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6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一脸挑衅地说道:“我哪儿也不去,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就先告诉你,过几天我就准备在本市开一家专卖学生教材和办公用品小超市,我会把具体地址发给你,这样你就随时可以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了……”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我可没这个闲工夫,你也不用太把自己当人物了……”
  陆鸣盯着徐晓帆扭着屁股出门的背影,心里发狠道:妈的,你等着,老子早晚会成为W市的人物,到时候让你替老子站岗呢。
  徐晓帆走后,陆鸣本想当天晚上就离开医院,可一想到自己在市里面也没有地方可去,住宾馆还要掏钱,赶回董家岭又太晚了,干脆就在医院住一晚算了,明天早晨再出院。
  然而,等到第二天早晨陆鸣打算出院的时候,可把他气坏了,没想到昨天晚上在伤口抹了一点药,又睡了一晚上,医疗费竟然高达两千八百多,并且还要他自己付。

  且不说他是被丨警丨察直接从绑架的现场救出来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一分钱,就算有钱他也不打算付。
  在他看来,这笔钱应该由公丨安丨局支付,毕竟,自己是在他们保护之下被绑架的,现在好不容易跑出来,难道连一点医药费都要自己出吗?
  何况,自己做为无名英雄刚刚给他们找到了一大笔赃款呢,付点医药费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妈的,公丨安丨局肯定封锁了自己被救的消息,否则记者们早就来了,要不是眼下需要保持低调的话,真想找几个记者来曝曝光呢。
  “哎,你这人也太不讲道理了吧?人家公丨安丨局救了你的命,怎么还要让别人替你付医药费啊……”一个护士在听了陆鸣的牢骚之后气愤地说道。

  陆鸣哭丧着脸说道:“可我身上也没带钱啊……”
  “你可以给家里人打电话啊,难道没有亲朋好友吗?你不结清住院费是出不去的,要不然我们只有叫丨警丨察了……”女护士看看陆鸣一身破衣服不屑地说道。
  陆鸣一听叫丨警丨察,好像更受刺激了,跳着脚嚷嚷道:“叫啊,你去叫丨警丨察啊……老子真等着他们来结账呢……”
  就在这时,陆鸣忽然看见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走了进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吴淼,不知道为什么,陆鸣对徐晓帆倒不怎么害怕,可就是害怕这个最早就跟踪过他的女丨警丨察。
  “哎,你们怎么连住院费都不帮我结啊……”陆鸣一看见吴淼,马上先声夺人地质问道。
  其实昨天晚上徐晓帆也是忙得把这件事忘记了,早晨想起陆鸣今天恐怕会出院,马上派吴淼来替陆鸣结账,这倒不是这笔钱必须由公丨安丨局付,而是她知道陆鸣肯定是身无分文。
  吴淼本来就不愿意来,见陆鸣一副嚣张的样子,眼睛一瞪,训斥道:“怎么?难道公丨安丨局欠你的?为什么要替你付账?”
  如果是徐晓帆,陆鸣倒还想争辩几句,可碰见吴淼,他只能认倒霉,要是口袋有钱的话早就掏钱走人了。
  “好好,你们不付就算了……我口袋没钱,就算先帮我垫付一下,难道你还怕我赖账?”陆鸣只好退而求其次,只想赶紧离开医院。
  吴淼哼了一声道:“走吧,你不是要出院吗?”
  陆鸣总觉得吴淼对自己有点不怀好意,可还指望着她把自己带出医院,所以只好怀着忐忑的心跟着她乘电梯来到了一楼大厅。

  原本打算趁着吴淼结账的时候开溜,可没想到女人直接带着他往外走,并且奇怪的是也没有人拦自己,好像跟着丨警丨察就不用结账似的。
  “进去。”吴淼拉开一辆轿车的门命令道。
  陆鸣一愣,问道:“干什么……”
  吴淼伸手按着陆鸣的脑袋,把他一边往车里塞进去,一边说道:“让你进去就进去,废什么话?”
  陆鸣只好钻进了车后面,刚刚坐稳,只见医院里跑出来一个穿着便衣的男人,走到车跟前抱怨道:“这小子不是没受伤吗?怎么医疗费快三千块了?”

  说完,男人钻进了前民的驾驶座,吴淼则钻进来坐在了陆鸣的身边,好像生怕他跑掉似的。
  妈的,原来是一伙的,这婆娘想干什么?这是要带自己去哪里?难道徐晓帆还不放过自己?
  “这……这是去哪儿?”陆鸣见男人开着车出了医院的大门,一脸疑惑地问道。
  “闭上嘴,到地方你就知道了?”吴淼训斥道。
  陆鸣焦急道:“你……你什么意思?昨天晚上徐队长说已经没我的事了……”
  吴淼哼了一声道:“她跟你没事了,我们之间还有点事呢。”
  陆鸣想起自己曾经的罪过这个婆娘,怀疑她这是公报私仇,可前面那个男人看上去好像也是丨警丨察,心里顿时就不安起来,嘴里虽然不出声,脑子里却快速转动着,琢磨着吴淼究竟找自己干什么。
  十几分钟之后,陆鸣惊讶地注意到汽车竟然出了城,继续行驶了几分钟之后,吃惊地发现,汽车竟然开上了去董家岭方向的高速公路,顿时脑门子上汗都出来了。
  心想,难道他们已经发现自己的藏身地点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只有一种可能,肯定是蒋竹君那边出了问题,联想到昨天晚上徐晓帆怀疑自己撒谎的事情,一颗心不禁一阵狂跳。
  “哎,你们究竟想干什么?不说清楚我哪儿也不去……”陆鸣大声嚷道。
  吴淼斜睨着陆鸣说道:“不去?难道由得了你?怎么?是不是做贼心虚啊。”
  陆鸣争辩道:“徐队长已经说了,我的缓刑期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可是普通市民……你这是非法拘禁,我……我不去……”
  说完,伸手就拉车门,可已经上了锁。
  吴淼一把抓住陆鸣的一条胳膊喝道:“你给我老实点,是不是要我把你拷上啊……”
  陆鸣一听,还真不敢动了,嘴里却嚷嚷道:“我……我要告你们……我要打电话,我要给徐队长打电话……”
  坐在前面的潘浩扭过头来说道:“你想告我们?先别急,等一会儿你就会改变主意了。”
  陆鸣听了,心里越发不安,隐约觉得自己的诡计有可能已经被识破了,最让他担心的还是那几个金库,如果被丨警丨察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半个小时之后,汽车停在了一个小镇上,吴淼坐在车里给什么人打了一个电话,不会儿一个男丨警丨察钻进了汽车的副驾。
  “张所长,人在哪儿?”吴淼问道。
  男丨警丨察看了一眼陆鸣,说道:“在村子里,我们现在就去……”
  陆鸣不用看这个张所长,只听他的声音就已经认出是谁了,没想到就是昨天晚上救自己的那个派出所丨警丨察。

  妈的,怎么回事?吴淼这婆娘该不会是怀疑自己被绑架的事情吧?见鬼,难道被她发现了什么破绽?也许是这个派出所的丨警丨察坏了自己的好事,多半是被他发现了自己造假的痕迹。
  如果万一被吴淼拆穿了自己的把戏该怎么自圆其说呢?妈的,顾不了这么多了,只有用蒋竹君做挡箭牌了,她不是已经当上卧底了吗?就算徐晓帆知道她暗中捣鬼,又能把她怎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