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2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郑雨苏在市府办里早就练就了锐利的言语,不像龙昭华那种温吞的性子,才不管面前的秘书长是不是受得住。
  “秘书长,折坳镇的事情要是说开了,本来就是经济统筹协调小组的不对。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为什么这样说?请秘书长听一听我的理由。”郑雨苏说,却没有去看赵弘坤的脸色是怎么样变化的,反正走到这一步了,也就顺着性子要将话说完。
  “我准备在网上发起一项讨论,也就针对市委的这个小组在折坳镇所作所为,和之后市委对我们县所作的工作,将整个过程细节都写出来,看看大家是怎么评说的。”郑雨苏说,这样的事当真传到网络上去,却是不小的事。对郑雨苏本人说来也就算将自己的政治生命给掐断了,对南方市也是一个不小的冲击,没有人能够承受这样的舆论压力。不管对错,放到网络上讨论后,都会给人骂得体无完肤,而这种直接将内情爆出来的做法,会将所有涉及到的人都牵涉进去。市委这边的几个主要的人,也就完全暴露出来,在今后的政治生涯里,留下无法抹去的污迹。

  党的干部中,是不能够忍受有这种领导在位置上,更不会将这样的人再提拔使用。党里的一切、政事上的一切矛盾和冲突也都会用规则内的方式来进行解决,捂着慢慢地腐烂而消化,才是应该选择的正确做法。这样的传统从几千年前就有了的,到最近的二三十年更加发扬光大,比之晚清朝代更多了无耻,黑恶心态和脸皮那是修炼得更见功力了。
  赵弘坤自然知道,成立这样一个经济统筹协调小组在市里进行工作,那只是市委这边工作的一个借口和策略,放大了或公告了也就能够看到这样做的意图。其实,在市里又有几个人看不出这样的意图来?只是大家都不说出来而已。
  郑雨苏要真这样做,市里将会处在风浪之中,其结果肯定会对市委这边不利。只是,他也看不出郑雨苏是不是真会这样做,从她的话里无法判断。一般说来,谁都不会和上级顶到那种生死选择的地步,这样就算市委这方退让了,对郑雨苏说来也就结束了政治生命。就算是杨秀峰想护着她,省里也不会支持的,也不可能对郑雨苏再做任何提拔。如果不直接撤职,没有直接给扔到角落边缘去,只是一种顾忌,等网络上稍平静了就会有相应决策的。

  但赵弘坤不敢赌郑雨苏就不这样选择,虽说是两败亏输之局,而市委这边也是无法承受的,对整个南方市甚至柳省说来,都将是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啊。省里哪会不将愤怒迁就在他头上,而领导势必也再没有机会了。
  赵弘坤的脸似乎沾满了黑灰,却不知道要怎么说,那一腔怒火无法发作出来。
  郑雨苏却不管他怎么想,继续说,“是非曲直,大家来讨论总会给人更多的启发,提供更多的工作思路。当然,网络上泄愤的人群不少,也不一定就真实体现。但还是会有不少人能够本着好意来看待问题,也会有这方面见识卓越的人参与进来,只要能够得到一些人参与,对我们的工作就有很大的促进。”
  郑雨苏转头看着赵弘坤,见他不答话,也不管他怎么想,又说,“秘书长,当天经济统筹协调小组的人到溪回县,不声不响就下到折坳镇去,难道我们县就没有对他们工作的知情权和配合的必要?小组绕过县委县政府去工作,是什么意思?难道王子文和吴营两人不知道市政府早就给我们县里有了明确的要求,对任何县外的部门进县里做经济建设方面的工作,都必须持有市政府的书面许可,才能进行资料收取、情况调查等工作吗?折坳镇在对小组的接待问题上,他们是在坚持自己的原则,也是我们县里对每一个乡镇的基本要求。”

  说到这里,郑雨苏停下来,不管怎么样。今天已经将话说透了,虽说和之前在县里龙昭华的要求不同,但不对赵弘坤这样的人适当的反击与威慑,今后总会夹缠不清。县里的工作也就无法排除市委给予的干扰,先将威胁摆出来,也是在赌赵弘坤他没有这样的担当和胆魄。当真要逼着,今后在县里找一个人站出来做这样的事,不算难事。到时,赵弘坤就算明白是自己指使的,那也说不清了。
  “你……”赵弘坤确实不知道要从和说起。
  “秘书长,市政府要求全市各级在经济建设工作者,要注意落实商业上的工作规划、工作细则等,您不会不知道吧?”这样的事情,在一些会议上杨秀峰自然要求过,但对与市委的人说来,这样的事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就是有这样的要求,才会成立这样一个小组来,使得参与经济建设工作变得名正言顺。
  赵弘坤自然不好说出这一意图的,郑雨苏的话,已经将他之前的所有罪状都攻破了。折坳镇没有错,那就是错在经济统筹协调小组了,也错在他这个秘书长身上。
  心里就算恨得刻骨,嘴里却说不出来。此时,在对与错之间,赵弘坤也不能够和郑雨苏面对面地争论,压制她已然不起作用,当面争论更是笑话了。赵弘坤也怕万一激怒了面前这人,当真在网络上公布细节出来,他这个秘书长就全国出大名,转眼成为网络红人的。只是这样的网络红人政治生命也就嘎然而止。
  直到郑雨苏离开,赵弘坤都不知道要怎么才理清自己的思路,也不知道要怎么去给老板汇报这个事情。今后经济统筹协调小组要怎么来开展工作?要只是做表面的工作,这样市委将会很被动,今后他在这一事情里也都将是一个笑话了。
  郑雨苏从市委里出来,也知道这一次见秘书长以及将矛盾公开了,今后会有多少打击,此时也无法深想。到市政府去走一趟,汇报县里的工作情况,到时候再看是不是要将今天的事情给那个人汇报。不是为自己,市委这样对溪回县,真正目的还不就是针对那个人?很明显的事。
  从市委到市政府不远,郑雨苏在为自己的事烦恼之余,也是有些兴奋的。不知道市委会找什么样的借口来打压反击自己,是在代副县长的问题上吗?上车后,倒是更多地将注意力放在要见到的这个人,两人之间也就是在大年深夜里偷过一次,之后,每次回家,都会将家里那男人的欢情假想成他,但却每一次都让自己的梦想破灭。两个男人之间的不同太大了,在家里每一次都只是才有感觉,他就结束。

  让她心里如何不总在回忆着那仅有的一次?
  也不知道是周叶之前就另有工作走开,还是那个坏人临时将他支走,郑雨苏到杨秀峰办公室前没有见到周叶时,心里一阵慌乱。当下就觉得自己浑身都有着轻颤,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害怕。乱着的心都不知道自己到这里来说为什么了,即将见到的坏男人实在是太坏了。过年那次,两人在半路上的车里,还是郑雨苏先主动的,给他折腾要要死要活后,好在没有给他随意地丢在路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