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5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建民是什么人?全国有名的大贪污犯,他侵吞的都是国有资产,你现在是他的同伙,还有什么正义可言?
  你在那些银行账号的事情上已经把丨警丨察骗了,如果被他们知道你隐瞒了账号的密码,马上就抓你回去坐牢,别指望丨警丨察到时候会帮你。”
  陆鸣也觉得自己的话没有说服力,不过,他还是狡辩道:“丨警丨察现在更感兴趣的不是财神的赃款,而是他的犯罪同伙。
  你应该也听说了,上一次在东江市一次就有四个丨警丨察被杀,在W市也杀了一个,警方推断凶手和财神的赃款有关,所以他们绝对会报仇,丨警丨察和我的对手应该是同一伙人……”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幼稚!就算你们的对手是同一伙人,难道丨警丨察就跟你是一伙的?你这是什么逻辑?
  我就不明白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固执呢?我都愿意让阿君嫁给你,并且以后也不用为钱操心,难道你还不知足?为什么偏偏要搭上自己小命呢?”

  陆鸣盯着蒋凝香阴测测地冷笑道:“你当然不明白,你连自己的女儿想些什么都不清楚,怎么能明白我的想法?”
  蒋凝香恼火道:“难道我女儿还辱没你了?你究竟想干什么?说实话,如果不是考虑到我女儿的安危,我都懒得跟你多费唇舌……”
  陆鸣盯着蒋凝香一字一句地说道:“要想让我按照你说的去办也没问题,只不过有两个条件……”
  蒋凝香急忙说道:“什么条件?只要不是要我老婆子的命,只要我办得到,都可以考虑……”
  陆鸣真不明白蒋凝香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有耐心,看她这样子好像已经有人把刀架在了她女儿的脖子上?

  妈的,说不定她真的是代表什么人来跟自己谈判呢,竟然不惜以自己的女儿和国外奢华的生活做诱饵。
  不过,这个诱饵还真充满了诱惑力,只是不清楚蒋竹君会怎么想,要想搞清楚蒋凝香眼下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只有见到蒋竹君之后才能搞得清楚。
  只是不清楚这婆娘究竟是出国了,还是躲在什么地方谋划她的报仇大计,也许,蒋凝香算准了自己联系不到她女儿,所以才给自己开这种空头支票。
  “你究竟有什么条件?”蒋凝香见陆鸣眼珠子咕噜噜乱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忍不住催促道。
  陆鸣说道:“我的条件也很简单……首先,让我见你女儿一面,毕竟,你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如果她不同意,等于白说,我不清楚你是不是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其次,我也跟你女儿一样有仇要报,如果你能让害死我母亲的凶手和幕后指使者偿命,我就交出财神所有的赃款,并且永远保持沉默……

  否则,我宁可鱼死网破……我曾经发过誓,如果害死我母亲的凶手和幕后指使者得不到应有的惩罚,我宁可把财神的赃款当纸钱烧掉,谁也别想得到……”
  蒋凝香盯着陆鸣注视了一阵,然后长长叹了口气,一脸失望地说道:“你和我女儿一样执迷不悟、不知死活……既然你们不听我的话,我也无能为力了……”
  陆鸣见蒋凝香脸色苍白,好像整个人都一下变得苍老了,心里面不禁一阵疑惑,心想,她这样子又好像是真的为女儿的安全心力憔悴了,难道并不是受人指使?
  “阿姨,我和竹君都知道自己面临的危险,我们也有思想准备,何况,竹君当过丨警丨察,做事非常谨慎,你也没必要这么悲观……再说,我是这件事的正主,他们首先要对付的是我,而不是竹君……”

  蒋凝香忽然气愤地说道:“你这兔崽子知道个屁……我告诉你,现在丨警丨察已经怀疑阿君跟你串通一气,并且已经怀疑银行账号的密码就在你们两个人的手里……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我刚才说了,丨警丨察不会要了你们的命,想要你们命的人也不单单是为了钱,而是为了防止陆建民手里掌握的犯罪证据被泄露,竹君现在已经被你拖累了,她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罪魁祸首……”
  说完,压低声音说道:“你知不知道,被你抓住的那个人前些日子就在丨警丨察的眼皮子底下被人灭口了,你自以为有本事躲得过他们的暗算?”
  陆鸣一听,浑身微微一颤,吃惊道:“你……你是说廖木东死了?”
  蒋凝香激动地说道:“我不知道什么廖木东廖铁东……我只知道,丨警丨察如果抓到我女儿的话,最终的下场也和他一样……他们绝对不会让你们有机会开口……”
  陆鸣奇怪道:“丨警丨察为什么抓竹君?她什么都不知道啊,为什么要杀她?”
  蒋凝香气得站起身来骂道:“你这兔崽子是不是故意装糊涂?你一个缓刑犯为什么会被这么多人注意,那是因为你接近过陆建民……
  阿君也一样,现在只要跟你沾点边的人,都要倒霉,难道你以为自己和阿君在一起鬼混就没人知道?
  那些人根本不用自己费劲寻找你们,公丨安丨局的所有事情都瞒不过他们的耳目,现在丨警丨察已经盯上竹君了,难道他们会不知道?”
  陆鸣没想到蒋凝香的消息这么灵通,很显然也有人及时向她提供公丨安丨局的消息,于是试探道:“阿姨,你肯定跟那些人也有来往吧,你完全可以去告诉他们,就说竹君什么都不知道,难道他们还信不过你?”
  蒋凝香瞪着陆鸣凝视了一阵,好像忽然明白过来,气愤地说道:“搞了半天,原来你以为我是在替人做说客?
  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他们知道我来找过你,连我都会成为他们的怀疑对象,实际上,他们只要怀疑我女儿,我已经没法摆脱干系了,你这小王八蛋害死人呢……”
  说完,好像已经筋疲力尽了,一屁股软到在了沙发上,胸口一阵起伏不定。
  陆鸣见女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心中倒有点不忍,小心地问道:“你那个有影响力的中间人难道就不能帮帮你吗?”
  蒋凝香嗔道:“怎么帮?我这边给人家说好话,你和阿君我行我素,搞的我也下不来台……再说,他也有他的难处,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直接出面……”
  “这么说……这个中间人和财神没有利害关系?”陆鸣试探道。
  蒋凝香瞪了陆鸣一眼,嗔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既然你不愿意照我说的做,只当这个人不存在……”
  说完,站起身来说道:“我该说的都说完了,我劝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除此之外,你和阿君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虽然我们无冤无仇,但你要是执意把阿君拖下水的话,到时候可别怪我……”
  陆鸣也站起身来说道:“我从没有想过把你女儿拖下水,事实上你也很清楚,是她自己一直纠缠着我不放,直到今天我还处于被她‘绑架’状态呢,你凭什么跑来指责我……
  不过,只要你觉得能保护自己的女儿,想做什么尽管去做好了,我无所谓……只是我担心你也有可能被别人利用,比如,那个所谓的中间人就很可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