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6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淼争辩道:“关押人质的地点没有一个看守人绑匪,虽然身上绑着胶带,眼睛上蒙着布,但嘴巴却可以呼救,世上哪有这么粗心大意的绑匪?”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不能排除绑匪遗弃自己绑架对象的可能性……”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心慈手软?”吴淼质疑道。
  徐晓帆说道:“绑架陆鸣的人如果仅仅是因为陆建民的赃款,那么,他们在得到我们已经找到赃款的消息之后,陆鸣也就失去了价值。
  这样一来,与其冒险杀了他,还不如丢弃到什么地方让他自生自灭好了,这也证明他们保密工作做的好,自信陆鸣无法向我们提供绑匪的有效信息……”

  吴淼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问了一下罗店派出所的张副所长,他说,陆鸣报案人虽然声称是本地村民,可并没有留下姓名,村子里的人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徐晓帆打断吴淼说道:“先见到人再说吧,我估计这小子肯定把我们恨上了……”
  吴淼说道:“他凭什么恨我们?我们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把他拴在裤腰带上吧?别忘了他是私自从安全屋里跑出去看周玉露的时候被人绑架的……
  再说,陆建民的赃款已经找到了,既然连绑匪都觉得他是个累赘,我看,我们也没必要在他身上花功夫了。”
  徐晓帆瞥了吴淼一眼,说道:“你觉得陆建民的赃款找到了?别忘了,建行上报的损失可是一百五十亿……”
  吴淼说道:“这个数字肯定有水分,建行那些人还不趁着这个机会把所有的呆账死账以及无法挽回的损失全部算在陆建民的赃款里?
  也有消息说陆建民的赃款规模在八十亿到一百个亿之间,以前肖队长追回了三十多个亿,现在又追回二十多个亿,再加上他挥霍的部分,相差也不会太大了。
  你想想,光是他那些女人说不定就拿走了一二十个亿,虽然蒋凝香交出了二十个亿,可我相信她拿到手的数目要远远超过二十忆,所以,我觉得,陆建民其余的赃款追回来的希望不大。”
  徐晓帆若有所思地说道:“可我总觉得这家伙还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你说社会上那些谣传会不会是真的?”

  “什么谣传?”吴淼问道。
  徐晓帆白了吴淼一眼,嗔道:“你该不会没听说吧,都说陆鸣是陆建民的化身,他不但要代表陆建民发言,甚至还要为他报仇呢。”
  吴淼哼哼道:“怎么?你也相信这些?其实,我跟浩子一直都怀疑蒋竹君符合这个角色,可没想到峰回路转,她居然摇身一变成卧底了,说实话,我简直都有点糊涂了……”
  徐晓帆说道:“我和卢局的看法差不多,蒋凝香知道我们已经怀疑她的女儿,担心自己母女受到连累,所以才交出那笔巨款。

  不用说,她肯定和东江市公丨安丨局达成了什么交易,不过,以蒋竹君的身份,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安排她做卧底倒也名正言顺,经得起推敲……”
  吴淼气哼哼地说道:“派私生女去卧她亲爹的底,谁信呢。”
  徐晓帆警告道:“你可不要瞎说,眼下可没有证据证明蒋竹君是陆建民的私生女……”
  说着话,两个人到了市第二人民医院,虽然已经是夜里**点钟了,可医院里仍然人来人往,一派繁忙景象。
  陆鸣从被罗店派出所“救”出来之后,几乎没说话过,不管谁问他,他都是嘴里哼哼几声,压根就听不清他说些什么。
  医生在第一时间对他的身体做了全面检查,不过,除了身上的鞭痕之外,却没有其他的伤,即便是鞭痕也大多数是已经痊愈的,只有少数几道鞭痕是新鲜的,所以,医生只给他的伤口涂点药,连吊瓶都没有给他挂上。

  徐晓帆和吴淼并没有马上去病房看陆鸣,而是首先找到医生了解情况,听完介绍之后,吴淼哼了一声道:
  “徐队,怎么样,我的预感应该不会错,这小子看来根本就没有吃过什么苦头,派出所的人显然是夸大其词了,什么人事不省?多半是装的……”
  徐晓帆犹豫道:“可医生说他起码收到过多次鞭打,说明他肯定受到过拷问……好了,你就别瞎猜疑了,难道非要看见他缺胳膊少腿的回来你才满意?”
  陆鸣其实早就“醒”过来了,没想到一切竟然这么顺利,要不是门口坐着一名警卫,他真想爬起来转悠几圈。
  眼看着已经**点钟了,还是没有看见徐晓帆的身影,心里正暗自焦急,说实话,把那三个金库交给阿龙一个人,心里总是有点不踏实。

  好在只要今晚过了徐晓帆这一关,明天可就是真正的自由人了,反正财神的赃款已经被发现了,相信自己在她的眼里也就失去了价值。
  一想到从今以后自己可以无忧无虑地守着财神的巨款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陆鸣的心都快醉了,真正体会到了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脑子里忍不住又想起了自己邂逅过的几个美人,只觉得自己跟每一个都有可能发生点故事,每一个跟他都有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感觉,当然,眼下最让他牵肠挂肚的自然是陈丹菲母女了。
  就在陆鸣想入非非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听就像是丨警丨察的脚步声,他赶紧一转身背朝外面,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陆鸣,别装了,医生说你壮的像头牛呢……”吴淼走到窗前伸手推了陆鸣一把,毫不客气地说道。
  其实,陆鸣也确实装不下去,吴淼的话反倒让他有点做贼心虚,赶忙睁开眼睛,流出一副迷茫的神情,有气无力地说道:“啊……徐队长……你们终于来了……”
  徐晓帆拉来一把椅子坐在了陆鸣的窗前,一边盯着他的脸细细打量了一会儿,虽然没有发现憔悴或者受折磨的迹象,不过,确实消瘦了不少,猜想多半是饿的。
  吴淼对陆鸣没什么好印象,对他的一切都持怀疑态度,一伸手就把陆鸣翻过身躯,一边说道:“我看看……你究竟伤的怎么样?”说着话,已经把陆鸣的脊背上的衬衫掀了起来。
  陆鸣嘴里惊呼一声,吃惊道:“哎呀,你……你干什么……”
  嘴里叫嚷着,可身子却不挣扎,因为,他巴不得呢,就算吴淼不来掀开他的衬衫,他也打算想办法展示一下自己的身上的伤痕。

  陆鸣脊背上的伤痕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蒋竹君给他留下的,尽管已经痊愈,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一点痕迹。
  另一部分就是他的苦肉计,虽然只有四五鞭子,可鞭鞭见血,毕竟,阿龙手上的力道可不是蒋竹君可比,尽管阿龙已经尽量小心了,可还是留下了醒目的鞭痕。
  “怎么?难道他们今天还揍过你?”吴淼查看过陆鸣脊背上的伤痕之后问道。
  陆鸣似不高兴地扯下衬衫的下摆,愤愤地说道:“你什么意思?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徐晓帆摆摆手,冲吴淼说道:“你去联系一下四分局,看看他们在现场还有什么发现……”
  吴淼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出去了。
  徐晓帆走过去关上门,然后坐在椅子上问道:“你知道是什么人绑架了你吗?”
  陆鸣摇摇头,说道:“我一直被蒙着眼睛,根本看不见绑架我的人……”
  “他们说话的声音应该听到过吧?”徐晓帆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