都不知道,吃完饭后我就去处理这件事。”
  玉琼笑了,说道:“我都说了,不会给你上报,请你放心好了,再有,我是很看好你的,市委头任命你的时候,我可是给你说了好话的呦。”
  彭长宜又双手抱拳,说道:“长宜知道,长宜知道,谢谢,太感谢了。”
  此时,彭长宜在心里有些瞧不起玉琼了,如果她不抬出翟炳德,彭长宜还有意给她促成这件事,她这么堂而皇之地抬出翟炳德,反而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明明知道这件事的难度,但还想为之,有些强按牛头饮水的意味。有可能翟书记根本就不知道她的打算,还有,上次戴秘书长就说,让他离这个女人远点,有可能翟炳德已经跟她有了裂缝,或者,翟炳德已经远离了这个女人,不然,玉琼今天不会这么刻意抬出翟炳德的。往往自视强大的人,其实都是空虚的表现。

  女人啊!他在心里感叹了一声,原以为,在高层领导身边的女人,水平要相应高一些,没想到,也是这样。这种女人,应该是部长说的那两种女人的前一种,是远离的对象。看来,领导除去管好干部、管好家人外,还要管好这些红颜们。
  此时,彭长宜最初和玉琼接触时产生的好感,现在已经荡然无存了。
  这时,他的电话震动了起来,他低头一看,是吴冠奇,他突然计上心来,说道:“您先坐会,我出去接个电话。”
  说着,彭长宜站起来就往出走,在电话没有接通的前提下,就佯装说道:“老兄你好,我在三源,是的,我今天回去,喝酒?哈哈,就这么点爱好……”等他真正走出去,来到楼下一个房间时,才接通了吴冠奇的电话,此时,吴冠奇的车已经飞速地进来了。彭长宜考虑到玉琼的司机有可能就在一楼附近的房间,不等吴冠奇说话,就小声说道:“贯奇,我说你听着,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喝酒,咱俩猛喝,必须喝醉。”

  吴冠奇没有立刻下车,而是在车里大声说道:“彭长宜,你少来这套,我说你是不是成心跟我过不去,三番五次搅我的好事不说,还让我喝酒,还必须喝醉,你是县委书记也不能这么欺负人不是。我出门的时候,我家羿楠就再三嘱咐我,不准我喝酒,我们准备要孩子,你怎么还能让我喝醉?真是不地道。”
  彭长宜严厉地说道:“你要个屁!婚还没结呢,你真想先上车后买票呀。我这是今天对你唯一的要求,是政治任务,如果不听,有你哭的时候,我警告你,她可是奔着你来的,你看着办。”
  吴冠奇愣住了,说不出话。
  “我告诉你,今天我帮你唱这出戏,咱们给她装疯卖傻,一个字,拖!拖过今天再说。要想达到目的,只有死命喝酒,她醉你也醉!”
  不等吴冠奇说话,彭长宜就关上了手机,快速走出房间,往楼上跑去,他必须赶在吴冠奇之前进去,然后还假装打着电话,边进屋边说道:“好的,好的,我晚上就回去,但我下午还有个会,可能早不了。好,我尽量往前赶,再见。”说完,挂了电话。

  玉琼说道:“今天是周五,下午还安排了工作?”
  彭长宜说:“民主生活会,上周就安排了。没事,老康主持,本来就是他的事,不影响喝酒,您来了,我怎么也得陪您喝几杯。”
  玉琼说:“如果下午有事咱们就不喝了,我喝了酒坐车就头晕。”
  彭长宜说道:“没事。”
  这时,彭长宜让饭店安排的菜已经端上来了,他看看表,说道:“这个吴冠奇,怎么回事,还不到。”
  玉琼笑了,说道:“热恋中不方便离开吧?”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没那么严重,我只是好跟他开玩笑。”

  又过了十分钟后,吴冠奇才晃晃悠悠地上来,头进门前,还使劲搓了搓脸,脸就红红地进来了,好不容易才“站”稳脚跟,伸出手跟玉琼握手,并煞有介事地张开双臂,夸张地要拥抱玉琼,玉琼赶忙躲开,说道:“没大没小的,怎么这么大酒味?”
  吴冠奇故意晃了两下身子,说道:“我在别处喝得差不多了,这个家伙给……给我……打电话,他说你……你来了,非让我过来,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开着车就飘过来的。”说着,又晃了一下,连忙扶着椅子,险些栽倒,还故意冲着玉琼打了一个酒嗝。
  玉琼来是因为有事,所以她是不想让大家喝醉的,就赶忙说道:“别,既然吴总喝了那么多了,你们下午还开会,咱们都别喝了,我是特地来三源看吴总来了,听说……”
  吴冠奇心说,我来的任务就是必须喝多,只有喝多了,才能和彭长宜演好双簧,他故意大着舌头说道:“玉琼,琼,你来了,我肯定要喝,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了,这老山背后的,你能来看我,我的小心脏该是有多么的激动啊,来,来,倒酒,倒酒!”

  说着,就晃悠着身子要去拿酒瓶,一不小心,身子就趴在了桌子上,服务员见状,赶紧给他们倒酒。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说,谁不知道你的酒量,你别为了逃酒假装醉?”
  吴冠奇双手使劲地支撑起身子,低着头,往上翻着白眼看着彭长宜,极其费力地从牙缝里往外挤着字,说道:“放……放心,我肯定喝,我是装醉,刚才,没……没喝!”
  玉琼说:“算了,他都喝成这样了,我们还是少喝点,意思一下就行了。”
  彭长宜说:“您怎么听他的呀?要是听他的话那父子都得分家,两口子都得打离婚。”
  说着话,服务员就将他们的杯子都倒满了,吴冠奇看着酒杯就去端杯,说道:“谁说我喝多了,今天刚开始喝,来,琼,我敬你。”说着,身体摇晃着站了起来,杯子里的酒就晃出了许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