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5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老娘吃过的盐比你喝的水都多,用不着你瞎操心……我问你,难道你打算在这里龟缩一辈子?”
  陆鸣笑道:“当然不会,要不了多久,我就要公开露面,我又不是罪犯,没必要东躲西藏,要不是被你女儿‘绑架’,我说不定都已经找到工作了……”
  蒋凝香步履沉重地走到门口,想了一下又转过身来,从包里面掏出一支碳素笔,说道:“把手伸过来……”
  说完,在陆鸣的一只手掌上写了一个电话号码,说道:“如果阿君再跟你联系的话,希望你给我打个电话……”
  陆鸣惊讶道:“怎么?难道她和你已经失去了联系?”
  蒋凝香嗔道:“要是有联系还来找你?这死丫头,白养她这么大……”说着,声音竟然有点哽咽。
  陆鸣急忙劝道:“她不跟你联系,也是不想拖累你……她说了,要消失一段时间,等到事情平息以后,自然会回来……”
  蒋凝香幽幽道:“别人可不会这么想,他们已经把阿君当成你和陆建民一伙的了,难道我还能置身事外?”
  陆鸣盯着蒋凝香问道:“阿姨,你说句实话,你真的不是他们派来的?”
  蒋凝香骂道:“你这兔崽子疑心真重,老娘这辈子也就是在处理阿君在警校那件事的时候违背过自己的意愿,除此之外,从来不受任何人要挟,如果我是他们派来的,你恐怕早就死在这栋屋子里了,……”
  陆鸣盯着蒋凝香注视了一阵,然后小声说道:“既然这样,我也跟你说句实话,有关财神那些同伙的犯罪证据并不是传说,而是确有其事……”

  “啊……”蒋凝香惊呼一声,紧张地问道:“你看过?都牵扯到哪些人?”
  陆鸣说道:“牵扯到的人多了,也包括你在内……”
  蒋凝香本来已经打算走了,听了陆鸣的话,又慢慢转过身,走到一张沙发里坐下来,颤声道:“还有我……他……他说我什么?”
  陆鸣在蒋凝香的身边坐下来,不怀好意地说道:“难道你忘了……就在财神出事的前两年,他给过你一张银行卡,我这里有卡号和持卡人姓名,你从这个账户转走了一亿五千万……
  这笔钱可不是财神的个人合法资产啊……你应该听说过周怡吧,她和财神是同一天死的,跟我们一起关在监管医院。
  当年要不是财神守口如瓶,说不定你我也有缘分在监管医院见面呢,不过,就算财神已经死了,可万一让人知道你拿了他这么一大笔钱的话,真正需要操心的就不是竹君而是你自己啊……”
  蒋凝香嘴唇颤抖了几下,随即咬牙且此地骂道:“这个该死的……他……他怎么能出卖我……”
  陆鸣竟然伸手拍拍蒋凝香的肩膀,安慰道:“他只告诉了我一个人,又没告诉丨警丨察,怎么能叫出卖你呢?
  还不止这些呢,你和东江市的韩越也有一腿吧……那时候韩越还是W市的市委副书记、市长,你从他手里拿了一块地,倒卖给了一个台商,从中牟利几个亿。

  然后你送给韩越的老婆一套公寓,公寓里有两千万现金,这件事虽然神不知鬼不觉,可这些款子都是财神替你办的……”
  “你……你……他想干什么?”蒋凝香颤声道,再也无法保持女强人的自信了。
  陆鸣得意地一笑,拿出一支烟点上,色迷迷地盯着半老徐娘说道:“财神倒不想干什么,他只是个爱记账的人……不过,我就担心你做傻事,所以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
  蒋凝香脸上阴晴不定,最后咬咬牙,哼了一声道:“就算你知道这些事,可陆建民已经死了,你没有证据……”
  陆鸣一脸失望地说道:“没想到我好心好意告诉你,而你却没有一点感激之心……你不是很了解财神吗?
  他这个人做事滴水不漏,所有的事情相互联系、环环相扣、互相印证,每个人每件事都有详细的记录,足以构成证据链……我又没说要出卖你,你何必急着要证据呢?”
  “那你想……干什么?”蒋凝香一脸惊疑地盯着陆鸣问道。

  陆鸣笑道:“我什么都不想干,你看,我和竹君也不是一般的关系,我们也算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就应该相互帮助,共度难关……
  我也不需要你去冒险,你消息这么灵通,只要经常告诉我一些感兴趣的事情就行了,当然,你也不能做傻事。
  你可以去告诉那些关心我的人,现在由我看着财神的账本很安全,万一我要是有个好歹,这些东西岂不是传得到处都是?
  那时候想灭火可就来不及了,所以,他们不但不能害我,反而要想尽一切办法保护我才对啊……”
  蒋凝香渐渐缓过劲来,哼了一声道:“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你那些东西也只能吓唬吓唬我,对那些真正位高权重的人也只能挠挠痒痒……”
  陆鸣说道:“那他们怕什么?难道他们还怕痒?不过,你又低估财神了,他当然明白那些大人物不是那么容易能撼动的,不过,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道理你应该懂吧……”
  蒋凝香眯着眼睛说道:“这么说,他这是要把自己坐牢的全部愤怒发泄在所有人身上?”
  陆鸣摇摇头说道:“那倒不是,比如你就不是他发泄的对象,你是他一手培养的,他怎么舍得毁了你呢,不过,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可不管这么多……”
  蒋凝香不可置信地盯着陆鸣,眼前这个年轻人在她眼里再也不是“小兔崽子”了,而是突然变成了一个妄图驾驭她这个饱经沧桑的半老徐娘的男人呢。
  陆鸣见蒋凝香的眼神不再那么凌厉,似乎渐渐变得驯服起来,于是继续说道:“财神也知道法不责众的道理,所以,他针对的只有几个人,他要让这几个人身败名裂,至于他以前大多数同伙,也不打算追究了……”
  “这么说他让你公布这几个人的犯罪证据?”蒋凝香问道。

  陆鸣摇摇头说道:“眼下还没有这个计划,手头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并且我也要对财神的这几位朋友做进一步的了解……”
  蒋凝香小声道:“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既然陆建民已经死了,你是不是有必要非按照他说的去做,这可是一个蚂蜂窝,不去捅已经够危险了,一旦被捅破,后果难以想象……”
  陆鸣哼了一声道:“我不去捅这个马蜂窝,难道他们就能放过我?你该不会又想劝我跟他们妥协吧?”
  蒋凝香叹口气道:“我知道你已经铁了心了,再劝也没用,既然你都这样,阿君肯定也不会听我的。

  何况,我当初还以为陆建民死后开口说话只是一个传闻,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说实在的,现在就算那个中间人肯出面,我也没有把握他们肯善甘罢休……”
  陆鸣有点兴奋地说道:“这么说,你会站在我一边了……”
  蒋凝香白了陆鸣一眼,嗔道:“谁说我要站在你一边,我谁也不帮……你老实告诉我,这件事阿君知不知道?”
  陆鸣摇摇头说道:“我怎么会告诉她?竹君虽然鬼点子多,可她还是性子太急,要不然也不会冒险绑架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