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中的四大凶物,居然全被我撞了一遍》
第12节

作者: 张无忍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末了,张无忍又告诉我,雷击木是送给我的第一件装备。
  我激动的直搓手,因为这段时间我没少研究雷击木。知道这玩意儿的厉害。最主要的是张无忍说过,这块雷击木价值三十万。

  一想到自己的一件装备就有三十万块钱,可比那些跟我同期毕业的同学们要强出太多了。
  柏林禅寺对外开放,所以我们来的时候周围游客很多。不过张无忍并没有跟普通游客一起走,而是带着我七拐八拐,进了旁边的一个小院。院子门口放着一个游客止步的牌子,还有一个穿着灰色僧袍的小和尚。
  不过小和尚似乎认识张无忍,看见我们后双手合十点了点头,就让我们进去。
  张无忍说,这里是老和尚们清修的地方,一般游客不让进。其中有个老和尚法号叫宏德,是云南某寺庙在这里挂单的,到现在已经两年了。
  院子里很安静,跟外面的热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颗柏树下站着两个穿着僧袍的老和尚,他们站在一张单人床旁边,床上似乎还躺着一个人。

  一股腥臭的味道迎面扑来,就像是腐烂的臭鸡蛋混合了臭脚丫子的那种味道,闻起来让人觉得超级恶心。
  日期:2018-05-13 13:55:00
  两个老和尚一个有胡子一个没胡子,看见我们进来,就冲我们微微点头。张无忍走过去见了礼,然后看了看单人床上躺着的人,脸色当场就变了。
  我也看清楚那人了,但是接下来却差点没恶心的吐出来。因为他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细小疙瘩,疙瘩里流淌着淡黄色的脓水,脓水里面还有不停扭曲着身子,想要从里面钻出来的蛆虫。
  眼中所看,鼻中所闻,让我忍不住干呕了几声。不过张无忍倒还忍得住,低声说,这是虫术?

  有胡子的老和尚微微点头,说,这位是开远师兄,云南木栖寺的,这个病人也是他千里迢迢动云南带过来的。
  没胡子的开远大师冲我们行了一礼,却没有说话。有胡子的老和尚解释了一下,我才知道这位开远大师修的是闭口禅。
  张无忍还没说话,宏德大师就说,小张啊,你来的正好。来看看这个病人能不能救一下,开远大师千里迢迢的从云南跑过来,就为了给人治病。
  张无忍脸上没有丝毫恶心的神色,还特意走进看了看,但是他只看了一眼脸上就豁然变色,说,这是滇南的虫术!这人是什么人?
  我心里也咯噔了一下,心说虫术?这玩意儿不是早就失传了吗?
  降头术,蛊术,还有虫术并称为东南亚三大巫术。其中降头术和蛊术大家都知道,可虫术却很少有人了解了。
  日期:2018-05-13 14:15:15
  据说虫术早已经失传,就算是内行人也只懂得一星半点,大部分还是从蛊术或者降头术的变种。但是躺在床上的这个男人,却实实在在的中的是虫术。

  我问开远大师,这个男子是什么人?为什么又中了古怪的虫术?结果开远大师却只是摇头。还是宏德老和尚告诉我,开远大师也不认识这个人,这人是他从山里面发现的。当时这男人身上的皮肤都溃烂了,无数蛆虫从他身体里钻出来,但奇怪的是伤成这样,这人却偏偏还有一口气。
  本着我佛慈悲的想法,开远大师就把这人带回了木栖寺,然后用中医进行治疗,不过折腾了半天,开远大师才发现这个男人很可能是中的虫术。
  开远大师无法解决虫术,却又不能见死不救。好在寺庙里有一位师兄懂得佛门推测的法门,告诉开远大师,这个男人的生机就在北方。
  要说开远大师也是一个性格坚毅的人,二话不说就带着全身溃烂的男子一路向北。当然,现在这社会,开远大师也不是全靠步行,有时候也会搭乘各种车辆,反正一路辛苦了一个多月,也不知道进了多少家寺庙求医,今天才找到了柏林禅寺。
  德宏大师跟张无忍关系不错,张无忍最初在石家庄入行的时候,还是德宏大师不断的借给他各种佛门法器。所以这个忙张无忍根本就没办法拒绝。
  张无忍说,虫术虽然厉害,可也不是无法可解。
  日期:2018-05-13 14:35:15
  不过虫术师跟泰国的降头师同出一源,如果我贸然解了这人身上的虫术,对方肯定会找上门来的。我可是担着风险呢。
  德宏大师微微一笑,说,小张啊,咱们打交道这么长时间了,就别绕弯子了。你说吧,想要老和尚干什么?
  张无忍嘿嘿一笑,说,最近我弄了一段百年雷击木,这不寻思着大师您是制作法器的高手,如果能帮忙一下,那这人的虫术就包在我身上。
  德宏大师其实是有道高僧,当然不会跟张无忍斤斤计较。当下张无忍把雷击木交给了德宏大师,然后就吩咐旁边的小和尚去打一盆清水过来。
  寺庙里有的是自来水,很快就有一盆清水放在了柏树下面。张无忍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玻璃小瓶,打开后我就闻到了熟悉的槐花香味,然后就看到他把里面的液体倒在了水盆里面。
  张无忍说,老何,来搭把手。
  我很是不情愿,主要是这家伙身上实在是太恶心了,臭气熏天不说,还一直在往外钻虫子。也不知道开远大师是怎么千里迢迢从云南带着他来到河北的。

  我用毛巾在鼻子上捂了一条毛巾,然后戴上手套,把这个男子翻了个身。张无忍拿着清水不断的在他身上擦,可能是因为水里混合了那种槐花香的液体,一接触这男子身上的疙瘩,他就剧烈的抽搐。
  我问张无忍,说你倒进去的液体是什么?
  张无忍说,是冥河水。
  我说扯淡呢吧?这个世界上哪里有冥河?
  可是张无忍对我微微一笑,说,你还别不信,冥河水其实就是……。

  日期:2018-05-13 14:55:15
  所谓冥河,只不过是一个说法。在我们这个圈子里,终年不见天日的地下暗河就叫冥河。这种河水必须要在特殊的地方收取,带出来后不能见阳光,否则十分钟内阴气消散,基本上就是一瓶普通的水了。
  我又问他,怎么是槐花香味的?张无忍解释了一下,我才知道那其实不是槐花香,那是生长在冥河边缘上的一种植物。说是植物,其实是一种苔藓类生物。学名叫蒴齿藓,但是张无忍称之为地阴草。
  这类生物只生长在地下暗河边,一辈子没见过阳光,自然也不知道什么是光合作用。张无忍说,地阴草味道和槐花香差不多,不过作用却有很大的不同。因为地阴草配合冥河水之后能见鬼,而且还能吸引孤魂野鬼前来吸取阴气。
  却说张无忍用冥河水擦拭男子的身体,那些原本还闭合的疙瘩立刻分裂开来,里面钻出了一条条肥硕的,扭曲的虫子。我强忍着恶心又拿来了一个盆子,把那些虫子全都扫进了脸盆里。

  那男子其实没穿衣服,所以把白布掀开就能擦拭全身。张无忍似乎闻不到臭气似的,直到把这男子的全身都擦了一个遍才停手。
  说来也怪,那些原本不断流着浓水的疙瘩,爬出来了一条虫子竟然慢慢的闭合了,连脓水都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