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7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我们上学的那个年代,没有什么项目可供娱乐的,男孩子就是摔跤打球,彭长宜是凭借高分考入县一中的,而我们是坐地炮,初中就是在县一中上的,所以自然也就在那里上高中了。彭长宜尽管是农村生,但他学习好,也加上这个人会来事,很快他的身边就聚集了一群高分的农村学生,我们这些城市生跟他们比就逊色了一些,所以,经常暗地较劲,我们俩经常以摔跤的方式进行决斗。”

  “决斗?”
  “是啊。”吴冠奇看了羿楠一眼,松开他,走到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旁不相干的话题,缓解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羿楠也走过来,坐在他的身边,说道:“说说你们的故事。”
  吴冠奇笑了,他想喝水,喉咙干燥的很,但由于各种家什尤其是生活用品还没来得及添置,所以没有水可喝。
  羿楠看出了吴冠奇的意思,就说:“你想喝水?”
  吴冠奇点点头,“嗯”了一声,随后说道:“我车里有,我去拿。”说着,起身就下楼了。
  很快,吴冠奇就上来了,一手拿着自己的保温杯,另一只手里还拿着两瓶酸枣汁,进来后就把酸枣汁递到羿楠手里。

  羿楠接过来,说道:“车里很热吧?”
  吴冠奇说:“酸枣汁被晒热了,我去给你冰镇一下。”说着,拿过两瓶酸枣汁,就下了楼,等他上来后,手里就多了两瓶矿泉水,挂了冰霜。说道:“楼下的冰箱里有矿泉水,是我上次放里的的,忘了。”
  羿楠接了过来,拧开,喝了一口,然后看着吴冠奇,说道:“继续给我讲你跟彭书记的事。”
  吴冠奇笑了,说道:“我上学的时候,家庭条件比较好,营养丰富,那个时候就长得又白又胖,很壮实,我们城市帮和彭长宜的农村帮,为了谁用一个空闲的篮球场就吵了起来,当时他就提议,我们俩摔跤,谁赢了谁先用。我没把他放在眼里,他当时个子比我矮半头不说,长得很瘦弱,所以我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他这个人坏就坏在说连摔三次,三次决定胜负。我心想三次就三次。结果摔第一局的时候,我们耗的时间比较长,他总是运动我,不让我逮到他,后来,好不容易我逮到他后,几下就把他摔倒了,首站告捷。由于第一局我消耗了大量体力,加上自身体重的原因,在接下来的第二局和第三局中,被他偷袭成功,我是一胜两败,呵呵。”

  “球场让给他了?”
  “呵呵,那是当然了,后来,我们经常以这种方式决斗,我提出一局定胜负,这种方式对我是有利的,但是他的鬼点子多,所以,有时他胜,有时我胜。渐渐的,我们俩就不再摔跤了,又渐渐地,我们俩居然成为了好朋友,一直到现在,尽管中间有一段彼此失去联系,但丝毫不影响我们的友谊,我发现他现在比上学的时候更有魅力了,所以决定跟着他留在三源。”
  “你是为了这个原因?”羿楠问道。
  吴冠奇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了,你没听过有句话说吗:尽管不能伟大,也要与伟大同行,他办事痛快,从不让人猜谜,而且点子多,许多困难我都是在跟他嘻嘻哈哈中就解决了,康斌说我们是打情骂俏,其实他不知道,我们俩人在打情骂俏中,就彼此充实了彼此,彼此完善了彼此。我如果早点投靠他,会得到许多快乐的。这个人身上有一种当今基层干部中难得一见的能力和魅力,他善于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而且是雅俗共赏,更重要的是他头脑冷静,睿智,知道哪些是自己该要的,哪些是自己不该要的,所以,他是个有前途的官员,跟着这样的官员屁股后头发财,就比较有把握的,我一般的不和太贪的太色的太小见识的太短视的官员打交道,即便非得打,也只是离他不过火的情况下才打,但是非常小心,因为他们路走的不正,事做得的不端,人站不直,这样的人风险太大,说不定哪天他一倒霉,我就跟着倒霉,在企业管理中,这就是相关的风险,是我们必须要规避的,有的时候,我宁愿不赚这笔钱,也不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当然,该打还是要打,但是要做好怎么打的准备。”

  羿楠忽然对他的外交理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说道:“大家都传你是走的翟书记的关系,原来你是冲着彭长宜来的。”
  “开始的确是这样。”
  “那么,开始你是走的夫人外交了?”
  “夫人?”
  “就是……就是那个……女经理?”

  “三源上层差不多都知道,我为什么不能知道,有的时候跟领导们吃饭,听渗漏也就听出来了,我又不傻。”
  “哦,对了,我忘记了你的职业。搞企业的,要善于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我刚才就说了,遇到彭长宜,是搞企业的人的幸事,他不贪,在他那里,是没有什么潜规则一说的,我不知道他跟你们说过没有,他就跟我说过,谁也别想用钱把他送进监狱,他当这个官不容易,是祖宗八代烧香烧来的,到了他这辈显灵了,尽管是玩笑话,但是非常受听,比跟你将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受听多了,难能可贵的是,他也是这么做的,这个官员我看出了他的未来十年。如果是女人,会死心塌地爱上他的。”

  吴冠奇说道这里,看了羿楠一眼,不知为什么,羿楠心里就有了不自然。羿楠说起翟书记,其实就是想听听吴冠奇跟那个女人的关系,但是吴冠奇又把话题扯到彭长宜身上了,她也就不探究下去了,就说道:“原来你是为了彭长宜才留下来的呀——”她的口气里有了失望。
  吴冠奇意识到了羿楠的失望,他平静地说:“当然,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主要还是项目本身,当然,还有一个我个人的因素……”他不往下说了。
  羿楠正巴巴地听着,见他不说了,就问道:“个人什么原因?”
  吴冠奇低头喝了一口水,叹了一口气,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说道:“你知道。”
  羿楠的心跳了一下,她的脸有些红,她也学吴冠奇的样子,靠在后面的沙发上,说道:“我的故事你知道多少?”
  吴冠奇说:“不需要知道,我只对你跟我发生的故事感兴趣。”
  羿楠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些许的意思的,说道:“你听到过有人跟我叫两宫皇后吗?”

  吴冠奇说道:“没有,我对那些不感兴趣。”
  “你在撒谎。”
  “呵呵,没有。造谣的人似乎对于学术上的研究并不准确,你想想,两宫,历史上的两宫应该是指空间,而非时间上的顺延,他们犯了一个常识上的错误,所以,你有必要为了别人犯的常识错误而去烦恼吗?你完全可以不去理会。”
  “可是,一个女孩子被人这样说,你知道心理该会承担多大的压力?”
  “但你停住了,而且活得还很好,我看中的正是你这一点,勇敢,坚强,有时候还很无畏、无惧地去面对那些别有用心的人。”
  羿楠听了他的话,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和踏实的感觉,这种温暖她在徐德强的身上没有得到过,在彭长宜的身上没有得到过,她的眼睛有了酸胀般的感觉,直起身,看着他,说道:“?可是,往往都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祸害人,往往都是他们的阴谋能得逞,如果三源不是来了彭书记,有些人说不定要祸害千年呢,相反,倒是好人命短,就像……”她克制着自己,没有说出徐德强的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