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6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吴冠奇也到了,他把车停在彭长宜车的后面,下了车,走到他的跟前,山风立刻就将他的衣服吹起。
  他阴阳怪气地说道:“呦呵,对着山野吼叫,彭书记雅兴不小啊——”
  彭长宜回头看了他一眼,没理他,继续向山下挥着手。
  吴冠奇说:“当年主席去重庆谈判,也是这样挥手的,不过他那时是站在飞机的悬梯上挥手,不如你的海波高,你可以申请吉尼斯纪录,最高挥手的记录。”
  彭长宜知道他还余气未消,冲他回头笑了,刚要说话,这时,裤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掏出来,刚接通电话,就听小窦说道:
  “彭书记,下来呀,下来,孩子都在等你哪!”
  彭长宜又把头扭了回去,看着山下正在给他打电话的小窦,他扬起手,说道:“不下去了,我就随便看看,不要影响你们上课。”
  小窦说:“没事的,老校长也在我旁边呢。”
  这时,就见山下的小窦把电话给了旁边的老校长,老校长说道:“彭书记,孩子们告诉我,说你在山上,我还不信呢,出来一看果然是你。”
  彭长宜笑了,说道:“老校长,我没事,就是出来散散心,您赶紧去忙吧,别耽误了孩子们上课。”

  “下来坐坐吧彭书记,大家都挺想你的。”老校长向他发出了邀请。
  彭长宜说道:“不去了,你们忙吧,我只是到这里随便看看,不打扰你们,改天我专程去。”说着,彭长宜就收了线,冲他们挥手,意思是让他们回去上课。
  吴冠奇说道:“闹了半天是跑到这里被人仰视来了,我说怎么一路狂奔呢?”
  山下传来了上课的铃声,孩子纷纷伸出手,冲他摆着,小窦也冲他挥着手。
  彭长宜说道:“如果我说吴大善人来了,保证瞻仰的程度会更高。”
  吴冠奇一听,赶紧给他作揖,说道:“别损我嘞——”
  彭长宜转过身,望着吴冠奇,故意说道:“吴总,你忙,我走了。”说着,就向车走去。

  吴冠奇奇怪地说道:“我忙什么?”
  彭长宜说:“我知道你忙什么?”
  “我是追你来了,我忙什么?本来想找你报告点事情,被你没头没脑地折腾了一顿,我都忘了我干嘛来了?”
  彭长宜说道:“好吧,你爱干嘛就干嘛吧。我走了,拜拜。”

  彭长宜转身就走,吴冠奇说道:“站住,彭长宜,你怎么把我视为空气呀?好歹我也是著名企业家,我不管你是从哪儿受的气,但是你也不该把情绪带到工作上来呀。”
  彭长宜在办公室跟吴冠奇“折腾”了一会,又开着车往山上冲的时候,刚才站在山崖边大声喊叫,他已经把胸中的郁闷发泄了出来,经过和云中小学师生远距离的交流后,此时,他已经找回了自己,心情恢复了平静,听吴冠奇这样说,就煞有介事地看着吴冠奇,莫名其妙地说道:“我怎么了?谁说我受气了,给我气受的人还没出生呢,告诉你,只有我给别人气受的时候,没有别人给我气受的时候!”他狠呆呆地说道,同时在心里下了某种决心。

  吴冠奇笑了,说道:“我算服了你了,你行,你行。”说着,就冲彭长宜竖起了大拇指。
  彭长宜笑了,说道:“说吧,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吴冠奇看着他,发了半天愣,说道:“是啊,我干嘛来了,我找你有什么事,我大好的心情都被你搅黄了。好好的,你说我不陪我家小楠呆着,跑来触你这霉头?我真是自找。”
  谁知,彭长宜却说:“什么、什么?还你家?还小楠?你脸可真够厚的,我都替你脸热了。”彭长宜的嘴就撇到了耳根。
  吴冠奇笑了,说道:“什么叫脸皮厚啊,就是我家小楠,本来我是来跟你商量我们结婚的事的,结果赶上你发疯,把我这大好的心情搅了,我真是倒霉,下次再去找你得提前翻翻黄历再去。”
  彭长宜哈哈大笑,说道:“你真的要结婚,跟谁?是跟羿楠?”
  吴冠奇说:“当然是跟她呀,你以为我还有别人吗?告诉你,羿楠这个山头我终于拿下了,我这只老天鹅,也即将配对成功。”吴冠奇就像宣言一样地说道,弯腰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扬手,使劲地抛向了山间。
  彭长宜故作惊呆地说道:“不信,打死我也不信,除非羿楠亲口告诉我。”
  吴冠奇笑了,说道:“要相信我吴某的实力。”
  “什么实力?”
  吴冠奇哈哈地笑了,说道:“不告诉你,正格的了,咱们也混了四十年了,还拿不下她一个小毛丫头?”说着,又捡起一颗石子,抛向了山间。
  彭长宜马上从口袋里掏出电话,说道:“这可是你说的,我马上给羿楠打电话,把你刚才的话告诉她。”说着,就翻开手机盖,煞有介事地要去拨号码。

  吴冠奇一看,知道他是做得出来的那位,就赶快过来抢电话,彭长宜扬着电话说道:“抢什么抢,喂,羿楠吗,是羿楠吗……”
  吴冠奇赶紧给彭长宜作揖,小声说道:“彭大人,你别呀,你难道真的要坏了兄弟我的好事吗?”
  彭长宜说道:“你是谁呀,还愁对付不了她一个小毛丫头?”彭长宜挪揄着说道。
  吴冠奇又急忙给他作揖。
  这时,彭长宜的电话果然响了起来,彭长宜说道:“来了,来了,羿楠这次是真的来了。”
  吴冠奇以为刚才彭长宜已经拨了出去,这会看到彭长宜有电话进来了,才知道自己被他捉弄了,就恨得咬牙切齿。
  电话是王家栋打来的,王家栋说道:“长宜,打你那个电话没人接,就又打了这个。”
  彭长宜这才说道:“哦,那个我放办公室了,忘带了。”
  “你在有事?”王家栋问道。
  “没事没事,我在山上呢,您说吧。”
  彭长宜说着,就往旁边走出了十多步远,吴冠奇也很知趣地往彭长宜相反的方向也走出了十多步远。
  王家栋说道:“长宜,小圆的案子有结果了。”
  “哦?判了吗?”
  “判了,两年零六个月。”
  “哦?那应该不错吧?”
  “是的,那个律师发挥了巨大作用。但是,和她的心理预期还是有差距的。“
  “她的心理预期是几年?”
  彭长宜说道:“我感觉已经不错了,远远超出我的预期,涉及到了走私,哪个不判个十年八年的。”
  王家栋说:“走私也要看情况,一是有数额限制,一是还有许多外人不清楚的条文,比如小圆吧,他自己都不相信会判这么短的时间,因为有贾东方做参照,以为至少要十年八年,可是在律师的眼里,情况就不是这样了,那个律师还是感到了遗憾。”
  彭长宜宽慰道:“呵呵,也就是多出六个月的时间,半年。”
  王家栋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长宜,对于亲人来讲,别说六个月,就是六天,都漫长……”
  彭长宜的心一下子被触动了,他赶紧说道:“对不起部长,我……我那是宽慰您的话,怪我……不会说话。”
  王家栋说道:“小子,不用解释,我心里明白。”
  彭长宜又说道:“您什么时候到我这里来散散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