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926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情转变的太突然,他带来的那帮小弟刚刚准备叫好,突地又集体失声。
  他们无措的望着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几个姑娘同样也满是恐慌,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这小子疼的脸色惨白,他哭丧着脸看着我,极为光棍的说:“大哥...是我的错,我不该惹你...是我有眼无珠...我这条胳膊也是我自作自受...大哥...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看不出来,这小子倒真是能屈能伸,刚才放狠话的时候一脸嚣张,此时却是情真意切,看起来很是可怜。
  虽然他样子很凄惨,可我看的出,他的目光中并没有几分惧意。
  他估计还是以为我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对他根本下不去手,就算惩治他也不过是教育几句那种。
  我嘴角露出几分玩味的笑意,声音轻飘飘的说:“嗯,既然你知道错了,那我也不苛责你...”
  “谢谢,谢谢!大哥你真是好人!”
  这小子满脸感激,不住的道着谢。

  他的演技实在太差,虽然嘴上说谢谢,但他眼神里对我的轻蔑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我嘴角微勾,话风突地一转,轻声说:“放你走可以,不过嘛...做错了事情,总得付出点代价,你说对不对?”
  话音刚落,我手上的刀呼地转起了一个刀花,接着单手向下按去!
  唰!
  银亮的刀芒仿佛要破开这包间里面的昏暗,就好像一道雷霆般从空中跳跃而下!
  刀芒照亮了我嘴角的冷笑,同样也照亮了壮汉那突然睁大的瞳孔!
  我一只手掌握住他的胳膊,让他动弹不得分毫,那银亮的刀芒一闪而过,笔直的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刺啦!
  我仿佛可以听见匕首尖划破肌肤的声音,刀尖跟肉皮接触,发出令人牙痒的嗤嗤声!

  暗红色的血液溅出,一滴滴的透亮,在这个昏暗的房间里面,好像一粒粒的血珊瑚。
  壮汉脸上的表情由惊愕变成了痛苦,那张脸也因为痛苦扭曲成了一团!
  我的动作快如闪电,还没等他叫出声来,我的刀就已经拔了出来!
  “啊啊啊!”
  过了零点几秒之后,他才大声的尖叫起来!
  他的声音无比的凄厉,就好像一头正在被阉割的公猪!

  我脸上仍然带着温和的笑意,可我手里那把仍然在滴着血的刀,却在清楚的告诉这些人,我可不是他们眼里那善良无害的绵!
  我没有再继续钳制他的手,刚一放开,他就痛苦的在地上滚成了一团!
  他一边滚来滚去,一边叫的跟杀猪一样。
  其实他有这种反应也实属正常,刚才我那一刀,可不仅仅是扎了他手腕一下,而是直接挑断了他的手筋!
  他这只胳膊,以后怕是再也恢复不到以前那么灵活了。
  “我手断了...啊...手断了!!”
  他疼的面容完全扭曲在一起,脸上满是鼻涕和眼泪,他的嘴巴大大的长着,就连鼻涕流进去了也一无所知。
  看到他的模样,他带来的那些小弟都有点傻了。
  他们估计没想到,我竟然会直接下这种重手!
  那几个姑娘更是尖叫着缩成了一团,躲到包间的角落里面,连头都不敢抬!
  “妈的...我的手!”壮汉大声的嘶吼着:“你们还他妈愣着干什么,给我弄死他,弄死他啊!”
  后面那些小弟们犹犹豫豫,似乎想要冲上来还不敢。
  可能是那壮汉平时积威不够,而他们的心中又太过恐惧,他们明显不是很原意过来跟我真刀真枪的做上一场。

  这时,他们中间的一个却咬着牙叫唤了起来。
  “怕什么,都他妈别怂!他就一个人,咱们这么多呢!乱拳打死老师傅,不要怕,这里就这么大,咱们还弄不过他一个?”
  他说完这个之后,那些人们明显被说的有些意动,他们纷纷左右看看,似乎又要过来!
  “你们是不是怂包,平常都他妈怎么说的,说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能耐,等到真的要动手的时候,就他妈的软了是么!”

  这些也都是年轻人,最受不得的就是激将法。
  他们的呼吸已经变得粗重起来,我看得出来,估计他们马上就会采取动作!
  挑事儿的年轻人一看有效果,便立刻又加了把劲!
  “对!要的就是血性,年轻人不冲动,叫什么年轻人!跟他干了...卧槽!”
  呼!
  他的话还没说完,破风声便从他耳旁掠过!
  他惊呼一声,顿时有点发傻...
  而刚才还集体热血上头的年轻人们,又没了声息...
  挑事儿的人脑袋僵硬的转动到一旁,呆呆的看着旁边的墙壁。
  包房的墙壁上,正笔直的插着一把寒芒闪烁的匕首!

  刚才,这把匕首就贴着他的耳边飞过,只要那匕首再偏一点,他估计此刻已经去见阎王爷了。
  他的腿立刻有点发软,我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腿正在瑟瑟的抖动着。
  那把匕首正是刚才握在我手中的那把,在他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我手用力一挥,那匕首顿时点射而出!
  今晚我的状态也算不错,匕首很有准头,刚好擦着他的耳朵飞过!
  “呵呵。”

  我甩了甩手,说:“不好意思啊,今天晚上手有点僵了,不算是很准,刚才...我本来准备扔你的脑袋来着...”
  扑通...
  他腿一软,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刚才还义愤填膺滔滔不绝的他,此时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坐在地上不停的发抖。
  在他的额头上,不断的往外渗着冷汗,他的嘴唇都因为恐惧而变成了青白色。
  看到他这个样子,刚才那些跃跃欲试的年轻人们也集体哑火了。
  他们的激情就好像被迎头浇上了一盆冰水,灭的彻彻底底。
  年轻人的热情容易被鼓动,可却更容易被打消。

  我玩味的看着他们,轻声说:“你们来啊...正好我今天晚上有时间,好好陪你们开心开心...一年到头也遇不到几回这种事情,身子骨都僵了。”
  他们纷纷低下头,一言不发。
  我的目光扫向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敢跟我对视,全部俯首!
  “呵呵...”
  我摇头笑了两声,说:“那你们就在这里干看着?你们老大手筋都断了,还不快点送他去医院?”
  这些年轻人好像才反应过来,赶紧过去把那壮汉扶起。
  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壮汉此时已经连话都说不囫囵,只能发出不断的呻吟声。
  “疼...妈的...疼死我了...”
  他好像完全注意不到外界的事情,只是一味的抱着手在那里大声的喊叫。
  包房里面的音乐声不小,可仍然遮掩不住他的叫喊。
  正当这帮年轻人想要将他抬出去的时候,包房的门再次被洞开!

  我眉头轻挑,抬眼一看,脸上不禁又露出了一丝笑意。
  出现在包房门口的人,竟然是赵希明和刘秘书!
  只见这两人的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笑意,他们刚一进门,没等看清眼前的情况,就用故作焦急的口吻大声喊:“你们干嘛呢,你们对我苏哥干嘛了!”
  日期:2017-05-24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