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6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所长笑道:“可靠,青塘村如果有什么可疑人物一般逃不过他的眼睛,不过,最近有不少城里人开始注意这个偏僻的小村子,一些农民家里闲置的房屋也开始出租,我们正在对这些租房子的人进行审查……”
  “有什么形迹可疑的人吗?”吴淼问道。
  齐所长摇摇头说道:“目前还没有发现……”
  潘浩说道:“我注意到附近有一个福田小区,应该也算你们的辖区,你们对这里的业主了解情况吗?”
  齐所长说道:“福田小区的业主基本上都是城里面的有钱人,并且老年人居多,公寓虽然都卖出去了,可入住率并不高。
  有些业主只是在节假日的时候偶尔来住几天,治安情况一直不错,从小区竣工直到现在还没有发生过刑事案子,小区的保安队长是我们的协警,业主情况一般都了解……”

  吴淼皱皱眉头问道:“这个小区的开发商是谁?”
  齐所长说道:“开发商是嘉豪房地产开发公司,跟我们打交道的是一个外地女人,名叫周丽,她是法人代表。
  不过,我私下听说这个女人在市里面很有背景,福田小区项目也有大洋集团公司的股份,几年前大洋集团总裁杨毅还来这里考察过项目,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是太清楚……”
  吴淼说道:“你让人留意一下,看看这里有没有陆家的产业,我听说陆家二小姐陆丽的旅游公司要在这一代开发,目前有什么动静?”
  齐所长笑道:“倒是有所耳闻,不过这些事都是镇上的领导的业务,跟我们就没多大关系了……哎呀,我们还是先吃午饭吧,边吃边聊……”
  说完,就带着吴淼和潘浩去了派出所的食堂吃午饭,这里陆鸣倒也没有像罪犯一样被关起来,而是被软禁在一间办公室里面,不时有丨警丨察过来串个门,好像是担心他跑了。

  直到现在他都没有猜到吴淼的真实意图,看上去既像是来这里办事顺便捎带着自己,又像是别有用心的刻意安排,不过,这里距离福田小区只有十来公里路程,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吃过饭之后,有好一阵没有看见丨警丨察进来,陆鸣的目光就慢慢移到了桌子上那部座机上。
  说实话,他目前之所以心中没底,就是搞不清楚蒋竹君是不是已经“叛变”了,只有在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后,他才能对吴淼接下来的审讯采取相应的对策。
  所以,眼下他急于和蒋凝香取得联系,问问蒋竹君的情况,以便做出最后的决定,他觉得蒋凝香母女眼下还不至于出卖自己。
  说实话,在财神银行的那些钱曝光之后,自己也没什么值得出卖的了,即便是自导自演的被绑架情节,说白了还不是在替蒋竹君隐瞒真相?就不信母女两不明白自己的苦衷。
  不过,如果徐晓帆知道了自己和蒋竹君之间“不正常”的关系,恐怕会对自己的行为做出新的评估,必然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会对自己产生新的怀疑。
  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丨警丨察探进头来看了陆鸣一眼,正想离开,陆鸣说道:“哎,警官,我想上厕所……”
  丨警丨察说道:“厕所在院子里,自己去吧……”

  陆鸣一听,赶紧走了出去,回头看看,却没有发现那个丨警丨察跟上来,心想,看来,吴淼也就是吓唬一下自己,并没有认真。
  就凭她的火爆脾气,如果真掌握了自己的犯罪证据的话,早就用手铐把自己铐起来了,哪儿会这么客气。
  这样一想,陆鸣也不起厕所了,在院子里晃悠了一圈,然后偷偷回到那间办公室,侧耳听听,没有一点动静,估计丨警丨察们都去吃饭了。
  于是他一点都没有犹豫,伸手就抓起了桌子上的那部座机,迅速拨了蒋凝香留给他的那部手机号码。
  没想到好一阵没人接听,就在陆鸣担心有人进来的时候,传来了蒋凝香的声音。
  “你……这是在哪儿?”
  陆鸣没想到蒋凝香一下就确定是自己的来电,不用说,她这部手机是专门用来跟自己联系的,没想到在这方面母亲和女儿一样内行。
  “我和丨警丨察在一起……我告诉你,我可什么都没说……竹君在哪里?她是不是把什么都告诉丨警丨察了?”陆鸣急促地问道。
  蒋凝香一听,好像也有点紧张,小声道:“胡说什么?她都没有露面呢……你这是怎么回事?”

  陆鸣一听,心里有了底,急忙小声说道:“我已经离开那里了……眼下有点小麻烦……”
  正说着,好像隐约听见脚步声,急忙压低声音道:“不说了……有人来了……”说完,把话筒扔在机架上,赶紧趴在桌子上假寐,嘴里还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有人在桌子上拍了几下,陆鸣装作睡眼惺忪地抬起头来,看见吴淼站在那里一脸惊异地盯着他,似乎惊讶于他在这个时候竟然还睡得着。
  “吃饱了吧,现在我们来谈谈你的绑架案……”吴淼拉过一把椅子在陆鸣的对面坐下来,一边说道。
  陆鸣装出一副不耐烦地样子说道:“我昨天晚上跟徐队长都说清楚了,不知道你究竟想谈什么?
  我被绑架了四个月,你们不但不闻不问,现在我好不容易脱离了危险,你又纠缠不休,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用心?”
  吴淼哼了一声道:“你敢说这四个月都在绑匪的手里?”
  陆鸣一脸气愤地说道:“不在绑匪的手里在谁的手里?你到底想说什么?”
  吴淼盯着陆鸣说道:“刚才下李村那个老王头的话你都听见了,我基本上可以确定,并不是绑匪把你关在那里,而是你自己把自己关在了那里,然后让人报警,导演了一场自救的闹剧……”
  陆鸣听得心惊肉跳,嘴里质问道:“我难道是神经病?我为什么要把自己关起来?难道被你们救了会有奖金?”

  吴淼好像也无法自圆其说,犹豫道:“也许,你被绑架是真的,但是,你可能已经和绑匪达成了协议,或者你和绑匪之间出于某种利益互相勾结……所以他们放了你,而你为了掩人耳目,故意导演了这场闹剧……”
  陆鸣不得不佩服吴淼的第六感官,她的推理尽管和事实还有距离,可也差不多被她猜了个**不离十,不过,只要她还停留在猜测阶段,就没必要跟她客气。
  “随你怎么想?我也懒得跟你多费吐沫……别忘了,我还是徐队长的线人呢,有些事情也没必要跟你解释,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自编自导的,也不犯法……”
  陆鸣给蒋凝香打过电话之后,已经有了底气,再发现吴淼只是猜测,说话的语气就强硬起来。
  谁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吴淼听陆鸣说自己是徐晓帆的线人,没必要跟她解释,不由地想起昨天晚上徐晓帆跟陆鸣谈话的时候打发她出去的情景。
  一时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盯着陆鸣问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是徐队长让你这么做的?”
  陆鸣本来就有一颗个玲珑剔透的心,马上就从吴淼的话里听出一丝异味,顿时就想起了周玉露,心中一动,带着点挑拨离间的语气含糊其辞地说道:
  “这你就不用多问了,你们整天在一起,有什么疑问只管问她好了……对了,如果你今天仅仅是为了这件事,我就没时间奉陪了,我还急着回家喂猪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