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6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不出所料,十几分钟之后,汽车开进了一个小村子,虽然只来过两次,可陆鸣依稀记得就是自己被关押的地方。
  张所长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对吴淼说道:“我们直接去现场,他一会儿就来……”
  汽车开上了一条高低不平的土路,颠簸了十几分钟之后就停在了山坳里的一栋旧房子面前,吴淼打开车门跳了下去,然后冲陆鸣喝道:“下来……”
  陆鸣战战兢兢地钻出来,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旧建筑,心想只能哀叹自己倒霉,也不知道哪个地方做的不够周密,居然露出了破绽,幸运的是和小金库没什么关系,否则可就前功尽弃了。
  “你是什么时候被绑匪带到这里来的?”吴淼一边走进屋子四下查看,一边对心神不属的陆鸣问道。
  “这我哪儿知道?我的眼睛一直被蒙着,什么都看不见……”陆鸣狡辩道,反正他打定主意,不到最后时刻绝不认账。

  吴淼质问道:“就算被蒙住眼睛,难道就没有时间概念了?是一天还是两天,怎么会不知道?”
  陆鸣哼哼道:“具体时间谁能知道……凭感觉大概一两天左右吧。”
  “一天左右?”吴淼冷一声道:“一天时间你总要吃喝拉撒吧,我问你,你是在什么地方拉屎拉尿的?”
  尽管陆鸣事先考虑过自己被解救之后丨警丨察可能会提到的所有问题,可显然没有想过拉屎拉尿的问题,一时被吴淼问住了,随即模棱两可地说道:“以前都是有人带我上厕所……可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手脚被捆也不能动,怎么拉屎拉尿?”

  吴淼说道:“一两天不排泄?你还是个人吗?”
  陆鸣狡辩道:“这你就不知道了,一个人在非常时期一个星期不排泄也很正常,不信你去看守所体验一下,刚抓进去的人经常好几天不拉屎拉尿呢……”
  正说着,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声,只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农民走了进来,张所长冲吴淼说道:“这位是下李村的老王头,他就是目击者……”
  陆鸣一听,吃惊地打量着面前的老王头,心想,怎么还有目击者,自己和阿龙来过这里两次,从来没有看见附近有什么人,这个老王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搞不好是吴淼这婆娘给自己设的局。
  “王叔,你说说,昨天你在这里都看见了什么?”吴淼冲老王头问道。
  王老头瞥了一眼陆鸣,说道:“昨天早晨的时候,我在那边翻地,看见那边路口停着一辆小车,有两个人朝着这栋房子过来。
  当时我心里还奇怪呢,洪福家的这栋老宅子好几年,怎么会有人来,我还以为他把这里卖掉了呢。
  中午吃饭的时候正好碰见洪福的婆娘,就问她这件事,她说,这房子白白送人都没人要,哪有人买,可能是城里人来山上玩呢……
  当时我也没在意,下午的时候,我想把剩下的一点活干完,没想到那辆车还停在那里,大约半个小时后,我听见说话声……
  我走到那个坡地后面看看,正好看见一个年轻人从屋子里出来,隔着窗户和里面的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一个人开车走了,里面的人一直都没有出来。
  我心里还一直纳闷呢,以为另一个人在这屋子里住下了,可等我翻完地刚回到家里,听说派出所的人来了,说是这里关了一个人……”
  吴淼打断老王头问道:“你早晨看见从车里面出来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不是他?”
  老王头眯着眼睛把陆鸣细细打量了几眼,说道:“像……这衣服挺像……我还奇怪呢,城里人怎么穿的的这么破……不过,那个人穿的倒是挺体面的……”

  吴淼问道:“你当时觉得他是被人胁迫来这栋房子的吗?”
  老王头摇摇头说道:“不像,两个人边走边说,就像熟人一样……”
  陆鸣恨的牙痒痒,恨不得用一块布堵住这个是非老头的嘴。
  “那你下午听清楚他们两个说些什么吗?”吴淼继续问道。
  老王头摇摇头说道:“耳朵有点背,没听清楚……”
  潘浩问道:“你听见他呼救了吗?”
  老王头说道:“没听见,要是听见的话,我肯定要过来看看……”
  陆鸣忍不住质问道:“你既然耳朵背,怎么知道我没有呼救……”
  老王头已经从丨警丨察的态度看出陆鸣不像个好人,于是就不客气地说道:“我耳朵虽然背,也没有背到听不见打雷的程度……我们这里很清静,站在山坡上大喊一声,村子里都能听得见……”

  吴淼说道:“好了,王叔,你先回去吧,有事再找你……”
  等到老王头走后,吴淼冲张所长问道:“村子里找到那个报警的人了吗?”
  张所长摇摇头说道:“没有,肯定不是村子里的人……”
  “报警的手机号码呢?有什么发现吗?”潘浩问道。
  张所长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值班室那部座机显示屏坏了,来电显示看不见……你们可以通过电信局查一下……”

  离开下李村之后,吴淼把张所长送到镇上,陆鸣以为她肯定要带自己回公丨安丨局审讯,可没想到汽车并没有往回走,而是一直朝着董家岭方向驶去。
  这一下,陆鸣还真有点沉不住气了,心想,该不会出现连锁反应吧,她带自己去董家岭干什么,那里除了自己和蒋竹君的秘蜜公寓之外就是财神的小金库,可经不起半点闪失啊。
  妈的,昨天晚上徐晓帆这婆娘装的挺像,还以为她真的放过自己了呢,没想到一大早就让吴淼给自己来了一个突然袭击,也不知道她究竟想干什么。
  就算最后她搞清楚绑架自己的人是蒋竹君,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还能追究一个卧底的刑事责任?
  当然,如果事情仅仅停留在绑架这件事的范围之内,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怕拔出萝卜带出泥,旧的怀疑还没有完全消除,又引起徐晓帆都自己心的猜忌,那可就麻烦了。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顶住吴淼的进攻,这婆娘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确凿的证据,只要没有证据,就什么都不能承认。

  差不多中午时分,汽车在距离董家岭不远的一个小镇派出所停下来,刚下车,就看见所长带着两个民警迎出来,就像是接待领导似的。
  “齐所长,先找个地方把这小子关起来,给他弄点吃的……”吴淼吩咐道。
  陆鸣一听,居然把自己当成了罪犯,心里一阵恐惧的同时又一阵分愤怒,跳着脚不顾一切地嚷嚷道:“哎,你说……我有什么罪?你为什么要关我……没想到你们出尔反尔忘恩负义……过河拆桥……我要找徐晓帆说话……”
  陆鸣刚叫嚷几句,就被两个丨警丨察抓住双手拖出了办公室,齐所长有点不解地问道:“吴警官,这小子就是陆鸣?怎么带到这里来了?”
  吴淼点点头说道:“带着他自然有用,怎么样?周玉露在村子里吗?”

  齐所长说道:“在……早晨我们在村子里的秘密联防还去她姨妈家里看过……”
  “发现有人来找过她吗?”吴淼问道。
  齐所长摇摇头说道:“这倒没有……每天只看见她出来散散步,其余时间都待在屋子里,很少出门……”
  潘浩问道:“你们那个秘密协警可靠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