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7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看着前沿观察所的掩体逐渐成型,接下来的工作是修整,高标准的抠细节。方华估算了一下时间,对刘飞说,“刘飞,你回去报告,可以派人过来了,他们要验收过,咱们才算是完成任务。”
  方华也懂得认真了,若是以前的他,干完活之后,会直接带着人返回。
  刘飞答应一声,扔下小锹跑起来——他更是诚恐诚惶,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再低不过。他再不认真干出点成绩来,以后真的没脸回家见人了。
  那边的斥候小组一看有个兵单独的跑了,顿时眼睛亮起来。小组长给部下打了个眼色,三人悄悄的往后退,到了一定距离之后,飞快地尾随着刘飞而去。
  刘飞沿着来时的路飞奔着,山林里的路很好认,刚刚踩过的痕迹很明显,没有草的地方也有清晰的脚印,主阵地的方向他自然不能忘记。
  突然的,刘飞看见一道黑影从侧面的树后迎面扑过来。刘飞下意识地要抬手去阻挡,却发现自己整个人被重重的压倒在了地,力量大到他诧异。
  “别叫!否则扭断你脖子!”迷彩脸压着声音恶狠狠地道,嗓子沙哑得令人害怕。
  刘飞忽然的放松了,不害怕了,因为抓住自己的是蓝军——他还以为遇到猛兽了。
  “带走!动作轻点!”扑倒刘飞的迷彩脸是个士,是小组长。
  过来摁着刘飞的俩兵也都是士官,都是下士,有个问士组长,“班长,我给丫的敲晕吧,扛着走快!”
  刘飞一听,眼睛一翻晕过去了。
  “这孙子。”
  那发问的下士几下把刘飞给捆结实了封嘴巴,扛在肩膀健步如飞的在另外两人的护送下飞快的下了高地。
  斥候小组带着俘虏返回到临时营地那里,兵们看见斥候小组扛着个挂着红军臂章的回来,顿时高丨潮丨了。
  刘飞一被放下来,有人架起了他的胳膊。
  来一名四级军士长,二话不说拉开了老拳往刘飞的腹部招呼。
  “哦……唔……”
  被封住嘴巴的刘飞,眼珠子瞪圆了,想叫去叫不出来声音,受痛要弯腰,去而被左右两个膀大腰圆的兵给硬生生的架着,只能这么眼睁睁的承受着痛苦。
  四级军士长压根没停手的意思,老拳一下一下的,往刘飞的腹部招呼,然后照着他的肋下招呼。这几下是有分寸了的,不至于打断骨头。
  刘飞痛得死来活去的,压根没能回过神来——怎么会打人呢,怎么会打人呢,怎么会打人呢!!!
  怎么能够打人呢!
  701团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对抗演习,更没有和机动作战部队打过演习,他根本不知道,机动作战部队这帮叼人打演习的手段。

  胃部的酸水都被打出来了,打人的四级军士长还没累,挨打的刘飞已经气喘喘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很多兵围着,外围自然的也散了不少警戒。
  第二指挥员问斥候小组的情况,士组长回答:“有个班在高地面构筑工事,看样子像是观察所,还有七个人,有个尉,但他们聚集在一起,我们没法下手,这个是独自跑出来的,看方向应该是要回去报告构筑情况。”
  想了想,士组长建议道,“排长,咱们把它端了吧。这个观察所的位置非常隐蔽,我看了一下,视野很好,我们右翼的进攻部队只要一出来,马会被发现。”
  第二指挥员朝他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低声,随即两人走到一边,第二指挥员压着声音说,“端掉不现实。会暴露咱们的位置,并且会促使红军废弃这个观察所。最好的办法是……”
  “留着?这样咱们至少知道它的具体位置,开打之后可以第一时间端掉。”士组长道。

  “没错。”第二指挥员道。
  士组长看了一眼那边的刘飞,皱眉道,“但是那小子明显是要回去报告的,如果长时间不见人,红军发现人不见了,肯定会怀疑。”
  第二指挥员看着刘飞,他还在吐,估计连胆汁都要吐出来了,整个人跟一滩烂泥似的被自己的兵架着。
  思索了一阵子,第二指挥员咬了咬牙齿,断然道:“策反他!”
  士组长顿时瞪大了眼睛,然后看见第二指挥员往刘飞那边去了。
  第二指挥员让人找来凳子,在猛士车边坐下,让刘飞也坐下,还叫人拿来了水,还是血牛这样的给力饮料,示意松绑,让刘飞喝,末了还掏出烟,问,“抽烟吗?”

  刘飞很怪这突然来的变化,擦了擦嘴角,一看手背有血,顿时又是一阵痛——不知道被那几个畜生打成什么内伤了。
  那几个膀大腰圆的个个脸都画着伪装迷彩的兵,大多数是士官,站在边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看着刘飞。刚才打他的四级军士长慢条细理的在那里揉着拳头,恶狠狠的哼了一声。
  “来一根,我们聊聊。”第二指挥员塞一根烟进刘飞嘴里,给他点。
  刘飞抽了一口,随即猛烈地咳嗽了几下,好一阵子才缓过神来。
  “我叫少兵,12旅虎穴营排长,虎穴营,你应该听过。”第二指挥员自我介绍道。
  笑着指了指刘飞,示意他抽烟,道,“不要紧张。看去,你没有参加过对抗演习?”
  刘飞的神情慢慢的才舒缓下来,终于再一次确定,自己是在兄弟部队手里,不是真的在敌人手里。他不敢看少兵的眼睛,低着眉眼点了点头。
  “嗯,我想告诉你,刚才这些并不算什么。我下部队两年,参加了三次集团军级别的对抗演习,旅级部队的也有两次。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并且,通常会你刚刚遭遇的要厉害得多。”
  少兵说着,侧头问了身边的四级军士长一句,“半年和万岁军打的那场,伤亡几个人来着?”
  “五人。”四级军士长简洁地回答。
  刘飞浑身一寒颤。
  少兵呵呵笑道,“演习打起来,并不是新闻报道的那么质彬彬。所以你刚刚遭遇的,并不算什么。断骨头的,缺胳膊断腿的,甚至造成残疾的,甚至……也都有的。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大多发生在战前侦察阶段。也是,当前,我和你的这种态势。”
  说着,他忽然问,“你第几年了?”

  刘飞浑身都在不可控制地微微颤抖,嘴唇哆嗦着,“第四年。”
  “这么说,你的军衔是假的。”少兵道。
  刘飞摇头,“不是。我犯了错误,被降衔了。”
  “哦?降衔?这种处分可不多见。”少兵有些意外。
  刘飞不愿再此多说。
  少兵脑子急剧地转动着,缓缓说,“我分析,你在现在的部队是待不下去了。受了这么重的处分,可能等待着你的是退伍回家。以前我也遇到过这种情况。通常,你很难让领导对你改观。”

  日期:2017-05-25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