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2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同时,又分外地刺激人。手慢慢地探进去,也就与那突出来到物事碰着,感触到它的坚硬。郑雨苏忍不住抬眼看他一下,他也在看着自己的动作,他那笑有些得意。郑雨苏心里给他这样的笑意激发,也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在办公室里,留给他们的时间又会有多少?
  拨开里面的遮挡,很小心地将那狰狞之物放出来,虽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当真冒出来郑雨苏是还是吸了一口气。当然,她对这些所知不多,但却是能够进行比较的。将裤链尽可能分开宽些,免得造成刮伤之类的。雄大之物冒出来,用手去握着,郑雨苏无论如何也不敢再看那玩意。几乎想象不出,自己怎么能将这容纳近里面去。
  杨秀峰也将她的里裤挑落,在她抬脚时,也就将她的腿搂起来,要往办公桌上放。郑雨苏转而看着他,见他有那意思,也就小心地顺着他往办公桌上靠。只是,杨秀峰也没有让她就躺着,而是让臀落在办公桌沿上,面对着这他弓弯着腰。等男人站在办公桌边,郑雨苏的手也就勾住了他的肩。虽不着力,但还是不想躺下去。臀落在办公桌沿,两腿曲着夹住他的腰背,也就可省不少的力。
  面对着面,会让彼此之间有更好的交流与默契,也会让他们对对方有更强烈的认同。郑雨苏连衣裙没有脱下,裙筒给翻卷上来,从她自己的视角也就无法看到自己腿间的境况,只是,却能够看到他那吓人的狰狞,威武雄壮地向自己逼近了。看着那东西,不由地浑身都紧张起来,杨秀峰也就感觉到她的紧张,说,“怕什么,上次不是很好吗。”
  郑雨苏就想,上次在车里,黑灯瞎火的虽说手握住那东西,但那又现在大白天的看着这样吓人?这么一个物事,要让自己容下去,如何受得了?当然,心里虽想,但却不肯说出来。

  “你坏死了。”郑雨苏轻声地说,说着扭头不看,盯着男人身后墙面上的字幅:甘为孺子牛。这字是郑雨苏带着杨秀峰一起到市里最为有名气的书法家所写,当时,市长说要写这样的字来,使得她和书法家都微微一怔。不过,杨秀峰到南方市后,也确实是以此为标准来定自己的工作和行为。但此时,看着这字幅,随后他会做什么,两相应对,更是切贴应景吧。他会像雄健的公牛那样,不停地拱腰进击来爱自己吧。

  平时在家里,大多都是躺在床上,由着男人在身上折腾,那样子就更像牛在耕耘劳作。但面前这个让人念念难忘的坏家伙,可不像家里那个,力气足得很,这牛会将地犁得认输犁得怕了,折腾得没完没了。
  想到这些,之前的紧张也就消去不少,加之男人在两腿之间不停地抚摸着,就有另一种感觉。身子里那股热劲似乎就聚集到花心深处,骚痒闷热,要他来帮着那个才会缓解这样的渴求。男人已经近身挨过来,随即感觉到自己那私丨密丨处给分开,挤胀起来。好在线就有不少的汁液,那种充塞感让郑雨苏无比地迷醉。
  男人挤塞而进,却不是一进及底,吊着人的胃口。停了后,两手在大腿上捏摸,说,“是不是有种领导在上小女子在下,领导说几下就几下的感觉?”杨秀峰故意这样说,也就是要将两人之间的事情从情感的角度转移开,对郑雨苏这个女人,当真是欲情远多于情爱。身边的女人中,也就李秀梅、徐燕萍两女当真是不舍得的。其他的女人,虽说不会辜负她们,但从内心说来男女交欢才是最基础的存在。

  不知道郑雨苏是不是动情,对杨秀峰说来,可不想她当真动情的。就算今后会不时发生这种关系交合,但将彼此关系定在这样的前提下,对双方都好。有了感情就会沉重得多,而只是球男女之欢爱,合与分之间就很简单。当然,两人之间的关系实际会复杂得多,远不是这样所想就概括的,但将基础定下来也才对彼此之间更有利。
  郑雨苏当真就有些冲击,转过来要看男人说的是不是真的。见杨秀峰笑笑地、邪邪地有些得意,心里怎么都抑制不住涌起一阵凄凉。不论是之前还是今天,对两人之间的关系都没有想透也没有往深处想,往本质里去思索。明知道不可能相互间有爱情之类的情感,但总不肯就认同是为了寻求身体的慰籍才这样做的。要说都没有情没有爱,那也不是事实,男人是不是有她还真看不出。
  脸上也没有什么悲切,但情绪还是受到了影响,彼此之间都没有说过这种话题。第一次在办公室里,心中对他的默许与承诺,第二次在车里做得整个人都软而欲昏迷,哪还有心思来想这些?此时,男人说这话也说有着用意的,是不是他怕自己缠着他而使得影响他的前途发展?两人往深里发展,确实会有这样的可能。往深里发展,自然就难以舍割,郑雨苏说不定就会和家里的男人分开。之后谣言自然会起来,演化而进,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但从理智的角度看,确实会影响到两人的前途甚至将两人都毁了。

  这样的事也不是郑雨苏心里所愿意的,对郑雨苏说来,彼此之间心有对方,很默契地处理这彼此之间的关系,这样,心里深藏着秘密深藏着甜蜜,才会更加幸福。
  但男人却不是这样想,他只是和其他男人那样为了一时的欢快,将女人看成玩物?自己真是他的玩物吗?郑雨苏悲切之中,就在纠结着这样的问题。闪念之间,时间很短,但所思所想却不少。郑雨苏感觉到自己先前的欲爱情绪一下子就淡然起来,只是,身子里还挤塞着他那东西,他也不会就此罢休的吧。
  是不是就让他做完这最后一回?就当自己心给蒙蔽了,无所谓地让他占两回便宜。转念却又在想,他占自己多少便宜?要不是他,哪会知道女人还有那种极端的好处?心里不由地就有些恨,恨彼此之间是这样的处境,恨彼此之间不能够洒脱地做相互都喜欢做的事情。
  好吧,就让他满足一回,今后怎么样今后再说吧。郑雨苏的性子一项都是这样干脆,也是这般决然的。“市长喜欢怎么样想,就怎么样想?小女子自然要服从领导、领会领导的意图。”说着,脸上的笑容分外地绽开。
  “那你说几下?”杨秀峰也是感觉到她的变化的,对于彼此之间的关系存在要怎么样维系,也是从这些细微处慢慢地有那种习惯的。不做山盟海誓,也就要这般淡化,才不会伤到对方的。就算受伤,也会轻得多。杨秀峰对女人之间的关系,就定在不能够辜负对方,但有些事情却是不能够碰触到的,比如婚姻。在体制里,在外面再怎么样乱,但婚姻却要维持着,要不然,就会有政治上的危机,组织上对这种危及婚姻的干部,往往都会慎重地使用,提拔之时也都会将这一因素考虑进来,或许会成为不提拔的原因。

  “当然是领导说了算……”郑雨苏此时似乎也就适应过来,笑着对男人说。“那今天都得听我的。”“敢不听领导的?怕领导给穿小鞋。”“穿小鞋不怕吧,我看你是怕日。”“才不怕呢……”郑雨苏不假思索地说,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却猛然地往前一送,那东西就挺送到花心底去。
  “啊。”郑雨苏既惊又怕,给这样突袭着,知道男人狠弄起来自己可有罪受的。浑身猛地紧张,但又给花心里传来的那种感觉扩散冲击,浑身就有着失控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