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5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出楼道,点了一个烟,边走边吸,看到郭天瑞的女儿,我挺感慨的,我现在也是有孩子的人,可是从来没有抱抱她,亲亲她,想念有。不过我承认不是那么的强烈,可某一个时刻,便会特别的想,毕竟血脉相融。
  小孩子终究会长大,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模样,要是变成郭天瑞女儿这样,我不如死了算了。
  抚养我觉得没问题,教育我也会上心,李依然却让我无处安放。
  感情的事总是最难办,不好抉择,因为有感情,便下不了狠心。当断不断。
  理智一点,白子惠跟我感情更深,孩子我养,我要跟白子惠好下去,便要跟李依然划清距离,李依然说了没有跟我发展的意思,可这样让我心里更不舒服。
  一根烟,让我想了这么多,也是无语。
  外边夜已深,归家之心急切,刚要上车,察觉不对。有人向我逼近,转身,刀已经在手,一共三把,因为来了三个人。
  我淡淡的说道:“朋友,停,要不我不客气了。”

  来人说:“丨警丨察,请配合我们工作!”
  穿着便装,未拿证件,算哪门子丨警丨察。
  我说:“站住!我只说一次。”
  三人却向我跑来,神情肃穆。
  让停下不停,反而加速。有鬼。
  对别人心慈手软,是对自己最残酷的事。
  阴沟里翻船的事我可不想遇到。
  瞬间锁定了三个人,手一甩,手指肚用力在三把飞刀上,似乎有看不见的线,操纵着,三把刀,三个方向,同一个部位,脚。
  飞刀快似流星,只听到尖锐的破空声,没见刀光闪烁。
  噗噗噗!
  声音有顺序。扎入的时间不同,位置的关系。
  惨叫随之传来,扎在脚背上,疼死人。
  “...袭警!”
  其中一人说着,手往下伸。

  我说:“别动!”
  手中有多了三把刀,如果不听话,我不介意他的手上也多个窟窿。
  吃了亏,便老实。
  之前的站住不好使,现在的别动却有效。

  大概看到我手中的刀。
  我说:“你们哪个部门的,为什么要跟踪我,有什么吗?”
  不好好回答问题,却威胁起来我。
  “你完蛋了。董宁,我们真的是丨警丨察!”

  我走了过去,蹲了下来,三个人坐在了地上,小声的呻吟。
  不时的带头看我,似乎我真的死定了。
  我没说话,看着他们,手里把玩着刀。
  我听他们的心。
  郭天瑞被针对,我自然也被针对,这三人没穿警服,便是想不引人耳目,抓到我,给我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囚禁起来,郭天瑞没人帮他,也掀不起来什么风浪。
  我掏出了电话,给齐语兰打电话,这事还真需要她出面,不管怎么说,这活是她介绍的,这样我有点无赖,可是还必须齐语兰从中说说话。
  情况说完后,齐语兰让我拍一下照片,给她传过去。确认这三个男人的身份。

  打完电话,我也不走,就在旁边等,刚才他们摔得真是不轻。
  这三个人也开始打电话,我就笑眯眯在一旁看。
  没多久,可能接到一个厉害电话,其中一个人示意其他两个人别乱说话,嗯嗯啊啊,听完了之后,这人看了看我,神情复杂。
  “怎么了?”
  同伴在问。
  这人却对我说道:“你走吧,我们不抓你。”

  我笑笑,说道:“那多不好啊!我还想去看守所里面睡一宿呢”
  这人有点生气,说道:“你是装不明白!”
  我笑笑,说道:“我都是傻逼了,有什么装不装的。”
  这人说道:“我们错了还不行吗?”

  我笑了,我说:“你们还真是善变啊!跟女人来月经一样,真难搞,刚才凶神恶煞要抓我走,现在却说让我走,你说我是应该相信呢,还是不相信呢。”
  这讽刺话让这三位老哥脸红了,可能也是疼的。
  “我们都承认错误了,还要怎么样?再说我们受伤了。”
  我笑笑,说:“你们弱你们有理是不是。”
  “大哥,你想怎么样,我们都这样了,你行行好,走人行不行。”
  开始哀求上了。
  我说:“你们不仁我不能不义是不是,这样,我送你们去医院。”
  “别了,哥,你快走吧。我们喊人来,能搞定。”
  我说:“不是,我去医院主要是想拿回插入你们脚里面的刀,一把挺贵的。”

  沉默。
  持续了三十秒钟。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
  眼神竟然很委屈。
  最终,有一人打破了沉默,他说:“要不给个地址吧。回头我们快递过去。”
  我想了想,觉得差不多了,这个度就到这里吧,过犹不及,我笑笑,说道:“给你们个联系方式,你们有时间了再联系我,可以吧。”
  “可以!”
  上车,走人。

  三人的对话传来。
  “就他妈让他这么走了。”
  “不然呢,你能留住他?”
  “这人怎么这么厉害,飞刀也太准了吧,手劲儿还大。”
  “牛逼的是人家有关系,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咱们还是忍了吧。”
  “忍被,不忍还能怎么样。”

  “最苦逼的就是咱们,上边的关系,咱们跑断腿,费力不讨好。”
  “行了,别说这个了,快点找人送咱们去医院吧,疼!”
  “那晚上还大保健吗?”
  “这时候还想练剑啊!还是先顾脚吧。”
  这三位大哥彼此吐槽着,还挺欢乐的,可有一句话说的对,上边要求你做什么,不管心里多么不舒服,只能跟孙子一样照做。
  无产阶级,不存在的。
  人民当家做主,好笑。
  第二天,早早到了郭天瑞的家,打了个电话,郭天瑞没接,挂断,等了五分钟,郭天瑞下楼,来到我车旁,打开了车门,坐在了副驾驶。
  郭天瑞精神有些萎靡,眼里满是血丝,估计昨天我走之后家里闹得不可开交,那女儿可不是个善茬,郭天瑞女婿知道自己老婆出轨,并且还是跟好几个男人发生关系。杀人的心应该有了,想当初,我便是如此。
  “郭哥,没吃早饭吧,给!”

  出门我路过麦当劳,点了两份早餐。
  郭天瑞说:“董宁。谢了。”
  我笑笑,没多说,家丑不宜多聊,本就是丢人的事。
  先吃东西,再办正事。

  郭天瑞吃得很快,刑警办案艰苦。机会稍纵即逝,吃饭肯定要快些,有尿也要憋着,好在我吃的也不慢,前后脚吃完。
  死者的学生现在还在学校,这事已经过去三年。当初的大二学生,现如今已读了研究生,郭天瑞已提前联系好了。
  上午,这位女学生没有课,我们到的时候八点半,比约的时间早到半个小时。
  坐在距离女生寝室很近的石板凳上,静静等待。
  夏日炎热,穿着热裤的女学生走来走去,白花花的大腿露出来,夺人眼球,现在的女孩子真是敢穿,没多少布料也敢上身,很大胆,完全展现自己的青春胴体,空气中似乎有荷尔蒙的味道,骚动。
  日期:2017-05-2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