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5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源哼哼道:“要不是我们的压力,很难说她们母女会不会对赃款起觊觎之心……说实话,为了陆建民这点钱,我们可是付出了血的代价。
  光是在编的民警就五人牺牲,陆鸣的母亲也因此遭人暗算,光是各种补偿金就是三四百万,建行要想把这笔钱拿回去也可以,但总要补偿这笔损失吧。”
  焦石不满道:“老卢,你要说补偿损失,这我倒是可以理解,可你要是为此把功劳都往自己头上揽的话,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反正那笔钱谁也装不到自己口袋里,究竟怎么处理,最后还是上面说了算。”

  卢源见焦石拉下脸来,只好软下来,带着几分恳求地说道:“老焦,你是不知道我们的苦衷啊,不怕你笑话,我们范局都快揭不开锅了,这两天逼着我到处借钱呢……
  你就行行好,既然这钱也装不到个人口袋,你们就分十个亿给我们,最终留成多少由我们自己和建行交涉,你看怎么样?”
  焦石见卢源说的可怜,站起身来说道:“我说了也不算,既然你求我的话,我倒可以回去跟陈局长说说好话……不过,今晚这顿饭你不能不管,别忘了你去东江市的时候,可都是我放的血……”
  卢源急忙道:“那还用说?晚上自然是我请客……这样,你先去招待所,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去接你,正好还有案子上的事情要商量呢……”
  焦石刚出门,徐晓帆就沮丧地说道:“忙活了半天,没想到是在替他们做嫁衣裳……蒋凝香这个吃力扒外的老巫婆,竟然敢跑到东江市自首……她女儿明明是罪犯,怎么突然就成了丨警丨察了?”
  卢源哼了一声道:“那还用问吗?肯定是蒋凝香趁机替自己女儿捞点资本,这样一来,蒋竹君一屁股屎就算是擦干净了……哼,肯定是背后有高参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要是来找我们自首,范局不可能跟她做这种交易,也只有陈天放为了钱亲娘都舍得卖……”
  说着,拿起那张线人登记表看了一眼,笑道:“怎么样?还是我有先见之明吧,要不是当初我让你把日期推前面一点,今天在老焦面前就别想抬起头来了……”
  徐晓帆忧郁道:“你把这件事宣布出去了,可陆鸣在哪里呢?做为警方的卧底,最后总要有个交代吧?”
  卢源点点头说道:“这事确实要有个了结,否则时间越拖越对我们不利,我看,你在媒体上再发几天寻人启事,然后暂时做失踪处理吧。”
  徐晓帆皱皱眉头道:“失踪?可我们是以绑架案立案的……案件还在侦破当中……”
  卢源想了一下说道:“那也不能做为单独的案子放在那里,干脆就跟他母亲的案子并案侦查吧,如果蒋竹君没有绑架他的话,陆家兄弟就逃不掉嫌疑……”
  徐晓帆说道:“说到陆家兄弟,我们最近对陆涛的调查有不少发现,虽然和陆建民的案子没有什么牵扯,可凭他走私汽车这一条就可以拘捕他……”
  卢源摆摆手说道:“不着急,如果仅仅是走私案,要不了他的命,说不定都没法把他弄进监狱。
  除了经济问题之外,一定要追查他和廖木东以及李翠莲案子之间的关系,这两个案子只要他沾上一个,就死定了……”
  徐晓帆小声说道:“虽然目前还没有发现陆建岳父子和廖木东、李翠莲案子的联系,可基本上可以确定,他们和市委办公室主任秦刚关系密切,而廖木东的工作就是秦刚安排的……
  不过,他当然不可能让自己直接卷入刑事案子,所以,我想通过经济案子拿下他,眼下我还在做梁萧的思想工作。

  她知道的事情并没有全部吐出来,显然廖木东被人灭口对她威胁很大,我已经把她从看守所提出来了,如果能查到秦刚直接收受廖木东的好处,那他就死定了……”
  卢源点点头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好,尤其是对秦刚等人的调查,一旦泄露出去,马上就会有各种干扰,别想继续查下去,所以,现在范局也不再过问具体案情了,如果再泄密的话,可只剩下我们两个可疑者了……”
  徐晓帆说道:“我在调查小组中实行了信息分级制度,有些信息只有我自己知道,今后泄密到哪一个层次一查就清楚。
  说实话,上次李健在我眼皮子底下毒死廖木东的案子对我刺激太大了,搞的我现在对任何人都疑神疑鬼的。
  特别是东江市办公室那对音箱的事情一直没有查清楚,所以,我对吴淼和潘浩都没法百分之百信任,想想心里都不舒服……”
  卢源叹口气道:“我知道你压力很大,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靠你自己慢慢甄别了……对了,周玉露找到了吗?”
  徐晓帆说道:“倒也不用找,她妈自己说了,前一阵子去董家岭的二姨家里散心去了,算算都有几个月了……我琢磨着抽时间去看看……”
  卢源说道:“范局是再也经不起丑闻的折腾了,所以,周玉露的事情到此为止,不管她干了什么,范局也不想追究了,我看,你不妨跟她把话说清楚,反正也不会追究她的责任了,有些事情就别瞒着了……”
  徐晓帆惊讶道:“不管干了什么都不追究?万一她杀了人呢?万一肖队他们的牺牲跟她有关呢?难道就也不追究了?假如让吴淼和浩子知道还不知道怎么闹呢。”
  卢源摆摆手说道:“我心里有数,她要是有杀人的勇气也不会装疯冒傻了,她最大的问题应该就是泄密,你去搞清楚,她究竟向什么人泄露了李翠莲被关在豪客来宾馆的消息……
  说实话,我和范局对你在处理周玉露问题上的优柔寡断很不满,现在她已经不是丨警丨察了,你应该能让她开口了吧?”
  徐晓帆怏怏道:“毕竟那天晚上是我派她去陆家镇的,所以,心里总是有点内疚……不过,既然你这么说,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干脆就派吴淼和浩子去跟她谈谈,他们可不会像我这么客气……”

  卢源点点头说道:“也好,省的你面对她泪眼朦胧的样子又狠不下心来……对了,我交代你的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
  徐晓帆小声道:“我让人暗自调查了当年在一笑亭农庄工作的几个老人,他们提供了一个知情者的姓名……
  这个人名叫孔有福,据说当年他在农庄打杂,曾经亲眼目睹了案发现场的情形,只是后来不知去向……”
  卢源瞥了一眼办公室的门,冲徐晓帆摆摆手说道:“走,我们去车上谈……”
  陆建民二十忆赃款被丨警丨察追缴的消息很快在各大媒体进行了报道。
  很明显,所有媒体报道的内容应该都是用公丨安丨局提供的通稿,除了强调东江市和W市公丨安丨局互相配合共同找到了这笔赃款之外,再没有提到任何相关的姓名,甚至连赃款的具体数目也没有报道,只说是找到了一笔巨款。

  不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过多久,互联网上就有人爆料,丨警丨察这次之所以一下追缴了这么多赃款,关键是得到了陆建民过去一个情妇配合,并暗示这个女人目前是W市餐饮业的老大,等于直接点了蒋凝香的名字。
  陆鸣看完网上所有的报道之后,多少有点失望,甚至还有点恼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