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5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凝香白了陆鸣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前几天徐晓帆又找上门来了,这一次可不像上次那么客气,看那样子好像已经掌握了阿君的犯罪证据似的……
  我倒还不至于把一下小丨警丨察放在眼里,可没想到她竟然说市公丨安丨局的卢源想亲自找我谈谈,我基本上能猜到是怎么回事,这也是我急着来见你的原因,不过,我还没有和他约时间……”
  陆鸣一拍大腿说道:“这不是好事吗?咱们正瞌睡呢,徐晓帆就给送枕头来了……那个卢源是局长,这样你既卖了他的面子,又顺理成章地交出财神的赃款,岂不一举两得?”
  “那你这边准备怎么安排?”蒋凝香问道。
  陆鸣说道:“我还需要半个月时间,等我‘自由’之后,刚好财神的赃款案子也告一段落,我也想过几天安稳日子,说不定在W市做点小生意,到时候还要请蒋总多多关照呢……”
  蒋凝香骂道:“兔崽子,少给我灌**汤,我们母女上了你的贼船,到时候还请你高抬贵手呢……对了,我问你,陆建民难道就没有跟你提起过他的几个兄弟?”
  陆鸣说道:“你不说我也正想问你呢,你说,陆建岳陆建伟好歹和财神也是堂兄弟,可他好像对他们也一肚子怨气,就差点把他们当做仇人了,你应该知道其中的原因吧……”
  蒋凝香拿起一支烟点上,沉默了好一阵才说道:“这事说起来话长,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再说,其中的一些细节我也不是太清楚。”
  陆鸣奇怪道:“就凭你和财神的关系,怎么能不清楚呢?是不是这件事和竹君有关系?”
  蒋凝香说道:“要说一点关系没有也不客观,不过,其中的情况很复杂,阿君和陆家两兄弟的事情只不过是引子罢了。”
  陆鸣早就想搞清楚蒋竹君和陆家两兄弟之间究竟有什么解不开的个人恩怨,遗憾的是蒋竹君在谈到这件事的时候总是不愿意多说,想必蒋凝香不应该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吧。
  “阿姨,当年竹君和陆明陆涛以及那个孙维林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明还是忍不住追问道。
  蒋凝香犹豫再三,还是不肯说,只是叹口气道:“如果你想知道,将来可以自己问问阿君,说起来这件事眼下也只有她和陆建民的儿媳妇陈丹菲说的清楚,就看她们愿不愿意说了,陆建民和陆建岳反目成仇跟杨毅陆明都有关系……
  不过,陆建民被抓之后,社会上有不少谣传,有人说他是被陈丹菲的父母出卖,有的说是他过去的某个朋友告密,还有一种说法,只是没人相信……”
  “什么说法?”陆鸣问道。
  蒋凝香犹豫了一下说道:“有人说……陆建民之所以东窗事发是因为兄弟反目导致的大义灭亲……”
  陆鸣吃惊道:“这……这怎么可能?听说他们兄弟全仰仗财神才有今天,更何况还是本家兄弟……我倒是听说财神是因为陈丹菲的父母不愿意女儿跟着逃亡,所以暗中告密……”

  蒋凝香缓缓摇摇头说道:“虽然我也搞不清楚其中的奥秘,可陈丹菲父母告密站不住脚……你想想,陈丹菲的父母不过是普通的教师,即便是亲家也不一定了解陆建民工作上的事情……
  另外,有人说陆建民在东江市乘坐快艇逃跑的事情早就被东江市公丨安丨局掌握了,这种事情陈丹菲的父母怎么会知道,显然是有人在混淆视听……”
  “那你的意思是他的兄弟大义灭亲?”陆鸣不信道。
  蒋凝香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事谁也搞不清楚,他东窗事发确实很突然,显然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

  说实话,在他被抓的前一个月我们还见过面,丝毫都没有看出一点出事的征兆……不过,你还是不了解他的为人……
  他这人比较清高,事业发达以后有点自我膨胀,树敌太多,此外,他儿子陆明和他一个脾性,加上财大气粗,不把人放在眼里,自然遭到了不少人的嫉恨。
  所以,究竟是谁暗中点了他一炮也只能是个猜测,但不管怎么说,能把陆建民弄进监狱,绝对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
  顿了一下问道:“难道他在里面的时候没有和你提过这件事?”
  陆鸣说道:“他好像非常恨陈丹菲一家,也许,他相信是儿媳妇的家人害了他,也有可能像你说的那样,确实是有人故意想混淆视听……不过,财神好像挺信任陆老闷的……”
  蒋凝香哼了一声,怏怏道:“他当然信任陆老闷……臭味相投嘛……”
  陆鸣见蒋凝香好像对陆老闷恨意未消,于是也就不再去揭她的疮疤,脑子里又想起了害死母亲的仇人。
  现在他越来越觉得陆老闷的嫌疑慢慢消失了,开始怀疑周玉露那天晚上撒了慌,只是不清楚她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有意把自己的注意力引到陆老闷身上,现在看来,很可能也是受人指使。
  蒋凝香见陆鸣坐在那里发呆,看看手表,忽然说道:“哎呀,都快十二点了……今晚干脆不回去了,我先去洗个澡……”
  陆鸣惊讶道:“这么快……那你去洗吧,等一会儿还有话要问你呢……”
  蒋凝香瞪了他一眼,嗔道:“我看你是赖上我们母女了……”

  正说着,蒋凝香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从包里面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就急匆匆走进了大卧室的卫生间。
  不过,陆鸣发现女人脸上泛起了红晕,心想,这么晚来的电话,会不会就是她说的那个中间人啊。
  虽然蒋凝香已经答应帮自己的忙了,可也不能掉以轻心,眼下她同意跟自己合作主要还是出于丨警丨察已经怀疑上她们母女了,并不是真的担心自己手里掌握的那点证据。
  毕竟,她又不是政府官员,过去了这么久的证据谁知道对她有没有约束力,不过,自己主动拿出钱来给她脸上贴金的事情应该不会拒绝,只是 要提防她背后的那些人。
  这天晚上,陆鸣和蒋凝香一直聊到深夜,仔细推敲了接下来所有行动的细节,同时,蒋凝香也大概介绍了一下陆家兄弟目前在W市的生意情况,但却绝口不提财神遗嘱中提到过的几个官场大人物。
  而陆鸣也把一些已经不值得保密的有关财神的事情说了一遍,但却死死坚守着最后的底线,尤其是对那三个小金库的秘密没有吐露一个字,说白了,她对这个女人还是缺乏足够的信任。

  半个月之后,陆鸣和阿龙用蚂蚁搬家的功夫终于将财神三套公寓里面百分之八十的“货物”转移到了三个库房中,小区这边只留下901室一个金库,其他几个房间都清理的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通过这次“盘库”,陆鸣本想把财神的这笔赃清点一边,搞清楚究竟有多少美金,多少人民币。
  遗憾的是搬运的次数太频繁,加上阿龙根本不管箱子里装的是美金还是人民币,全部混在了一起。
  最终陆鸣只得到了一个大概的数目,其中美金有五个亿左右,人民币二十个亿左右,全部赃款折合成人民应该有五十个亿。
  得到这个数目之后,陆鸣简直把财神佩服的五体投地,想不通他是通过什么手段从银行弄出这么多的现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