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6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军问道:“难道她犯了什么错误?你以前就她认识?”
  陆鸣吹牛道:“岂止认识?我们还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呢。”

  李军打量了一下陆鸣一身破旧的衣服,有点不信地说道:“你和她是朋友?”
  陆鸣从李军的眼神看透了他的心思,说道:“那当然,要不然为什么吴警官要派我去试探她?说实话,我也挺为难的……
  万一她要是恢复了记忆力,岂不是我害了她?朱雅丽要是知道你暗中帮丨警丨察调查她的外甥女可能也会恨上你吧?”
  李军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也没办法,我身体不好,每个月还指望派出所六百块钱的工资呢……”
  陆鸣趁机说道:“要不然咱们别去朱雅丽家了,干脆在村子里磨叽一会儿,然后回去交差,就说周玉露没有认出我……”
  李军惊讶地盯着陆鸣说道:“这怎么能行?领导交代的事情可不能乱来……对了,你跟她是朋友,难道想包庇她?齐所长交代了,让我看着你呢,你必须按照我说的做……”
  陆鸣碰了一个软钉子,明白李军是个死心眼,如果再怂恿他,说不定回去向吴淼汇报呢,于是只得作罢。
  可一想到周玉露在意想不到的时间和地点见到自己,肯定不会有所防备,只要认出了自己,马上就会变成吴淼的阶下囚,一时心里还真有点焦急。
  虽然他和周玉露之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但回想起在毛竹园那个难忘的夜晚,心中总有有点不忍,何况他还一直期盼着跟她来一次浪漫的邂逅呢,如果让吴淼把她抓走了,还邂逅个屁啊。
  没多久,两个人就来到了村口,迎面碰见一个村民,冲李军说道:“哎呀,你跑哪儿去了,上午三缺一到处找你呢,晚上来不来……”
  说完,瞥了陆鸣一眼,问道:“你家亲戚?”
  李军摇摇头道:“不是……等一会儿就没事了,晚上肯定有时间……”

  村民笑道:“多带钱啊,到时候可别又问我借……哎,你这是去哪儿……”
  李军说道:“我去朱雅丽家办点事。”
  村民一听,有点紧张地小声说道:“我看你现在还是别去,她家里好像出事了……”
  李军惊讶道:“出什么事了?”
  村民说道:“好像是来了丨警丨察,把她外甥女带走了……我还一直觉得奇怪呢,她外甥女为什么在这里一住就是几个月,没想到是犯了事……”
  陆鸣一听,心中一跳,急忙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村民疑惑地瞥了陆鸣一眼,说道:“就刚才的事情……人刚刚带走,朱雅丽正急着进城找她姐去呢。”
  陆鸣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周玉露的事情既然有市局刑警队过问了,还有哪里的丨警丨察会插手这件事呢,并且时间也太凑巧了,刚好抢在吴淼之前带走了周玉露。

  李军也一脸吃惊的样子,好像有点糊涂了,说道:“怎么回事?我们刚刚从山口那边过来,没看见有警车啊……”
  陆鸣失声道:“哎呀,他们肯定是从董家岭福田小区那边绕过来的……你赶快去给吴警官报信,我追上去看看……”
  说完,也不等李军做出反应,拔腿就跑进了村子,三拐两拐就不见了,李军犹豫了一下,好像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马上回头去向吴淼报信去了。
  陆鸣对青塘村一带的地形已经非常熟悉了,不一会儿就穿过村子的中心地带,沿着一条小坡道往一座小山爬上去,他知道,朱雅丽的家就住在那边。
  刚爬到坡顶,忽然看见迎面急匆匆跑来两个人,一个是六七十岁的老汉,另一个是三十来岁的年轻男人。
  也许是双方都是一副急匆匆的样子引起了彼此的注意,陆鸣忍不住就停下身来,而老汉放慢了脚步,两个人气喘吁吁互相打量了一下,马上就认出了对方。

  “好哇,你这个骗子,终于抓到你了,原来一切都是你在暗中搞鬼啊……栓子,快……快抓住这小子,你表姐的事情肯定跟她有关……”只听老汉大声说道。
  陆鸣一眼就认出这个老汉正是那天在池塘钓鱼的四舅,当时他莫名其妙冒充周玉露的老公,还骗了老汉两条鲫鱼,这事本来早就忘记了,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产生了戏剧性的效果。
  “哎呀……四舅,你可别……别误会啊……周……周玉露呢,她是不是出事了?”陆鸣一时哪里说的清楚。
  那个叫栓子的年轻人好像一头雾水,问道:“四舅,到底怎么回事?”
  老汉指着陆鸣,颤抖着山羊胡说道:“那天碰见这小子在村子里晃悠,我看他不是村里人,问他哪来的,他竟然说是你表姐夫……
  晚上我去你妈家问过你表姐,才知道你表姐夫压根就没有来过咱们村……今天你表姐刚被丨警丨察抓走,这小子就出现在这里,这事肯定跟他有关。”
  栓子一听,一双眼睛就瞪得牛似的,冲陆鸣喝道:“你是干什么?是不是你向丨警丨察告的密?”说着话,一只蒲团般大小的手就抓住了他的一条胳膊。
  陆鸣这才明白他们怀疑周玉露被抓是因为自己告密,顿时哭笑不得,焦急道:“这事跟我没关系……我是……是你表姐的朋友……哎呀,你放开我……丨警丨察就在那边山口呢……抓你姐的丨警丨察可能是冒充的……”

  老汉哪里相信陆鸣的话,冲栓子说道:“丨警丨察说你姐利用丨警丨察身份敲诈别人,我看这事跟这小子脱不了干系,别让他跑了,到时候把他交给丨警丨察……”
  陆鸣知道眼下根本没法跟这一老一小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本想问问周玉露被抓的细节,可两人根本不会给他的机会,所以只想先脱身再说。
  不过,他见栓子身材虽然没有自己高,可那身体壮实的就像小牛犊,要是纠缠在一起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于是趁着他还有没有下决心抓自己,忽然一扭身甩脱了胳膊上的手,撒腿就朝着一条小路冲去。
  只是仓促间用力过猛,他身上一直穿着的那件破衣服被扯掉了一条袖子,半个膀子露在外面,看上去说不出的可笑。

  “哎呀,别让他跑了……快追啊……”只听身后的老汉大声喊道。
  栓子好像才反应过来,一边朝着陆鸣追过来,一边喊道:“你给我站住……让我抓住非打断你一条腿……”
  陆鸣在学校的时候曾经获得过全校百米赛跑的第二名,何况眼下有狗急跳墙之势,栓子一时还真追不上他,不过,嘴里仍然不停地大呼小叫着狂追不舍。
  两个人一前一后追逐着,转眼间就跑出了狭窄的小山坳,前面就是比较开阔的田野,远远的果然看见两个丨警丨察和一个女人刚刚过了那座精致的小木桥,那条小路正是通往福田小区。
  两个丨警丨察显然听见后面有人追赶,不过并没有紧张,反而停下身来看着两个男人朝着这边跑过来。
  其实,陆鸣也不能确定这两个丨警丨察是假冒的,他现在并不害怕丨警丨察,反倒希望这两个丨警丨察货真价实,这样周玉露反而不会有什么危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