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中的四大凶物,居然全被我撞了一遍》
第7节

作者: 张无忍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无忍看了一眼,然后挑了一个打了过去,很快对面就传来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说张大哥,张大爷,这两天你到底哪里去了?

  张无忍说,怎么了?
  对面的声音显得很着急,张大爷,您真是大爷行不行?您不是一直要我找百年雷击木吗?现在人家都快要交易了,赶紧的,来大石门!不然这东西就被桥西区的金大瞎子给弄走了!
  张无忍愣了一下,说百年雷击木?你没看错吧?
  对面更急了,我孟黑子的眼光你也怀疑?老张,我可跟你说,这东西要是被金大瞎子弄走了,你花多少钱也买不来!
  张无忍说,我知道了,二十分钟后就到。

  日期:2018-05-12 16:35:45
  挂掉电话后直接就跟我说,老何,跟我去一趟大石门。
  大石门在河北医科大学斜对面,餐饮,商务,娱乐一条龙的地方。记得以前我还有个同学在医科大学上学,好像还路过那里。
  我在车上的时候就问张无忍,百年雷击木是什么?张无忍一边开车一边说,辟邪的东西,对咱们有大用。
  我又说,是不是很厉害?我还没见你这么着急过呢。
  张无忍说,知道吗?紫朱砂,重阳体,还有百年雷击木被称为至阳至刚的辟邪东西。只要有一样在手,群邪辟易,深更半夜一个人去乱坟岗都没有鬼敢惹你。如果咱们再处理一下,对付更厉害的至阴至煞也不是不可能。
  这里说一下,所谓紫朱砂,其实就是紫色的朱砂。一般的朱砂矿都是在低温热液矿床中开采出来,大部分都是红色的。而紫朱砂是一种伴生矿,往往位于地火岩浆的附近。
  这类紫朱砂常年受到地火煅烧,属性最是阳刚,比普通朱砂要厉害了不止一个档次。当然,因为存世量的稀少和开采的难度,价钱也是最贵的。
  而重阳体,说的是一种人。古人说六为阴数,九为阳数。九月九日乃是二九重阳,生于这一天的男人,就是重阳命格。但这样的人如果一出生就不接触女人,不接触任何阴属性东西,终年以阳刚药物为食,才能形成真正的重阳体。
  相比于紫朱砂,重阳体更是难以形成,因为这不但需要后天的培养,而且还对培养人的心性有极大的要求。
  日期:2018-05-12 16:55:45
  因为重阳体一身正气,嫉恶如仇,但凡有一点龌龊的小心思,就无法成为真正的重阳体。
  至于百年雷击木就比较好理解了,简单点来说,就是树龄超过百年的树木被天雷击中,木头上形成了闪电形状的雷纹。如果树龄不够百年,则称不上至阳至刚,只能当成普通辟邪东西来用,如果超过了百年的树龄,雷纹再密集一些,就是辟邪的最佳东西。
  张无忍寻找百年雷击木已经很长时间了,现在孟黑子既然找到了,不管花多少钱都得买下来。
  我们开车直接到了大石门,刚停好车,后面一辆军绿色越野车就直接从后面冲了过来,咆哮的排气筒发出嚣张的声音,因为速度过快,还差点撞在了我刚打开的房门上。
  我注意到车牌号是北京的,心说首都的人咋这么没素质呢?正要跟对方理论,却看到车里下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
  这壮汉足有一米九高,上半身肌肉虬结,甚是雄伟。他穿着一件吊带背心,剃着短发,冷冷的跟我说了一句抱歉,然后就大踏步的朝前面一家私人会所走去。
  张无忍拽了我一下,我才急忙下车。但是我注意到,张无忍去的地方跟那个壮汉去的地方竟然是一样的。
  私人会所占地并不大,装饰也不是很豪华,普普通通的毫不引人注意。我们进去的时候,客厅里已经坐着好几个人了。
  日期:2018-05-12 17:15:45
  其中一个黑不溜秋的男子见我们进来急忙迎了过来,他压低了声音说,我的大爷啊!你怎么才来?这根雷击木起码有三百年的年份了!真要被别人买走了,你哭都哭不出来。
  一边说一边给我们安排了一排沙发。我朝左右看了看,发现这里的人们都衣冠楚楚,冲着张无忍微微点头,看样子都是认识他。
  其中一个老头戴着黑色墨镜,手里拄着一根拐杖,脸上看不出表情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孟黑子说的金大瞎子。
  正想着的时候,戴墨镜的老头就说,是桥东区的小张来了吗?这件东西能不能不要跟老头子抢了?你们年轻力壮的,遇到点事不是问题,老头子我可不一样了,没有点好东西,搞不好哪天就丢了小命。
  张无忍见不得这家伙倚老卖老,不软不硬的说,金大爷是庄里的泰山北斗,一身本领出神入化,哪里用得着这东西?还是让着我们小辈点吧?
  我偷偷的看金大瞎子,这家伙戴着墨镜,拄着拐杖,身上穿的是很复古的唐装,看起来颇有点仙风道骨的感觉。不过从老张的语气中我能判断出来,他们俩似乎有点不对头。
  一个挺横的年轻人说,百年雷击木是好东西,大家谁都想要。这东西有钱就拿到手,没钱就趁早滚蛋,谈交情什么的就出去。进了这个小型的交易会,咱们只认钱和东西。

  这家伙一边说一边用一种很欠揍的表情看张无忍,要按我上学时候的脾气,分分钟就得暴揍这小子一顿。但是现在摸不清楚状况,也没敢轻举妄动,就问张无忍,这小子是谁啊?怎么这么屌?。
  日期:2018-05-12 17:35:45
  张无忍跟我解释了一下,我才知道是山东铁家的驱魔人。跟咱们是吃同一碗饭的。但是铁家只在山东这一亩三分地上办事,也从不捞过界,这次不知道跑石家庄来干什么。
  对于这样的二世祖,我和张无忍都懒得去搭理。这种人本事不大,脾气不小,仗着家里有人撑腰办事肆无忌惮。不过这里是石家庄,不是山东,待会买百年雷击木的时候不用给他面子。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个私人会所其实就是一个小型的拍卖会。能加入进来的都是圈子里的人。有桥西区的金大瞎子,桥东区的张无忍,鹿泉青华宫的一个老道,还有邢台来的一个算卦老头。
  这些人都是石家庄附近的人,外地人只有那个欠揍的铁家小子,我也问清楚了,叫铁柱,名字起的有点蛋疼,土里吧唧的像是乡下顽童,可这家伙一身名牌却不是假的。
  私人会所的老板姓刘,本身是一个古玩行家,据说这次小型交易会也是他牵的头。估计这人也是知道大家都不是省油的灯,直接就让人拿出了一个盒子,站在了大厅中央的桌子上。
  盒子打开后,是一届黑黝黝的木头。大概手臂那么长。我伸着脖子朝前面看,发现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纹路。
  这些纹路其实就是雷纹。只有雷击过的木头才能出现这东西。刘老板让大家挨个看了一遍,说,我老刘的眼光大家也都知道,所以废话也不多说。
  日期:2018-05-12 17:55:45
  这东西是北京一位卖家特地托我出手的,寻思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就把大家喊过来了。
  他看了大家一眼,说老规矩,你们谁先来?
  刘老板刚说完,铁柱张口就喊,十万块钱,这东西我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