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6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点点头说道:“那当然。”
  “你判断他们有几个人参与?大概年纪,男人还是女人?”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人好像有好几个……那天绑架我的人就是一男一女,只是戴着口罩没看清脸,跟我说过话的只有一两个男人……”
  “他们绑架你的目的是什么?”徐晓帆问道。

  陆鸣气哼哼地说道:“那还用问吗?自然是为了财神的钱……”
  “那你告诉他们那些账号了?”徐晓帆问道。
  陆鸣哼了一声道:“开始没有告诉他们,后来被他们打的受不了,又死不成,只好告诉招了,不过,他们竟然还怀疑我知道密码,整天逼着我说出密码,没办法,就算打死我,我也说不出来啊……”
  徐晓帆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继续问道:“你知不知道自己被绑架多长时间了?”
  陆鸣摇摇头,说道:“具体时间不知道,感觉半年了吧。”
  徐晓帆问道:“这么长时间他们一直把你关在罗店下李村吗?”
  陆鸣说道:“他们怎么可能把我关在同一个地方?开始的时候基本上是每天换一个地方,后来,在一个地方也是最多待个三四天就换地方,我都不知道换过多少地方了……”
  “他们除了钱之外,在没有问过你其他事情?”
  陆鸣一愣,似乎这个问题不在他的准备之内,装作回忆的样子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当然也问过我在里面的时候和财神的关系……还问我财神是怎么死的,反正一切都围绕着财神的赃款……”
  徐晓帆点点头,最后说道:“陆鸣,在你被绑架的这段日子,我们已经找到了你提供的那些账户的密码,上面的钱也已经被公丨安丨机关控制了……”
  陆鸣露出一脸惊讶的神情问道:“真的?你们在哪里找到的密码?账上总共有多少钱?”
  徐晓帆盯着陆鸣说道:“当然是真的……钱的数目目前保密,至于密码,你应该可以猜到,你应该和蒋竹君很熟吧?”
  陆鸣其实只想知道财神那些账户上有多少钱,其他事情他心里跟明镜似的,没想到徐晓帆偏偏不告诉他钱的数目。
  不过,一提到蒋竹君的名字,他心里忍不住一阵惊慌,只好小心翼翼地说道:“她以前是我的管教,自然熟悉了……你提她干什么?”
  徐晓帆似乎察觉到陆鸣神情中闪过的一丝慌乱,马上问道:“你出来以后从来没有见过她吗?”

  陆鸣对自己和蒋竹君之间的秘密交往还是很有信心,因为,蒋竹君更担心被丨警丨察知道自己跟她的关系,所以,他坚决地说道:“从没见过……你什么意思?既然密码都被你们找见了,难道还怀疑我什么……”
  徐晓帆摆摆手说道:“我这么说是因为……你那些银行账户的密码就是蒋竹君的母亲蒋凝香提供的,现在看来,陆建民让你带出了账号,然后把密码告诉了蒋凝香……”
  陆鸣愣了一下,随即好像有点失望地说道:“看来财神还是信不过我啊……不过,蒋凝香只有密码没有账号,所以,那些密码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价值……”
  徐晓帆盯着陆鸣小声道:“那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蒋竹君其实是东江市公丨安丨局派到陆建民身边的卧底,她知道陆建民通过你带出了银行账户,而密码则在她母亲的手里……
  奇怪的是,你说她竟然从来没有找过你?按道理她来找你很正常,她自己都已经承认从你这里得到了银行账号,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在这件事情上面撒谎呢?”
  陆鸣一阵愕然,吃不准徐晓帆是不是在诈他,虽然他猜测蒋竹君的这个卧底很有可能是蒋凝香和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的一项交易,可也有点不自信。
  毕竟,当初蒋凝香的意思是让蒋竹君在W市刑警队当一名刑警,可没有提到过什么卧底的事情。
  再联想到蒋竹君过去一直神神秘秘的举动,以及蒋凝香突然自作主张把密码交给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倒也不能排除她是一名卧底的可能性,恐怕连她的母亲都不知道。

  不过,这年头也就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随即就被否定了,他不相信一个公丨安丨局的卧底会陪自己睡觉,并且还动不动就绑架自己,这个卧底多半是蒋凝香交出那笔钱之后才当上的。
  想到这里,陆鸣一脸激愤地说道:“徐队长,你就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这个时候了,我还有必要撒谎吗?我见没见过蒋竹君有什么意义呢?
  我被绑架这么长时间了,要不是绑匪仁慈,恐怕早没命了,所以,今后我也不指望你们了,如果你们还怀疑我什么,就尽管跟踪监视,如果没有什么值得你们怀疑的,你们还是离我远一点,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徐晓帆脸上一热,从陆鸣的态度来看显然是聊不下去了,于是说道:“我正想告诉你呢,东江市法院已经撤销了你的缓刑期,从今以后你就是自由人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过,你自己应该心里清楚,当初如果不是你对我们隐瞒真相的话,就不会有这么的麻烦,眼下虽然陆建民的赃款已经找见,可外界对你仍然有不少传言。
  我们是不会再跟踪你了,只怕有人对你不会太放心,既然你不需要我们了,那就自己悠着点吧……”
  说完站起身来继续说道:“医生说你只是一点皮肉伤,根本没必要出院,如果心中没有鬼的话,就马上出院吧,从现在起,门口可没有专职警卫了……”
  陆鸣见徐晓帆一脸冷冰冰的样子,心里就有点不舒服,心想,这婆娘见自己没有利用价值了,马上就表现出过河拆桥的架势,只是最后那句话好像还有点弦外之音,看来,并没有完全解除对自己怀疑。
  “对了,你是继续待在W市还是要去别的地方?”徐晓帆走到门口忽然问道。

  日期:2017-06-15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